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的黑暗尽数淹没在无穷的夜色当中,翌日,天空万里无云,天气晴朗,仿佛一切的阴霾都不曾发生过,

    “秀,你真的不去吗?”

    青儿一早上都不知唠叨了多少遍了,洛溪懒懒地揉了揉有些胀痛的太阳穴,放下手中的书册,天气这么好,窝在房里百~万\小!说确实有些浪费了,

    “走吧,青儿,我们去院子里走走。”

    说罢,起身便向着房外走去,青儿一怔,赶紧点了点头,放下手中的话,匆忙着提起裙角快速地小跑着跟上,

    “秀,今个尚书府的夫人,陆丞相夫人,左御史的夫人还有……。都来府道贺了,还有那些秀们现在都在王妃那里那,秀,我们是不是也去看看。”

    啊呀,青儿委屈地捂着自己的额头,嘟起的红唇要多可爱有多可爱,秀又来这一招,还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

    “青儿,你好唠叨,小心将来没人敢娶你过门。”

    洛溪的眸中划过一道诡异的光芒,太子妃吗?那也要看她是否能坐得稳,更何况太子似乎也没有传言中的那般喜爱她哪,

    “秀”

    青儿羞红着半张粉面,跺了跺脚,娇嗔一声,人家还不是为了秀好吗,大秀眼看着马上就是板上钉钉的太子妃了,日后说不得就是一国之后,大秀与秀又是素来不对盘,以后说不得便会……。

    虽说秀根本便不把那些贵族夫人,秀们放在眼中,以往那些贵族夫人们,秀也不曾怎么正眼看过她家秀,可是昨夜秀已被赐婚与苍王,日后便是堂堂正正的苍王妃了,那可就不同在青阳王府一般,就算是不屑于跟这些个贵族夫人,秀们交往,可是身为苍王正妃,这些夫人秀们还是不能轻易得罪的。

    “好了,青儿,帮我更衣,我们也去凑凑热闹吧。”

    青葱玉指揉了揉发紧的额头,慵懒的窝在软榻上的身子总算是动了动,昨夜的一场惊心动魄的刺杀着实消耗了她不少的精力,如今这精神还没有缓过来哪,若是可以,她还真的懒得去应付那些虚伪的面孔,这些诚怕是更加适合她那位美貌温柔,又端庄得体的大姐吧。

    青阳王府的正厅内,此时甚是热闹,一片恭贺夸赞恭维之声不绝于耳,

    “郡主真是倾国倾城,才艺无双的绝代佳人啊,只是这份雍容华贵的气度便是太子妃的不二人选啊,又岂是那些个空有虚名却无半分气质的出身低贱的女子所能比的。”

    一位打扮的光鲜亮丽,一身艳丽的华服金光闪闪,头上珠钗宝石恨不得都堆砌在脑袋上的妇人掩帕讨好地对着坐在上首的罗纤柔笑道,惹来众人一阵阵鄙夷讥嘲的目光,不过是碍于修养,都只是低笑不语,

    这位夫人的夫婿正是不久前刚刚提升上来的言御史,官职不高但是却是有着可以参奏百官的权力,所以即便是高门贵胄也不愿去招惹,

    而这位言御史的夫人久在乡下,行为举止便也显得有些庸俗,传闻言御史还不曾入仕之时便遵从家中父母之命娶了这位大他八岁的乡下女子为妻,后来言御史步步高升,而这位夫人也跟着虚荣起来,往往出席某些宴会之时,便将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金光闪闪,恨不得所有的人都知道她是哪家的夫人,不但不自知自己早就成了京城这群贵妇人圈子中的笑柄,还自以为美,偏偏这位夫人私下却也是十分的彪悍,就连言御史也是拿她没有什么办法,

    青阳王妃浅笑地倾听这众人的恭维,精致的眉目深处隐藏着一抹挥之不去的阴霾,

    瑾萱赐婚太子,他日太子一旦登基为帝,瑾萱便可母仪天下,从此荣宠一生固然是大喜事一件,可是那个贱人生的野种竟然也能被赐婚为皇子妃,嫁入皇室,还真是不简单,此女不除,日后终究会成为心腹大患,所以……她绝不能看着她顺利的嫁入苍王府,

    “秀,她们……”

    “青儿,退下,不得无礼。”

    眸波淡然无波地扫过相谈甚欢的几位贵妇,手中的琉璃杯轻晃,悠然而自得地品尝着香茗,仿佛那些讥讽的话语说的不是她。

    几位夫人也是大家宅中混出来的,那个不是精明的,那日宴席上便隐隐察觉到这位青阳王府的三秀只怕并非传闻中的那般一无是处,愚蠢不堪,此时又见识了这位三秀面对她人的意有所指,冷嘲热讽又保持着一副淡然无波,清冷自持的模样,不由地都是暗暗心中多了几分掂量。

    若是换成寻常府中的大家闺秀,被人这般当众嘲讽,无疑是当面了打了一个巴掌,只怕早就无法坐在这里了,可是这位三秀不但沉稳优雅地坐在这里,面上却是一点儿多余的表情都不曾有,只是那一瞬间扫过的眸光竟然隐隐带着几分威慑,

    这样的眸光,这般的气度就算是皇室的公主只怕都没有几人能拥有,

    这女子真是不简单,也难怪苍王会甘愿请旨赐婚了。

    有人嫉妒,有人羡慕,更是有人咬牙切齿,一场宴会总算是过去了。

    “秀”

    闺房内,青儿一边整理着床铺,几番欲言又止,小脸上掩饰不住的淡淡的忧虑,

    洛溪已经换上了一袭白色的睡衣,正斜倚在窗前的竹榻上,就着烛光看着一本有些残破的书册,潋滟的凤眸流转间,不是地弯唇而笑,平凡的面容在烛光的映照下,透着一股淡淡的柔和,

    这只风流成性的玉面狐狸,真是不知该说他什么好,想不到他连这种绝世的孤本都能找到,真是难为他了。

    “秀,你真的要嫁给苍王吗?”

    “哦?”

    啊呀,糟糕,她怎么忘了,正看得津津有味的某女倏然听到苍王,脸色不由一变,手中的书册随意的反扣在桌面上,懊恼地拍了自己脑门一记,她怎么就忘了这见重要的事了,

    苍王他干嘛无缘无故地要娶她为妃,她可不会天真的以为那样一个天之骄子会对她这样一个放入万花丛中,不管看上多少眼都不可能会用惊艳之感的女子生了特殊的情感,

    若不是有意,那又是为何,难道是因为父王?

    不过不管如何,现在嫁入苍王府似乎也不错,毕竟在青阳王府除了父王,其他的人只怕都恨不得她消失吧。

    “青儿,明日去一品斋买几样点心送到苍王府上,还有,过几日准太子妃会邀请各府的秀去游湖,你明日去丽人坊一趟……”

    “哦?”

    青儿一怔,诧异地眨了眨眼,她没有听错吧,秀可是从来不曾从丽人坊做过衣衫的,怎么会突然想要做衣衫了,难道是……。

    “若是时候还早那就顺便去一趟城北的铁匠铺,让那里的铁匠师父看看这个能否打造出来。”

    将几张图纸放在了桌上,轻轻合上书册,揉了揉有些发涩的额头,浑身觉得有几分疲乏,又交待了青儿几句,便爬上床早早的睡了。

    几日之后,阳光明媚,天色晴好,各府的秀们应了青阳王府郡主,准太子妃欧阳瑾萱的请帖纷纷精心打扮一番后,乘着各家的马车向着南湖而去,

    太子妃,王妃的位子是没了,可不是还有侧妃,庶妃,最不济还有侍妾吗,若是得了哪位贵人的眼,说不得以后便会荣华富贵享用不尽,荣宠一生也不一定哪。

    几艘画舫早已经停靠在岸边,等各府的马车都到的差不多了,才看到青阳王府的马车徐徐地行来,微风轻抚,掀起纱帘一角,佳人玉颜若隐若现,一双勾魂摄魄的杏眸风情无限,

    今日的欧阳瑾萱一袭火红色的狐裘下是一身月白色的宫装,婉丽端庄之中而不失娇美优雅,站在一群贵女之中自显得尤为突出,

    各府的秀见了不由地纷纷上前行礼,就算是这位青阳王府的郡主昔日曾经传出过种种丑闻,可是人家现在可是名正言顺皇上赐婚的未来太子妃,他日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废物三小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棋子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梦雨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雨魂并收藏废物三小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