霆的俊颜后,当真不哭了,而是伸手紧紧搂住他的脖子呼喊道:“爹,你去哪儿了,妙妙好想你啊!”

    “···”那一刻,莫说是雷靖霆觉得自己被雷劈了,连他身边的同僚都错愕的瞪大了眼睛。

    他讶异的看着雷靖霆,怒声吼道:“雷靖霆,你都有女儿了?”

    雷靖霆忙解释道:“不是,这不是我女儿!”

    话音落地,小女孩儿就哭起来,“呜呜呜,爹你不要不认妙妙,妙妙会很乖很听话的!你就是我爹,你就是我爹!”

    无论雷靖霆怎么解释,那小女孩儿都认定了雷靖霆是她爹。无奈之下,雷靖霆让同僚先离开,自己带着小女孩儿找她娘。

    他得看看这个叫妙妙的女孩儿有个什么样的娘亲,怎么教育孩子见人就叫爹呢?

    妙妙很高兴的拉着雷靖霆,熟悉的穿梭在各处,惊的雷靖霆咂舌。

    “妙妙,你从小在长大吗?”雷靖霆询问出声。

    妙妙点头应道:“是啊!我跟娘亲一直在等爹爹哦。”

    雷靖霆头大,“你就那么肯定我是你爹吗?你知道我是谁吗?”

    妙妙还是点头,“我知道啊!你是我爹,你叫雷靖霆,我叫雷妙妙。我从小就看着爹爹的画像长大,娘亲说爹爹是大将军,去边关打仗保家卫国了。”

    雷靖霆拧眉,“你说你看着我的画像长大?你哪来的画像?”

    妙妙笑,“当然是娘亲画的啊!娘亲每天都会画爹爹,好多好多。她画的好像,妙妙一眼就能认出爹爹哦!”

    雷靖霆无语了!

    当妙妙带着雷靖霆来到后院的一个很小的厢房内后,雷靖霆更加无语了!很小的厢房内,唯一珍藏最多的东西就是雷靖霆的画像,那么多那么多。

    “爹爹你看,娘亲画的,是不是很像啊?”妙妙舀出很多画给雷靖霆看。

    雷靖霆一张张的看,心越来越纠结的发颤。那么多的画像,全是他!有他笑的,严肃绷着脸的,苦恼的,惆怅的,站着的,坐着的,画像旁边还有···

    “这!”雷靖霆惊愕的看着画像旁边的字,上面无一例外都在写着‘雷靖霆’三个字,他的名字。

    但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那字那么娟秀,那么熟悉,像极了···殷小小的字迹!

    可是,这不可能啊?小小已经死了,活着的那个,是欧阳明玄的妻子,是来自千年以后的灵魂啊!

    “妙妙,你···你娘叫什么名字?”雷靖霆终是忍不住,好奇的询问起来。

    妙妙歪着头,麻利的应道:“玉儿!里的姨娘们都叫娘亲玉儿!”

    玉儿?雷靖霆目光黯淡了下。就说嘛,怎么可能是他的小小?

    伤感间,忽听门外传来温婉的呼唤声,很柔,声音很软,“妙妙!妙妙?”

    雷靖霆浑身一颤,这声音···该死的熟悉,似乎曾经听过不止一遍了!

    坐在雷靖霆身旁的妙妙听到娘亲的呼唤,高兴地应道:“娘亲,我在房里哦!爹爹回来了!”

    “咣当!”门外传出铜盆摔落在地的声音。

    雷靖霆拧眉,起身大步朝门外走去。

    推开门,但见门外站着一个眉清目秀的女子。那女子二十多岁的年纪,很陌生的样貌。

    她目光一眨不眨的看着雷靖霆,眸底满是浓浓的痴恋,就好像已经认识了雷靖霆很多年很多年,爱上了雷靖霆很多年很多年。那样的眼神,令雷靖霆喉咙发堵。

    曾经,有一个女人也是这样看着他的!

    “靖霆,你终于回来了!我等你,等了很久!”那女子眼眶发红,低低的呢喃了句,而后便那么不管不顾的冲上前,将雷靖霆紧紧地拥住。

    雷靖霆错愕的看着怀中娇小的女子,一阵阵的发愣。这女人叫他的名字,说那么深情的话。奇怪的是,他却不讨厌,听着还很···很怪异的觉得舒坦?

    “你···”雷靖霆抿抿唇,好半晌才开口说出一个字。

    那女子抬头看着雷靖霆,泪雨惺忪,“靖霆,我是小小!我是小小啊!”-->>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妾本猖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棋子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作者不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作者不祥并收藏妾本猖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