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不狠点,没有把你这个目无尊神之人也杀了!”话到此处,她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这才昂起头对着远处犹如看戏一般的韩枫,跌跌撞撞往前走了几步,扑在了他脚下:“圣上,难道您会纵容她吗?难道您也承认她是夷族的大祭司吗?难道您也觉得她该是您的皇后吗?”

    她一连提了三个问题,韩枫却 一个字都没有回答。他只是对离娿招了招手,等离娿踮着脚走到身边,方微笑着牵住了她的手,算是给了虞天星一个再明确不过的答复。

    虞天星彻底崩溃了。

    韩枫与离娿不同。她对离娿的感情,更多的是敬畏,而这敬畏的根则在于离娿的身份,如今既然她自己对离娿的身份全盘否认,那么着敬畏自然化作虚无,甚至眨眼间便转为愤怒。然而虞天星对韩枫确实敬畏爱慕兼且有之,同时还带着崇拜和感恩。他在猿啼镇救过她,向她展现过他远胜于代人男子的体格和武力。

    可以说,多数半夷女对柳泉所讲的夷族血脉高贵那一套说辞,都是持半信半疑的态度,很多人之所以疯狂的对之追捧,更多的是为了找回一种心理上的平衡感,聊作慰藉,然而虞天星不是。她身旁有过韩枫,那是柳泉理论的最好证词,为此她深信不疑,也骄傲不已。

    韩枫是她所有信仰的根,是她的天地,然而就连她的天地她的根也不帮着她,她几乎不知该当如何自处。虞天星双手抱头痛号了一声,璨如星辰的眸子如同被乌云蒙蔽,暗淡无光。

    而正在此时,虞天星却没想到听见了一句会让此前的她欣喜发狂的话。那句话来自离娿:“我不杀你,但也不会轻饶你。天星,你的年纪虽然在我之上,但是你愿不愿意跟着我学驱虫之术?”

    离娿的提议甚至让韩枫都是一惊。婉柔也不由得坐直了身子,眨着眼睛看着离娿,疑心她说错了话。

    然而离娿却对这二人都摇了摇头,自顾自讲了下去:“我想做最伟大的祭司,自然也应该带出最好的徒弟。做祭司的人多数都是疯子,哈哈,天星,你真的很适合。”

    “要我做你的徒弟?你趁早死了这条心!”虞天星仍然恶狠狠地咒骂着离娿不得好死,当然……在离娿这个空前绝后的提议甩出时,她骂街的话语的确顿过那么一刹那。

    离娿竟然笑眯眯地看着虞天星,没有生气。她难得有这么骂不还口的时候,甚至韩枫和婉柔都觉得她那句“做祭司的人多数都是疯子”说得倒真的有些道理。离娿道:“你除了会骂人,你还会做什么?哦……对了,你还会锁门,其他的呢?”

    虞天星一下子被离娿问得愣住了。她张口结舌,想说自己还会别的,但思来想去,竟都是些伺候人的事情,而此时此刻很显然离娿并不是在问她会不会烧水做饭,洗菜洗衣。

    离娿见她回答不出来,便道:“你的力量和智慧又在什么地方呢?你想为夷族做事么?你恨我吗?你想杀人吗?”

    虞天星更被这一连串的问题问得张口结舌,半个字也讲不出来。她当然想为夷族做事,在她心中,她愿意豁出自己的xg命去,为了姐妹兄弟能够向代人讨回自己应得的那一份东西而付出终身。可是这话是她痛恨的人问的,她便偏偏不想给她一个确切的答案——否则,就仿佛自己被她看穿了一样,没有半点安全感。

    然而离娿阅人无数,岂不知她心中所想。她绕着虞天星转了一个圈,见虞天星陷入沉思,且气势渐消,才缓缓道:“死很容易,但是你若觉得自己有力量与智慧,便应该好好利用。你若恨我,便该想着杀了我,至少也该比我死在后面,至少也该比我活得好,这才是恨一个人!哈哈,哪有恨着别人,自己却一心求死的?你想说我渎神是错的?那好,你就敬神敬给我看。我倒要看看,是你能,还是我能!”

    终究人人都有活命之心。虞天星听到此处,腰板不知不觉挺直了些。她扬起了头,对着离娿铮然说道:“我敬神,才不会单独敬给谁看!你也太高看了自己!”

    “那就好!”离娿朗然笑道,“你有这个心,便对了一半。不过跟我学的话,你会很苦。我说东,你便不能向西。我要你以身饲毒,你也不能有怨言。惹我不快,我就把你杀了喂虫子,你要是不敢,现在撞柱子自尽便是,也免我麻烦。”

    本书读者群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正文 第二八九章 此行南去

    离娿说的苦,那便是真的苦。

    苦到唯有无穷无尽的恨意,才能化解。

    从韩枫回锋关芒城到一行人准备出发前往希骥山,虞天星几乎没有睡过一个囫囵觉。她本就不胖的身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瘦了下去,以致当韩枫决定出发时,反而对她起了几分恻隐心,暗忖她那一张纸似的身材,绝对熬不过这长途漫漫。

    然而,虞天星与婉柔两人只能取其一,并不是韩枫定要做这个选择,实在是他不放心让婉柔呆在虞天星目光所及处。虞天星对婉柔恨心之深让人难于估量,更何况她如今跟着离娿学驱虫之术,谁知道她会做出什么事来。

    但离娿当“师父”当得正自得意,说什么也不肯放虞天星留在锋关芒城,偏偏她与韩枫二人是婉柔得以在行宫安身立命的根基,故而婉柔势必随着韩枫同行,如此一来,人员安排上倒叫人大伤脑筋。

    幸而离娿提出了折中的方案:“我不随你们去希骥山了。”

    她这话一出,韩枫便明白了:“你要回苍梧?呵,也是应该回去看看。”

    离娿道:“我先回家乡安排安排,再赶回锋关芒城跟你汇合,咱们一起去抓天马。哈哈,你别看我们是女子,说不定走得还比你们快呢!象城被毁,放给他们收拾残局我总也有些不放心,再说如今收了徒弟,哪有不带她回去祭拜历代师祖的?”

    虞天星在旁撇了撇嘴,似乎对离娿所说的“收徒”仍然心中不服。不过苍梧之林是他夷人一脉的起源处,她能回去看看,的确也是心向往之。

    韩枫点头应允。离娿和虞天星俩人都不胖,二人骑一匹天马,速度的确会比他们快。他想了想,又把离娿拉得近些,低声道:“你单独带着她真的没事么?”

    离娿笑道:“当然没事!我要是连这么一个小丫头都治不住,哪里配当大祭司?”

    听她说虞天星是“小丫头”,韩枫不由笑了出来。离娿说话老气横秋,却混没想过她其实才是这些人中年纪最小的。

    送别了离娿和虞天星,韩枫与詹仲琦、婉柔开始收拾行装,准备出发。他声称不带随从,然而芒侯却已种种冠冕堂皇的理由拒绝了他轻车简随的提议。

    跟着韩枫出发的,是十名从五司手下ng选出来的士兵——当然,与其说是士兵,倒不如说是保镖来得契合。

    这十个人身材均匀,一看便知受过极好的训练。他们的举手投足有规有矩,平ri里默默无闻,单从这一点而论,倒算对得上韩枫的xg子。可是让韩枫有些恼怒的是,他竟甩不掉这十个人。

    毫无疑问,如水大师、詹仲琦者自会有自己的方式跟上韩枫,而年青一代的佼佼者——詹凡也能在脚力上与他不相上下,至于同受夷族灵物“恩赐”的柳泉,更是不在话下。但韩枫如何也想不到,芒侯竟然会一下子挑出十个跟他脚力只在伯仲之间的人。

    芒侯能拿得出来十个人,自然城中军中还保有至少二十个人,如果这些人一起出手,只怕就算是詹凡也会不敌。这是韩枫的第一印象,所以他恼怒之余,第一次有了畏惧。幸好,很快他的畏惧就灰飞烟灭。

    因为他发现这十个人,只是在脚力上与他不相上下。

    简而言之,他们能在他飞檐走壁的时候,把他团团围在中间充当他的肉盾,却全无进攻的能耐。一旦真的遇到危险,如果不想让他们出事,说不定还要他这堂堂帝皇之身去保护他们,而这也正是让韩枫无奈之处。

    芒侯明明白白在他身边安排一群寂静的眼睛,这些人在战场上或许是以一当十的好士兵,但对韩枫来说,他们仍旧脆弱得无可救药。

    于是,这么一群人便在某个y雨天,离开了锋关芒城。

    为了掩盖韩枫的身份,一行人装扮成了卖药的商队。其中韩枫是总领队的公子,詹仲琦则是年迈多病的老管家,婉柔仍旧是丫鬟,其余十人则是不折不扣的脚力。满满五车药材,前边三车是名贵的红花,后边两车则是冬天新采的锁阳,这都是锋关芒城辖区内极富盛名的药材,也是大江流域达官贵人们补气补血的圣品。

    车行七ri,便来到了西代与平涛城辖区的交界处。如今梁公在名义上仍从于詹代,但自己的管理地界仍与西代于泾渭分明间和平共处,只是过关的盘查严格了许多。

    十名跟班是让韩枫最放心不下的。既然扮作出门做生意,自然旨在和气生财,谁见过生意人成天板着脸一副僵尸面孔,买药的只怕还没付账就被吓得三魂丢了两魂,去哪求长命百岁?因此过关时,他最担心的莫过于手下的穿帮,却没想到,芒侯果然给他准备了惊喜。

    仿佛是初雪遇见了正午的阳光,那十名男子脸上僵硬的表情在见到关卡的一刹那都柔和了下来,他们忙东忙西,几乎不消韩枫动手,过关的手续便已顺顺当当地办了下来。其中一人姓张名乐金,平ri里负责为韩枫和婉柔所在的马车赶车,是一句话不多说的xg子,然而到了这时,他竟骤然间变成了一个可靠 熟练的药店伙计,他全局统筹,跑前跑后张罗着,让韩枫大感意外。

    这十个人看样子竟像是常常从关卡通过的,他们分工明确,有的拿银子给守关的官员,有的点算着货物配合守兵查验,甚至还有跟守兵唠家常的,而直到一行人安安稳稳通过了关卡,他们才一个个又安静了下来,仿佛方才那些事情全然没有发生过。

    韩枫透过纱帐看着坐在外边大气不敢多喘一下的张乐金,越想越觉得诡异且有趣。在他看来,这十个人方才露出的活泼外向才更符合他们本来的面目,而如今这幅鬼样子,应该是常年军旅为他们戴上的面具。

    而他,倒是希望自己能成为帮他们摘下这个面具的人,既然如此,就拿身边的这位当做下手点。

    本书读者群

    正文 第二九零章 十人如一

    张乐金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了一个“猎物”,他自顾自照顾着马儿吃草,然后就在马旁边的地上席地坐了下来,揪着怀中的干饼一块块往嘴里放。

    其他几个人也跟他一样,同样的动作,同样的眼神和表情,整齐划一。

    韩枫坐在马车上,透过车窗往外看去。他原以为这是他们训练而成的作法,只是芒侯为了方便管理才把这些人都教成了这个样子,但看着看着,他忽然悚然心动:即便是训练而成的,他们这么做,也是最适于生存的。

    他们吃得慢条斯理,仔仔细细,不肯浪费每一口粮食的同时,也让自己的身体能够更好地吸收食物的所有营养,且不给身体增加任何负担。他们坐着的姿势看似整齐划一,实则分工明确,有人目光看着前方,有人则盯着头顶,还有人斜掠着远处,十个人的视线组成了一张网,让方圆百丈之内再无死角。

    当然,他们坐着的姿势也很有讲究——一只脚盘在身后,另一条腿则踏在前方,那是最容易从地上站起的姿势,这让他们有效回复体力的同时,也保有着足够的防御空间。

    而到了这时,韩枫忽然想到在军中受训时曾听过的一番话。

    那时他在浪子兵中,领兵的人是以严苛闻名的黄计都,也是如今的戎羯王。虽说他和代人是敌非友,但那时他练兵,也的的确确付出了全部的心血。黄计都曾经说过,练兵贵专,真正的将军,能够让手下的人整齐划一,形如一人。

    彼时的韩枫只是个愣头青,对黄计都的话听则听矣,未必能够全盘接受。然而到了此时,他成为领兵者,再加上这些年的历练,他终于对那句“整齐划一,形如一人”有了别的理解。

    黄计都所做无可厚非,那是最基础也是最扎实的领兵方法,但同时,也是最简单的。让旁人听命于己,一起出刀,一起防御,一起进攻,一起排阵……这是带兵者能够胜利的基础,然而这时的士兵,纵然整齐划一,形如一人,却仍是du li的个体。他们就如同雁群,斩风穿云,倏来倏去,可以坚不可摧的气势万里奔波,但是一旦遇到了孤鹰,它们仍不免被冲得四分五裂。

    那么真正的形如一人,是什么呢?

    詹仲琦虽然不传韩枫阵法,但天地之气的根本却教给了他。再加上有白童在身,韩枫的洞察力比寻常人要深刻许多,单纯从对天地之气的理解而言,他或许并不在一般的阵师以下。因此他看事情,也逐渐习惯用一个阵师的目光,而此刻马车外的十人,在他看来天地之气相互补充联系,融会贯通,竟如一个毫无破绽的整体。

    这才是真正的形如一人。

    十人如一,你为手,我则为脚;你为头,我则为身,这并不是雁群,如果非要找一物来比,那便是蜂群了。

    韩枫看了良久,渐渐打消了从一人着手的想法——这十人在一起才最有用,如果他拉了一个人出来,非但于他无用,剩下九人也皆成废物,这等损人不利己的傻事,他早就已经不做了。

    然而,不拉人,终究还是要多了解了解他们。韩枫很好奇芒侯如何能把人训练到如此地步,同时,也好奇这些人自己如今有何想法。

    幸而张乐金对他恭恭敬敬,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小人和九个兄弟,是一起长大的。”

    韩枫笑道:“一起长大?你们真的是兄弟啊。”

    张乐金低头道:“不是亲兄弟,胜似亲兄弟。侯爷手下如小人这般的,还有十几群,都打散了分在五司。”

    打散了分在五司,这也是韩枫一直想不通的地方。芒侯为了训练他们,必定用了很大的功夫,而很显然芒侯应该知道他们十人如一的威力,那么为何还偏偏反其道而行呢?

    张乐金解开了韩枫的疑惑:“我们……我们知道彼此在想什么。”

    “嗯?”韩枫浑身不禁打了个冷战。这个答案显然超过了他的理解范畴,但同时也很好地解释了这十个人为什么终ri可以不说话,却依旧默契地异乎寻常。

    他们只是不用嘴说话罢了。

    可是这又怎么可能呢?

    张乐金继续讲了下去:“这原本也不是秘密。五司的诸位大人和冢宰都知道,您身边的老王爷也能看得出来……”

    这自然也是他没有在自己面前隐瞒的原因。韩枫心中了然,不禁问道:“你们这一群……是只有这十个人么?”

    “嗯。”张乐金忽地展颜笑了起来。他笑得有些突然,倒叫韩枫觉得有些突兀,而这也是韩枫第一次看到他对着自己笑。那笑容带着几分孩子般的稚气,同时也带着几分挑衅,似乎在说:“原来你竟然会怕我。”

    然而韩枫并不生气。只有在张乐金笑的时候,他才能看出这个年轻人还有点人味,也只有这个时候,他才看出他只是个二十岁出头的小伙子。张乐金并没有平ri里装得那么有城府啊,某种程度上,他竟然跟詹凡有些类似了。

    而张乐金笑还不够,偏偏还加上了一句:“圣上放心,小人这一群就十人,再没别人留在芒侯身边啦。”

    言下之意,自然是说没有人能够对着芒侯时刻汇报韩枫一行的举动。

    韩枫又是好气又是好笑,道:“但怎么可能呢?朕也只是听过一nǎi同胞的兄弟或许才能感知彼此,你们并非亲生,如何做到?”

    张乐金道:“也没有什么难的。我们这十人组,并不是随便就凑在一起的。小人的父母和九位兄弟的父母都是邻居,家庭相似,习惯也相似。而我们十个人则从一出生,便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代国那些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棋子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作者不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作者不祥并收藏代国那些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