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过那女子,右手掐着她的脖子,狠戾道:“放了我,不然我掐死她!”

    女子五官因呼吸不畅而皱了起来,美目微微眯起,迷茫的看着那一步步走来的苏允蝶,晃了晃头,她不能连累恩人!

    掐着女子的双颊,阻止了女子想再次咬舌,瘦小男子恶狠狠道:“想死,没那么容易!”

    “放了她,你可以走了。”在距离女子一米的地方,苏允蝶就那样逆光而战,淡漠的声音没有一丝情绪。

    “此话当真?”瘦小男子喜出望外,却在下一秒愤愤的看着苏允蝶。“想骗我,没门!”

    “给你两个选择,死,或是放了她。”毫无温度的声音从薄唇溢出,再次道:“当然,你也可以选择让她跟你陪葬…”

    “我…我……”低下头,现在的他还有得选么?只能赌一把了!“好,我放了她!”

    拖起地上的女子,半胁迫的拖着她往后退去,在距离苏允蝶有五米远时,一把推开怀中的女子,仓皇而逃,一眼都不敢回头看。

    在瘦小男子远去时,秀眉微蹙,一口鲜红的血液从嘴里吐出,捂着胸口,半跪了下来。墨色的下摆映入眼帘,半蹲下身,沙哑沉迷的声音带着许些无奈。“你这又是何必呢…”

    半抬起头,看向不远处正从地上爬起来的女子,没有回答赦君,捂着胸口,撑着身子站了起来,绕过赦君,步伐有些不稳的朝着那女子走去。

    她这么做为何么?她只是不想看到以前的悲剧在她面前再次发生,仅此而已……

    正文 第三十八章 流言满天飞

    “你没事吧?”将手里的衣服递给她,苏允蝶半屈下身,杏眼微敛睨着那皱着一张小脸的女子。不是所有站都是第一言情首发,搜索+你就知道了。

    “我……”抬头看着那张丑陋的小脸,轻轻的摇了摇头,伸手接过苏允蝶递来的衣物,眼尖的看到那嘴角的血迹,有些怔然,一股暖意袭上心头,感激道:“多谢姑娘救命之恩,纶夙做牛做马也会报答恩人的。”

    “报答就不必了,好好照顾自己。”秀眉微蹙,稍许不放心道:“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吧。”

    “家…”低垂下头,有些感伤道:“我没有家。”

    “那你住哪?”秀眉微蹙,忍着胸口的闷痛,轻声问道。

    “进城不远的地方。”将衣服拽在怀里,抬眸看着苏允蝶,小声道。

    “正好顺路,我送你回去吧!”站起身,头有些昏沉,倒退几步,撞入了一个宽阔的怀里。

    “都这样了,还有心情关心别人!”双手搭在苏允蝶肩上,沙哑的声音满是不悦,瞥了一眼那坐在地上的女子,弯身抱起苏允蝶离开了原地。

    “放我下来。”杏眼微抬,怒瞪着赦君,一开始就置身事外,现在又何必假惺惺对她好。

    “给本座安分点!”黑金铯的双眸很是冷漠,说出的话却让苏允蝶不得不安分。“本座现在正好饿了,到时要不小心吞了她,可怪不得本座!”

    “你…”撇过头,忍不住腹诽,蛇精了不起啊,蛇精就可以随便威胁人啊!

    目送着那墨色背影离去,女子迅速整理好衣装,小步跑的跟了上去。

    到了城门口,苏允蝶挣扎着要下来,然而那腹黑的男人根本就不去管她,直接抱着她进了城。

    遭到的便是一路上的指指点点,将脸贴近那宽厚温暖的怀里,咬唇怒瞪着赦君。“蛇精大人,可以放我下来了吧!”

    “这样不挺好的?”薄唇微勾,邪魅一笑,没有理会苏允蝶的炸毛。

    好你妹!

    “我已经是有夫之妇了,蛇精大人这样抱着我,是否有所不妥?”蹙了蹙眉头,说出这话是想让这男人有所退步。

    “你是不是有夫之妇,又干我何事?”眸底仍旧波澜不惊,只是那蹙起的眉头出卖了他。

    “放我下来!”实在忍不在怒喝,一不小心便牵扯到伤口,胃里一阵翻江倒海,一把推开赦君,滚落在地,吐了一口浊血。

    五官紧皱,撑起身子从地上踉跄的站了起来,回头瞪了一眼赦君,推开人群朝着王府走去。

    “咦?这不是肆王妃么?”眼尖的人一口道破苏允蝶的身份,引起的自然是一阵喧哗。

    “她就是肆王妃?怎么长成那样?这肆王爷怎么会看上啊!”一道男声道出所有人心中的疑惑。

    “如今这衣衫不整的,还和其他男人大庭广众之下……”恰好的顿住,所有人皆面面相觑,看向那还站在原地的俊逸非凡的男人。

    这么俊逸的男人竟然会看上那种丑女,而且还是已婚之妇!这让在场的未婚已婚女子都有些接受不了!

    正文 第三十九章 误会

    “耶?不是…”挠了挠头,长相老实憨厚的男子有些不解道:“那个肆王爷今天不是娶亲么?”

    “可不是嘛!”另一老头子接过话,一脸深不可测。+言情内容更新速度比火箭还快,你敢不信么?“这肆王爷可是出了名的纨绔子弟。”

    “那是自然,我刚才来的时候还目睹了肆王爷迎亲呢!”一男子自豪一笑,对众人所投来的八卦眼神很是满意。

    “哦?这肆王爷不是刚娶肆王妃不久么?”一人凑上前,不甘落后问道。

    “笑话,刚刚你们也看过了,这肆王妃长得犹如鬼煞,这肆王爷当天没休了她已经很客气了。”长相儒雅的公子拍了拍手,自以为风流的扇着扇子。

    “说的也是,这肆王爷好铯风流,肆王妃长得这么丑,这也难怪了。”一旁的老头子点了点头,再次道:“只是…这肆王妃一大早不在王府,却同一陌生男子搂搂抱抱,衣衫不整的,恐怕……”

    “恐怕早已红杏出墙!”一人道破众人心想,届时所有目光再次移向赦君,视线里多了许多暧妹的东西。

    冷眼瞥过周遭那些窃窃私语的人,拂袖跟上了那抹红衣。

    走到肆王府大门前,苏允蝶晲着那大门挂着的红灯笼,以及地上铺的红地毯,薄唇微勾,这是在办喜事么?

    抬脚步上阶梯,脚底传来软软的触感,没想到这还没过多久,她就再次踩上了这红毯子…

    “站住!”守门的侍卫拦住了苏允蝶前进的步伐,上下打量着那披头散发,衣衫不整的人儿,蹙了蹙眉头,开口道:“姑娘,有什么事么?”

    “怎么,本王妃要进自家门,还需要征求你们的意见了?”指尖拂过袖端,杏眼微抬,有些嘲讽的看着他们。

    “王妃?”两人对视一眼,再次打量着苏允蝶,传闻王妃左脸有个丑陋的疤痕,而眼前这人的确有个难看的疤痕,难不成真是王妃?在两人狐疑之时,苏允蝶早已从侧面绕过了他们。

    见状,侍卫上前拦住苏允蝶,在还没确定她身份时,他们不能擅自放人进去。“姑娘,你不能进去!”

    “让开!”秀眉微蹙,眸底满是寒意,身体上的负荷已经让她精疲力尽了,她不想在此多费口舌之争。

    “姑娘,你要是来闹事的,大门在那,请走好!否则…”话音一顿,惆出佩剑,侍卫甲威胁道。

    “否则怎么样?”薄唇微勾,冷冷一笑,对于侍卫的威胁视而不见。

    “否则休怪我们对你不客气?”侍卫蹙了蹙眉头,对于苏允蝶的死缠烂打很是反感。

    这倒让苏允蝶来了兴致,双手抱拳,挑衅道:“怎么不客气法?”

    侍卫还来不及说话,一声闷哼倒在了地上。

    “直接敲晕不就得了。”瞥了眼地上躺着的两人,黑金铯的双眸洋溢着淡淡笑意。

    “没那个力气。”捂着胸口,调息了好一会后,才抬脚往后院走去。

    轻摇了摇头,性子真烈,只是这肆王爷是怎么才能拴住这匹野马的,说实在他真想见识见识,敛下思绪,步伐微动,跟了上去。

    绕过前院,来到了主院,看到里面的场景,苏允蝶突然就不想走了。

    “怎么了?”停下脚步,顺着苏允蝶的目光往里头望去,黑金铯的双眸微动,再次开口道:“走吧。”

    “看完再走不是很好么?”薄唇微勾,自嘲一笑,背倚着门柱,望着里面正在进行拜堂的新人。

    “是不错。”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只是…“你能承受得住么?”

    “为什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拂梦劫:请君入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棋子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作者不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作者不祥并收藏拂梦劫:请君入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