差不多天亮的时候,顾郧被推了出来,手术很成功,但是顾郧的头部被严重击打,如果他24小时以后还不醒来,他就有可能变成植物人。

    顾郧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我和黎夕雅换上防护服进去看了他。顾郧全身都是伤,他躺在那看起来毫无生机,那个帅气自信的顾郧看不到了。

    “你在这陪着他吧,他现在更需要你。”从重症监护室出来的时候,黎夕雅对着我说道。

    听到她的话我有些惊讶,她明明也很担心顾郧,为什么要让我陪着顾郧。她只是笑了笑说她回去带希泽过来,如果顾郧不醒的话,两个人应该还是见最后一面。

    她看起来冷静极了,但是我能看出来,她的担心不比我少,只是她装的更理智更冷静。

    黎夕雅回去了,我在病房里陪着顾郧,我不停的和他讲着话,讲着以前那些美好的事情,希望他能听到。

    下午的时候黎夕雅来了,带着希泽来了,她还给我带了吃的。希泽在看到顾郧躺在病房里的时候难过的大哭了起来,但是还好他好像还是在努力忍着悲伤。

    我想黎夕雅来之前应该给希泽做了足够的思想工作,让他不用那么伤心。看着黎夕雅的冷静,我突然觉得自己很可恶,自己害了顾郧,害得他躺在了那里。

    我想去安慰希泽,可是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他靠在黎夕雅怀里,好像并不需要我。

    就在这时,顾郧醒了。

    “爸爸!”希泽兴奋的叫着顾郧,看到顾郧醒了,那一瞬间眼泪就夺眶而出。但是我不敢上前,因为我害怕他看到我怪我。

    “怎么了,你要说什么?”顾郧好像想说什么,黎夕雅靠近了顾郧耳边,听着他在讲什么。

    听完顾郧的话,黎夕雅一下愣住了。等医生来给顾郧检查以后才知道顾郧失明了,头部不停的遭受击打的时候好像有东西飞进了他眼睛导致失明了。

    得知自己失明的顾郧很是难过,但是他努力没有表现出来,但是我还是看出了他的失落。

    医生安慰我们说没关系,如果有合适的眼角膜的话就可以重新恢复光明。听到医生这么说我立马去找看有没有合适的角膜,但是一个月过去了,都没有遇到。

    这一个月顾郧出院了,顾长森和顾南也被抓了回来。在这一个月里,顾郧的脾气特别暴躁,他接受不了自己的失明。

    刚才顾郧又发了一顿脾气,我每天每天都在网上咨询哪里有合适的角膜,但是一直没有消息。

    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说有人愿意捐献,这让我开心坏了,立马告诉了顾郧,顾郧也显得很开心,我带着他去了医院。

    晚上,黎夕雅把我叫了出来。

    “安若,我有话对你说。”黎夕雅笑了笑说道,帮她那我得知,当初顾郧被赶出顾氏以后他们两个遇到了,她给了顾郧很多帮助。她喜欢顾郧,但是顾郧不喜欢她。在三年里,顾郧拼命工作,终于赚了很多钱,所以带着她回来了。因为希泽把她认成了妈妈。

    顾郧因为我感到心寒,所以让黎夕雅扮演他的未婚妻,但其实两个人什么都没有。她也知道顾郧心里还是爱我,只是我当初的离开给他带来了很大的打击。林东给他发了我和林东在一起开心的照片,这让顾郧很是难过,他决定放下我。

    那天,收到信息的顾郧毫不犹豫的冲了出去,黎夕雅从那一刻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情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黛妃书屋只为原作者安分小红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安分小红帽并收藏情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