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忘了她的存在,刚才看到人就跑过去吼,没有像她求助啊,难道她要棒打鸳鸯不成。

    好吧,古大师的理原来是这样讲的,就当我不存在好了。

    事实证明叶大总管看石头的眼光比看人的眼光要高端的多,她老人家在人家院子里随意的一指选了块做板凳的石头,大言不惭的说‘我可有着点金手之称哦,我点的石头它就天生就是玉’,在叶子口中的无赖流氓混蛋的指挥下,若素动用峨眉刺切开了那块石头,取出一块盘子大的极品蓝翡翠。明净如天空的蓝色,温润若水的冰种质地。

    “这可是我家叶子的嫁妆,古大师可不要雕坏了。”

    “你就这么放心我,不怕我携宝潜逃。”

    “我早就说过石头送你,你离叶子远点。今天依然作数。”

    “你说了这是嫁妆,我可是人财两得了。”

    “那你可要努力了,不要人财两失就好。”

    旋转着手里的峨眉刺放出道道华光,笑得人畜无害的样子,让古峰心底渗出淡淡凉意。你最好不要对不起她,不然……

    ……

    歪头站在门口望着叶子细嫩的手指指捅着古峰的胸口发脾气,成熟的男子一脸受教的宠溺,若素淡淡笑了。这样就好,叶子,想要你幸福的心和自己想要得到的幸福一样迫切。

    “不许靠近,离远点,再远点。”叶子挽着若素的手臂迈着雄赳赳气昂昂的步子,还不时买这买那让身后的人提着。于是县城的大街上就出现了先前的一幕。

    “滚,怪物,别冲坏老子买卖。”卖苹果的壮汉丢一个烂苹果给地上蜷缩的小人。

    “妖怪。妖怪。”

    “她怎么又来了。”

    “打死她,打死她。”

    “赶走,赶走,别让她到这里来。”

    ……

    热闹的市场突然混乱起来,喊打喊杀声从远处蔓延过来,黑压压的人群分开合拢分开合拢,马蚤乱很快就到了眼前。

    “妖怪。”

    “打死她。”

    “汪汪——汪汪。”

    啊,是叶子的尖叫。本来还在两米开外的古峰一步就跨到身边将人搂在怀里。“不安全。小心点。”前一句是对怀里的人的安抚,后一句是对旁边镇定自若的女孩的关照。

    我安全的很。叶子很想握紧小拳头挥挥,对他说在若素身边无比安全。可是背后修长身躯传来的热力却让她不想抗拒。

    我只是不想伤他的面子,可不是贪恋这点安全感,偷偷看看若素有没有在笑她。

    若素正低头看着面前人喊狗吠的对象,细弱的小手抓在雪白的牛仔裤上留下个乌黑的爪印,一双黑豆般的眼睛带着惶恐,破了一个豁的木碗里是一个坏了的苹果。

    青白的脸上有刚刚划破的血丝,没有血色的嘴唇喃喃说着:“狗狗,狗狗。”

    这些都不是若素呆滞的原因。雪白的发丝刚刚及耳,凌乱的纠结在脑后。她的面色很正常,不应该是白化病,可为何小小孩童却天生白头。

    一只手抓着若素的裤腿口中喊着狗狗,一手护着刚刚得到的烂苹果,扭头看看逼近的人狗群,抬头希冀看看第一个看到她没有喊叫也没有躲避的人。

    “很聪明呢,也还算有义气。”害怕的发抖但并没有躲到她身后把她当纯粹的挡箭牌。满身的气势外放首当其冲的是跑在最前面的两只黑狗,嗷嗷叫着扭头乱串,惊的后面人群又是一片混乱。

    “这个丫头要倒霉了。”

    “妖怪,离远点吧,姑娘。”

    ……

    人群自发的离两人很远,连追着喊打的人也只是虚张声势的吓唬而已,除了那两只狗子仗势欺人和一帮无聊的顽童玩乐的起哄。拉起地上跪着的小人儿,还是个漂亮的孩子呢?

    “你家在哪里?姐姐送你回去好吗?”

    “姑—姑。家?那里。”小手往身后一指。这么一大圈,谁知道在哪里,若素苦笑。

    “你家里还有谁呀?”

    “奶奶,死了。”

    叶子从人群中挤出,附在若素耳边低语。出生娘死,一岁爹死,三岁连拉扯她的老奶奶也去世了。天生白发,命硬克亲。还有人说她是马四奶奶转世,谁挨谁倒霉。

    嗬,若素都被气乐了。这还真能掰,连姜子牙的发妻都敢拿出来胡诌。

    是个女孩子?好啊,是个漂亮胚子。白发,白发算什么。白发红颜,嘿嘿,以后有人还故意染呢。

    三岁,太小了,不知奶奶不在的这个月是怎么熬过来的,幸亏是夏秋之交,不然……

    “姐姐带你去吃饭饭好不?”

    “姑姑。”黑黑的眼珠直直看着若素,固执的坚持她的称呼。

    好吧,姑姑就姑姑吧,若素失笑。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三章 神秘的碗

    小女孩已经被洗干净,眉清目秀,一双瞳孔又黑又圆,由于缺乏营养显得瘦弱,脸色过于青白了点。对于龙一给她洗澡,扎小辫,丢掉她的衣服,没有半分抗议,只是不肯放下手中的破碗。

    “碗碗,碗碗。”只要有人有拿下她手中的小碗的举动,就奶声奶气的大叫。

    好吧,就这样吧。看着一手拿碗,一手揪着自己裤脚的小人儿,若素挥挥手示意龙一退后,蹲在小女孩身边。

    “告诉姑姑,你叫什么名字?”

    “碗,碗碗。”小女孩边说还还举举手中的小碗,碗里的那个烂苹果还在。

    这是谁起的名字啊,碗?有这么叫孩子的吗?

    “她不会姓范吧,这样就切合了,永远有饭吃。”老二霞又开始无厘头的遐想。“难道她从小就知道会遇到你这张长期饭票?”

    饭,饭你个头。若素伸手在霞的头上敲了一个暴栗,后者疼的嗷嗷直叫。

    宿舍的六人被分成两组,叶子,若素,老二霞正好在一个组里。龙鳞护卫若素只带了龙一,和龙十三,其余都留在了天雨,毕竟小县城不必a市,突然出现大批陌生人毕竟不太正常,若素可不想实习几周被人当猴子一样围观。

    现在她们一伙人都集中在龙一临时租的屋子里,为了打牙祭买的各色菜品无人理会,大家都围着小小的人儿转。

    “诺,衣服,给她换上吧。”叶子本着脸从外面进来,后面跟着一脸餍足的古峰。“现在你可以走了。”

    “遵命,我的女王陛下。”古峰做个骑士的守护礼,优雅的转身离开。若素让他查查这个孩子出身来历,还有什么亲戚,现在可以去打听打听了,还赶得上蹭午饭。

    若素使个眼色,龙十三默默的跟在古峰身后出去。

    “你准备把她怎么办?”看着若素脱下小碗碗身上的那件大t恤,认真的给她套上花裙子,还宠溺的揪一下银色的小辫。

    “那要看她的亲戚们的态度了,现在又不缺粮食,他们应该有能力养这么个小东西的吧。”若素一晒。“他们要是不养,碗碗以后就和他们没什么关系了。”

    “你养?”叶子神色透着一丝古怪。刚才那个爱占便宜的家伙说他可以收养这个孩子,毕竟若素和她都还在上学不太方便,而且女孩子家家的就带个孩子。好说不好听啊。

    “难道你养啊。”若素笑着调侃,笑容中带着一丝了然。“古峰是个不错的人呢,可别错过了。”

    叶子皱眉不语。错过,她倒是想啊,可是那个外表儒雅的人其实强硬的很,一只披着狼皮的羊。

    “赵家在古城有个善堂,每年都会有孤儿被收入。她在哪里会得到好的照顾的。还没收过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呢,碗碗在哪里会很吃香的。”嘿嘿,想起大表哥的哀怨来。原因无他男多女少啊,善堂里也是一大群和尚头。

    “不过我们要收养她的意图不能让外人知晓,免得节外生枝。”

    ……

    “哎,你饿死鬼投胎啊。”吃了一周土豆的老二抱怨有人吃太快。

    “给我留点。”龙一说了四个字。

    “这个是我的。”龙十三不敢落后,总比龙一多一个字。

    老二霞和龙一择菜洗菜,若素配菜,午饭由叶子掌勺。满满一大桌菜,色香味俱全。

    尝一口浓浓的鲫鱼豆腐汤,古峰再一次在心中发誓,媳妇一定要早早娶回家去。

    “想天天吃到这样的饭啊,也不是不可以。”若素笑眯眯看着众人争抢,舀了一勺松仁玉米又夹了一个红烧狮子头给小丫头。隐晦的看一眼闷头不语不停夹菜的的古峰。

    “洗菜要向龙一一样快,静,齐。配菜向若素一样质、量、色、味、形、器具美。”叶子歪着头看向古峰。若素说的对,干嘛要逃避,难道自己还怕他不成。

    “我会洗碗。”古峰举起手表示他还是有可取之处的。

    “那今天的碗你包了。”叶子皱眉看着古峰夹到她碗里的香酥羊排,嘟着嘴。

    “不要洗碗碗,不要洗碗碗,干净。”小丫头瞪着圆圆的眼睛抱怨,引得众人笑倒。颤巍巍的把自己碗里的狮子头挖给若素,“姑姑,吃,吃。不洗碗碗。”

    “好的,你干净,不洗你。”若素揉揉丫头的小脑袋,注意到丫头把她那只破了的小碗偷偷放在身后的板凳上,里面除了苹果,还有一块羊排。

    若素冷硬的心突然变得柔软,双眼有一丝灼热,深吸一口气压下胸口的酸涩。“才多大一点,就知道投桃报李,居安思危,看来生活教会她很多啊。”亦是坚定了若素带走这个孩子的决心。

    夜,若素没有回学校的那间大破教室而是留在了龙一她们的出租屋。下午小碗碗有点发热,缀着若素的裤脚不肯松手,若素拿出一颗丸药扳了十分之一化水喂了才昏昏沉沉的睡了。

    虽然已经三岁了,由于长期营养不良,身高不足六十公分,又瘦又小,连走路都不是很稳当,一着急就在趴在地上,爬的倒是飞快。应该是受了惊吓,还没有好利索的旧伤加上今天上午新的擦伤引起的炎症。

    连生病了都要看着她那只豁口的木碗才肯睡,若素摇摇头合衣躺在了小碗碗身边,闭目养神。她不习惯和别不习惯和别人一个屋子同住,这几天一直都是在众人睡了后调息打坐,反而觉得精神比睡觉都好。这个小丫头给她的感觉却是不同,给她一种很安稳的感觉。今天总可以躺一躺了,放平的感觉真是不错哦。

    ……

    一夜无话,难得没有起早练功的若素在一声奶声奶气的呼唤中睁开双眼。嗯,睡觉的感觉真好。可是这个小丫头实在有点吵哦。

    若素睁开左眼,看着赤脚咱在地上的丫头。

    “姑姑,姑姑,吃果果。”

    “穿鞋。”简短的命令。小丫头急慌慌的丢下手里的东西去穿拖鞋。宾果,是个听话的好宝宝。

    若素急忙坐起。小丫头的碗里又是苹果又是肉的,可别洒在床上了。习惯要一点一点的教,对于小丫头执着于破碗的事情若素到是没有太在意,可能是小孩唯一根深蒂固的记忆吧,只有有碗碗,才有饭饭吃,等过两天换个好的玩具就慢慢忘了。

    天哪,可是看到的景象让若素大吃一惊。床脚好几个苹果,小家伙还不停的由碗里往出拿……

    这个世界玄幻了,这比发现木头是阎王转世还让若素无法接受。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聚宝盆。

    “停,打住。”若素的大喝吓得小女孩愣怔一下,手里的苹果落回到碗里。昨晚刚有一丝红色的小脸愈发青白,银色的发丝有些灰白,瘦弱的身体摇摇欲坠,好像风一吹就会飞走。

    “碗碗。”我吓到她了吧。可是天下无白吃的午餐,你平白得到的东西总要失去些什么。无中生有的聚宝盆要从碗碗身上得到什么显而易见,生机。

    木碗明显看起来比昨天要光亮些,它在吞噬碗碗的生机。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碗碗,姑姑有钱,好多钱。可以买好多苹果。这个苹果烂了,不好吃。我们去买好苹果。”若素指指苹果上的烂洞,复制的苹果每个都有同样的烂洞。

    是谁说世界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今天姐可开眼了,世界上没有完全相同的树叶但是有完全相同的烂苹果。

    “乖,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重生之安之若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棋子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作者不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作者不祥并收藏重生之安之若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