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都已经跟他说过,只要他愿意待在华山,那他就永远是华山众弟子尊敬的师叔。可是他说他早就对华山失望了,再也不愿意待在这个伤心地。他是铁了心的要将你带走。可我怎么能容忍有人将你带离我的身边,所以有一晚我就偷偷的潜入了思过崖,对他下了杀手。本来我还在担心,毕竟从前他的武功修为是远远的高于我,只怕我非但是杀不了他,还会命丧他手。可是如果让他将你带离我身边,我宁愿跟他同归于尽也不会让他如愿。但是天都在帮我啊,我没想到他现在的武功竟然是退步了,我狠狠的一掌击中他的心脉。可是临了,还是被他击了一掌,并且扯下了我覆面的黑巾,看到了我的样子。可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反正他都是个死人了,被他知道我是谁又有什么关系。”

    顾湄听了他的这番话,只觉得全身四处都有一股怒气在叫嚣着要出来,然后狠狠的一刀捅到面前这个无耻的人的心窝子里。

    可是她又很怨恨自己。如果赵无极不是将他的七成内力给了她,那通元子根本就不会是他的对手,那他就不会死。

    而且,而且,他明明是看到了通元子的样子的,清楚的知道杀了他的人是谁,可是他还是跟她说着,我的女儿,就应该快快乐乐的活着,不要为任何仇恨的事蒙蔽了双眼。

    他明明什么都知道的啊,可就是这样他还是宁愿就那样默默的死去,而不要她为他报仇。

    顾湄只要一想到赵无极临终之时对她笑的那样温和,还有那番从心底里说出来为她着想的话,她就恨不得将通元子千刀万剐。

    “混、蛋。”

    顾湄口中似乎有血。她一字一句的说出了这两个字。

    可是通元子不在乎,他心中反而是因为顾湄只能这样赤红着眼仇恨的看着他,可却还是不能伤到的样子而涌起了一股变态的快-感。

    所以他决定让这快-感来的更猛烈一些。

    “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让你跟随廉晖下山?”

    不等顾湄的询问,他又笑着径直说了下去:“我可不会让你跟任何的男人离开。之所以让你跟他下山,只是因为我想将你囚禁起来,不会让任何人再看到你。”

    说到这里,他又凑近了顾湄几分,甚至近的连鼻中的气息都快洒到她的脸颊上了。

    “如果你在华山,一旦你无缘无故的消失了,别人心中难免的就会有什么怀疑。可只要你不是在华山消失的,那就任何人都不会怀疑到我的头上了。”

    “所以你就找了廉晖这个替死鬼?”顾湄冷冷的替他说出了这句话。

    通元子大笑:“果然不愧是我一手养大的红摇,真是一点就通。”

    “可惜的是,你筹划的所有计谋都落空了。”顾湄都开始幸灾乐祸了。

    能让通元子不高兴的事,那就是让她最高兴的事。

    果然通元子听了她的这句话之后,脸色变的非常的不好。

    “但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你竟然要和廉晖成亲。”

    顾湄鼻中冷哼了一声,偏过头去,不想再理他。

    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

    掐着她下巴的手指又开始用力:“更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即便我杀了庄秋容,然后栽赃到你的头上之后,廉晖他竟然是跑出去寻你,而且还说着什么,就算是你死,也会陪着你一起死之类的。”

    顾湄没有说话。

    通元子的声音忽然又变的冷了下来:“好本事啊红摇。不但让廉晖为你神魂颠倒,而下一刻,竟然还和慕容湛勾-搭上了。怎么,难道那时候你就知道慕容湛不是你的亲大哥不成?还是说,就算你知道你和他是亲兄妹,还是要不顾廉耻的跟他在一起?“

    “嘴巴给我放干净些。”

    顾湄终究还是恼了。他可以随便的说她,但是就是不能说慕容湛。

    但她的这个反应只会让通元子更加的气恼。

    “贱-人,”他狠狠的骂着她,口出脏语,“走到哪里都不忘勾-搭男人的吗?”

    顾湄笑了。对于气人这件事,她从来都觉得她还凑合:“是啊。我就是走到哪里都想着要勾搭男-人。可是怎么办呢师父,我就是想勾-搭这天下的任何男人,我都不想要勾-搭你呢。你的这张脸,无论什么时候让我看到,我都会觉得恶心,恶心的恨不得自己的眼睛瞎了呢。”

    啪的一声脆响。是通元子手起手落,果断利落的抽了她的一耳括子。

    这一巴掌用力之大,顾湄被她打的头都偏到了一边,嘴角更是有血迹蜿蜒而下。

    可顾湄还是笑。转过头来看着通元子得意的笑。

    妈蛋。劳资就算杀不了你,气也要气死你。

    “师父,你不知道的吧?”她柔声的说着,“其实红摇可讨厌你了。跟你在一起的时候说的那些话,都是假的,没有哪一句是真的呢。你看看你自己,这么一大把的年纪了,连头发和胡子都白了,老的都可以去当红摇的爷爷了,她又怎么会真的喜欢你呢?不过就是耍你开心罢了,难为你竟然还当真了。啊,师父,别,你可千万别生气,红摇知错了还不成么?”

    明明从她的口中说出来的话语很温柔,可这还是不啻于一把把的刀子在通元子的心上来回的割着。

    只要一想到红摇以往对她的那些甜言蜜语都是骗他的,他就恨不得能亲手杀了面前的这个人。

    “贱-人。”他又狠狠的一巴掌甩了过去。打的顾湄又是头一偏,口中的腥甜之味也是越来越明显。

    可她还是在笑着。纵然是脸上再痛,可她的心里还是觉得好畅快啊怎么办。畅快的她都想放声大笑了。

    她就笃定了通元子就算是再怎么样,那也不会杀了她。

    她赌对了。通元子确实是明明现在被她气的恨不得将她挫骨扬灰,可还是不敢真的下手杀了她。

    这是他一手带大的人啊。他看着她一日日的长大,看着他一日日的叫着他师父更加的依赖他,然后慢慢的长成了一个明媚少女。这个人,早就已经深深的刻进了他的骨子里,他怎么可能将她从他的骨子里连根拔除?

    根本就拔不掉,拔不掉。

    所以除了一边不停的骂着她贱-人,一边不停的抽着她的耳光之外,他不知道该怎么消除他心中的那股闷气。

    但忽然,有声音慢慢的响起,冷若冬日晚间寒霜:“师父。”

    他转头看过去,正好看到窗户外有人站在那里。

    青年黑衣黑发,面容俊朗。只是现在他的一张脸上罩满了寒霜。

    通元子停下了抽打顾湄耳光的手,微微的眯起了眼。

    是廉晖。

    他太大意了。刚刚一到这屋外,看到外面的两个守卫昏迷在地,他着急的是慕容湛来了,将顾湄带走,所以急忙的冲了进来。及至到了屋中,见到顾湄安好的待在那里之后,他就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她的心上,而没有想到去探查下这房子的周边到底有没有人。

    而顾湄现在虽然两边脸颊都被通元子抽的肿了起来,嘴角更是破裂,不停的往下留着血,可她还是在笑着。

    其实,她一直都知道廉晖在那里。她一直都知道。

    廉晖不会不想知道那些一直困扰了他那么长时间的所有事情的真相的。

    通过她的口中说出来的真相,哪里有让行凶之人亲口说出来的让人信服了?

    而这也正是廉晖和慕容湛最大的区别。

    廉晖可以为了那些所谓的真相而让她在这里受了通元子的这么多的巴掌,直到最后他才会现身出来。而要是在这里的是慕容湛,那她当初威胁他离开的时候,他根本就不会离开,让她一个人面对着未知的危险,更何况是亲眼看到有人抽她耳光。

    这天底下,只有慕容湛一个人,会将所有的一切都抛诸在后,而将她的安全放在第一。

    顾湄笑着笑着,忽然就有点想哭了。

    哥,你在哪里?黄一付那个混蛋到底有没有将你身上的伤治好了啊。

    而这边,通元子和廉晖四目相对,眼中俱是恨意。

    通元子恨的自然是顾湄曾经喜欢过廉晖,而廉晖恨的是,他心中这个最为敬重的师父竟然骗了他。

    如果不是因为他,如果不是因为他,廉晖的目光移到了顾湄的身上,如果不是因为通元子,那他和顾湄现在就应该好好的在一起,甚至都已经成了亲,说不定都有了孩子。

    廉晖自到现在都没有意识到,通元子固然可恶,骗了他。但究其根源,他也是有不对的地方的。

    他对顾湄的爱,那只是在一帆风顺没有任何阻碍的情况之下。可只要一旦中途有了任何事,他都会选择怀疑他身边的这个人。

    毕竟先前的红摇是如何的飞扬跋扈,如何的恃强凌弱,已经是深深的印在了他的脑海中。就算是他觉得她是一时的失忆所以导致性情大变,但指不定哪天红摇就会恢复了记忆,然后重新回归到以往的那个红摇身上去了。

    但他其实是不喜欢以前的那个红摇的。

    所以他对她的爱,一开始就建立在不信任的基础上的。

    可是不信任的爱情,又哪里能长久了。

    通元子看着廉晖,慢慢的说出了一句恶毒的话:“廉晖,你怎么不去死啊。”

    廉晖眸中的目光完全的沉了下来。

    他不能容忍任何人对他的欺骗。更何况通元子对他的这些欺骗,毁了他和顾湄之间原本应该美满的未来。

    所以廉晖的出招很干脆利落,并没有因为眼前之人是他的师父而有半分的手下留情。

    他不手下留情,通元子就更不会手下留情。

    廉晖用的是刀。但他的刀法并不是常人的那种厚重,只知道劈砍之类的,反而走的是轻盈路线。一时之间,满屋但见刀影无数。

    而通元子用的则是拂尘。

    拂尘为软兵器,手起手落之间,收放自如。于是刹那之间,屋中但听得刷刷之声不断,白色拂尘挥动如风。

    二者相较,初时尚看不出如何,但时间一长,武力值立即便可见高低。

    通元子毕竟是师父,又比廉晖多练了那么多年的内力,所以就算是廉晖再被人家称之为武学上的奇才,可终究还是不敌。

    通元子的拂尘重重的击打在了他的胸前,就连顾湄,都能听到他强抑着的闷哼声。

    可是廉晖没有退缩,又举刀欺身上前。

    这样的行为在通元子的眼中看来,无疑就是自杀的行为。

    所以他冷冷的看着廉晖挥刀过来,又是一拂尘击打而出。

    这次拂尘中途改变了方面,击打的是他的后胸。

    当日就连慕容湛都能被他的这一拂尘击的胸中气血翻滚,更何况是廉晖了?

    所以廉晖当即就驻着刀屈身半跪在了青石砖地上。

    而通元子则是冷着脸,一步步的走近了他。

    但忽然有人影拦在了他面前。

    双颊红肿,唇角破裂。是顾湄。

    顾湄拦在通元子和廉晖的中间,一面紧紧的用目光看着通元子的一举一动,一面头也不回的低声的对廉晖吼着:“快走。快走。”

    廉晖怔了一怔,然后极快的从窗户中翻身而出。

    通元子欲待要追。但顾湄忽然张臂抱住了他的腰。

    他浑身一僵,立即停住了脚步,也反手抱住了她的腰。

    这次换顾湄浑身一僵了。

    她唯有默默的安慰着自己,好歹她这样做,也算是救了廉晖不是的吗?

    不管以前廉晖再如何,她都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在她的面前。

    至于这个拥抱,算了,就当是抱狗了吧。

    作者有话要说:国庆好忙,然后我终于成功回归了泪目!

    本文下章就要完结了,后面是几个小番外。然后我新开了一个穿越古言坑,cp你们都懂的,希望各位亲们继续推倒包养之。

    新文传送门在此

    文案如下

    李翊每次看到自家的那个傻徒弟对别的男人笑的灿烂时,他心中闪过的念头就是,自己辛辛苦苦养大的一头猪,临了却要被别的男人杀了吃肉。所以他决定奋起,将这头猪给抢回来!

    93、大结局(下)

    通元子很是享受顾湄的这个拥抱。当然,除了拥抱,其他的他也什么都做不了。

    老早以前,他就发现自己身有隐疾,无法跟正常人一样。所以这也就是为什么他给自己取名通元子,并且出家为道的原因。

    只是没有想到,在将红摇抚养长大的过程中,他会被她的心意所打动。

    可是被打动又能怎么样?他始终不能和正常的男人一样。

    所以他的心里满满的都是扭曲,特别是在看到她和别的男人亲密的时候。

    他不能容忍这样。所以他想的最好的办法就是,将红摇囚禁起来。终其一生,除了他,他不会她再见到任何人。

    譬如说现在。他就已经在琢磨着接下来怎么杀了廉晖和其他的那些知情人,然后再将红摇囚禁到一个谁都不知道的地方。

    就算是不能够跟正常的夫妻一般的拥有她,可是只要每天看着她,那就够了。

    不过在那之前,他一定会先杀了廉晖和慕容湛。

    特别是慕容湛。只要一想到慕容湛那时候将红摇抱在怀里,旁若无人的亲吻着她时,他就觉得体内似有一团火,快要将他烧的变为灰烬了。

    只是他没有想到,慕容湛会这么快的主动的就找上门来了。

    彼时,他正在坐在屋中打坐,脑中想着的是怎么找到慕容湛。

    但忽然,他听到了轻微的,几不可察的脚步声。

    他转过身来,就见到慕容湛正站在他身后,一脸淡漠的看着他。

    他的声音听上去也很淡漠,无波无谰。

    “听说你在找我?所以我就来了。”

    其实淡漠的语气后面,是嚣张的不可一世的态度。

    听说你在找我,想杀了我?那好啊,我主动的送上门来,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能杀得了我。

    通元子瞳孔急剧收缩,不仅仅是因为看到慕容湛,还有的就是慕容湛正拥在怀中的顾湄。

    顾湄暂时被他囚禁在华山上一个偏僻的某处,只等着杀了慕容湛和廉晖,以及其他知情人之后,再将她转移到其他无人知道的地方。可是慕容湛就这么精确无误的找了过来,而且就这么轻而易举的将顾湄救了出来。

    整个华山,他竟然如入无人之境。通元子甚至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上山的。

    而顾湄正被慕容湛揽在怀中,在看到通元子的时候,她的呼吸因为仇恨也有些急促起来。

    “哥,”她在他怀中抬头对他说着:“求你,杀了他。”

    慕容湛更紧的将她揽入了怀中,手抚上她的脸,对她微微一笑:“湄湄永远都不需要向任何人说求字。我慕容湛的命都是你的,任何事只要你开口,我都会为你办成。”

    就算顾湄不开口让他杀通元子,他也一定不会留他活在人世。几次三番的对顾湄出手不利,最后更是将她掳来。不杀他,慕容湛誓不为人。

    随后慕容湛在顾湄的额前轻柔的印下一吻,轻轻的笑道:“乖乖的在这里等着我。等我杀了他,带你会回洛阳看今年的初雪。”

    言下之意,自然是视通元子为无物,似乎杀他都不过在反掌之间而已。

    他这番嚣张的态度自然是会让通元子不爽。而且他在看到慕容湛旁若无人的亲吻着顾湄时,心中的不爽更是达到了极点。

    所以他缓缓的起身,冷冷的说着:“今日最后死在此处的人,定然会是你慕容湛。”

    而慕容湛只是将顾湄放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然后他转身,淡漠的目光甚至都不曾看过他。

    这幅模样,就相当于在心中根本就不承认通元子有资格做他的对手一般。

    通元子就算是平日里再修身养性,但此时也被慕容湛的这个态度给激怒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穿越之妹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棋子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作者不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作者不祥并收藏穿越之妹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