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道非常大,一下子就把白灵玉打到了大老远的地方。

    上官祈和慕云曦的默契也是忒好,不用言语即明白对方的意思。

    两人同上,逼向罗刹,天剑刺向罗刹的喉部,被罗刹侧身一闪,还是划过他的耳际,却将罗刹的面具給挑落了。

    罗刹露出了满是交错纵横的残容,比鬼还吓人,罗刹狰狞的脸,暴睁的蓝眼,闪着诡异的光。

    卷三 曦踏剑途破荆棘 第三十五章 拼死一博

    罗刹摸着自己的脸,看向上官祈,好像在他身上看到了上官浩明的影子:“上官浩明受死吧!”

    罗刹闪着蓝光的掌对着上官祈猛击,上官祈提着斩剑就着罗刹的手掌砍去,却每每都被他躲了过去。

    慕云曦灵活的身形欺近罗刹,与上官祈的斩剑合壁,威力也是不同凡响,两把剑一攻一守,倒让罗刹连连后退。

    最后罗刹也知道如果不打掉他们手中的剑,这样纠缠下去对他沒有好处。

    罗刹冷笑,大手抓向上官祈的斩剑,这个举动却让上官祈疑心了,以为这又是罗刹的计谋,他也只能往后一退。

    就在这时,一个人影直直向罗刹撞來,冲力太大,把罗刹差点沒稳住,当罗刹挥掌准备要毙了这个胆敢來撞他的人 时,这个人抬起了头,居然是李昭阳。

    “爹!”李昭阳虚弱地叫道,从那次被慕云曦弄伤,他就武功尽失了。

    “你沒死!”罗刹有些难以置信。

    就在慕云曦想趁机偷袭罗刹直时,出乎意料的一幕发生了。

    李昭阳不知是何时拿了匕首,他也趁着罗刹沒有注意,捅向了他的心口。

    “你居然敢杀本尊,啊!”罗刹暴吼,张嘴就向李昭阳颈上的大动脉咬了下去。

    “是你从沒有尽过做为父亲的责任,你只是把我当成杀人的工具,甚至到最后都想要我的命,我恨你!”李昭阳的眼睛滴下一滴泪水,积压在心中的恨給爆发了。

    罗刹身子一震,停下了吸血的动作,犹豫了,这也是他的儿啊!就在罗刹一顿的档口,慕云曦和上官祈同时挥剑而來。

    这便了了罗刹的犹豫,他想一把甩开李昭阳,李昭阳却死死的抱住他,不让他躲开。

    他这个举动歼灭了罗刹最后的豫色,罗刹提起李昭阳向慕云曦他们丢去,因为慕云曦两人來剑太凶猛,沒能收住,就这样两把宝剑都沒入李昭阳的身体。

    当他们抽出剑身之时,罗刹掷出一团蓝色光球,直击慕云曦,就在这千均一发的时刻,和李昭阳同來的雷魄飞身挡在慕云曦的身前,替她受下了一团光球。

    “雷,你怎么这样傻!”慕云曦接住他,直坠落的身体。

    “你沒事就好!”雷魄嘴里不断涌出大量的血,不管慕云曦怎么擦都擦不尽,死对他來说是一种解脱,他活着更累,如果可以为了慕云曦而死也值得了。

    “不,不要,你是不是想让我愧疚一辈子吗?如果不是就不准死!”

    慕云曦的情绪有些失控了,她不是容易伤心的人,但现在的她已经有了一颗会跳动的心。

    上官祈为了給慕云曦制造时间,就拖住了罗刹,连同路紫心,南宫玉,白灵玉,而路紫心也才发现和他们一起來的离烟不见了身影,以为离烟是贪生怕死逃走了。

    雷魄挣开慕云曦,勉强才站起來,慕云曦几度想扶住他,都被他拒绝了。

    任谁都沒有想到雷魄是哪里來的力量,在这瞬间就像被注满了神力,他飞快地朝罗刹跑去,他死死地抱住罗刹,向聚阳池冲去,他这是要和罗刹同归于尽呢?

    “雷魄,不要,‘’慕云曦嘶吼,也飞了过去。

    罗刹岂会这般轻易就被受伤的雷魄牵制,罗刹抬起一掌,狠狠击中雷魄,再抬起一脚把雷魄踢入聚阳池。

    慕云曦眼睁睁的看着罗刹把雷魄踢入聚阳阳,雷魄的身体就这样沉了下去,这是必死无疑的。

    慕云曦悲愤不已,瞬间昔日与雷魄相处的场景,爹娘惨死的画面在脑子里清晰地浮现。

    这时她的心里被仇恨填满了,挥着天剑要与罗刹拼命,也乱了章法。

    “你冷静点,曦儿!”上官祈急道,再这样下去,他们怎么可能对付得了罗刹。

    慕云曦的招式也欲见凌厉,招昭直取罗刹要害,她也似乎忘记了要和上官祈双剑合壁,只是一味着缠住罗刹。

    上官祈无法只能尽量配合慕云曦,慕云曦这般不要命的打法配上天剑,也在罗刹身上加了数道伤口。

    罗刹大吼一声全身激出滚滚蓝光硬是把众人震开得老远。

    “浩允,收手吧!”这时洞口传來地声音让罗刹停止了动作,也让上官祈震惊了。

    所有的目光都放在洞口那边,有两个人一前一后地站着,一个是刚才消失的离烟,还有一个居然是所有人都以为死了的上官浩明。

    “爹!”上官祈激动得热泪满盈,他爹沒有死、沒有死,这不是在做梦吧!

    “你居然沒有死!”罗刹现在的心情非常复杂,又怒又恨,咬牙切齿道,他也被骗过了。

    原來那日上官浩明并沒有死,就在罗刹对他出掌之时,不是有股怪风刺痛了罗刹的眼睛吗?令他沒有看见有人施展着骇人的轻功,并提來一具易容成上官浩明的尸体与真的上官浩明对换了。

    那就是绝妙道姑,她的手段太高明了,连罗刹都被糊弄过去,然后听就一直住在天雪山,就是离烟说的神秘人。

    现在离烟就是去把他带來,是绝妙道姑以密法來告之她的,所以离烟也是刚刚见到他才知道是上官浩明。

    “停手吧!浩允,不要再错下去了!”上官浩明慢慢走近罗刹,劝说道。

    现在上官祈也终于确定罗刹就是上官浩允了。

    “住手,凭什么要我住手,在你要杀我之时可想过要住手,‘’罗刹冷笑道,他恨啊!

    “如果你沒有杀了爹的话,怎么可能逼得我要杀了你,再怎么说我们也是亲兄弟啊!”上官浩明眼角有泪光在闪动。

    上官浩明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惊呆了,上官浩明和罗刹居然是亲兄弟。

    原來罗刹原名叫上官浩允,是上官浩明的胞弟,上官浩允从小就样样比上官浩明优秀,不管长相、还是武功都是,又是嫡生子,而上官浩明生为庶长子却入不了上官老堡主的眼。

    所以上官浩允当下任堡主也是无疑的,可是上官浩明不甘啊!为什么不管他再怎么努力,他爹就沒有正眼看过他。

    而那时上官浩允除了有几房妾室之外,还有一个未过门的未婚妻,名叫颜荷,他很爱颜荷,可颜荷喜欢的却是上官浩明。

    上官浩明虽然明面上装着和上官浩允关系不错,却时时想着要报复他,于是他就想到了颜荷,那一夜他把颜荷推到了床上,半推半就之下,两人成就了苟且之事。

    从此兄弟俩就彻底反目了,也让上官浩明真正的心上人,也就是慕云曦地娘、莫银馨离他而去,从而嫁了别人。

    不久颜荷也怀上了上官浩明的孩子,上官老堡主是个极爱脸面的人,怎么可让家丑外扬,就让上官浩明娶了颜荷,所以颜荷就是上官祈的娘。

    卷三 曦踏剑途破荆棘 第三十六章 生死离别

    可是事情还沒有结束,眼见上官老堡主就要把堡主之位传授給上官浩允,情急之下,他把之前和上官浩允误入天雪山,也就是现在这个岩洞发现的邪毒之功驻魔大法,放在上官浩允房间里。

    再制造巧合,令他爹发现了,当时的上官老堡主当真是正义凛然之士,最痛恨那些练邪魔歪道之人,所以上官浩允就失去了堡主之位。

    上官浩明却代替他当了傲龙堡的堡主,上官浩允恨啊!他的心态就彻底扭曲了。

    他恨上官浩名屡次陷害他,还夺走了他心爱的女人,他恨颜荷做出对不起他的事,他恨他爹不相信他,把他心爱的女人嫁给了上官浩明,他恨,他把他们全杀了。

    那一天,上官浩允杀了颜荷,他还亲手把刀捅入他爹的心口,他和上官浩明决一死战,上官浩明使出诡计暗算了他,还把他踢入山崖。

    许是他命不该绝,他居然沒有死,他的容貌就是这样毁了的。

    可是从此上官浩允便背上了杀嫂赦

    父的罪名,从此万劫不复,他发誓只要他沒有死,他就要报仇,让上官浩明付出惨痛的代价。

    罗刹故意当着上官祈的面把上官浩明做过的丑陋的事全说了出來,他就是要让上官浩明被自己儿子看不起。

    “爹,这是真的吗?”上官祈不敢相信平日里爽直,待人宽厚地爹会做出这样的事。

    上官祈不知道这事、不知道他曾有个叔叔叫上官浩允也正常,因为这事曾在江湖上传得沸沸扬扬,可后來也被上官浩明給压下來了,到现在都过了二十年了,早就被很多人遗忘了。

    “不,我承认我和颜荷是对不起你,可那时我是被人下了媚药啊!我却因此失去了银馨,那本驻魔大法的秘籍真的不是我放的。

    虽然那时我是很妒忌你,可却从來沒有想过要害你啊!最后会和你拼命,却是因为你居然杀了爹、杀了颜荷,这叫我如何不怒!”

    上官浩明说得老泪纵横,这么多年他背负的包袱是如此的沉重,爹和妻子都惨死在胞弟手上,自己却亲手把弟弟推入山崖。

    后來他回想起來,如果当时他放宽心态不妒忌上官浩允,两兄弟肯静下心摊开來讲,就不会让有心人趁人之危,就不会酿成悲剧。

    到现在上官浩明都还查不到当时是谁在害他们兄弟俩反目。

    “哼,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鬼话吗?别以为这样我就不会杀了你,你今天照样得死,‘’

    罗刹心头的伤疤又被狠狠的揭起來了,以为是沒心的人,此时却是异常疼痛。

    罗刹挥掌朝上官浩明飞去,浑身的杀气、怨气已经冲天了,慕云曦还有上官祈持剑阻拦,却被失了理智的罗刹給震开了。

    却不想白灵玉突然冲了出來,不知什么手里就拿着一只小瓶子,他拿着瓶子朝罗刹的眼睛撒去,一道血流就这么溅到了罗刹的眼睛上。

    “啊!”罗刹痛苦地捂住眼睛,他的眼睛还发出噗哧噗哧的声音,当他再睁开却成了只有眼白,配上他的残容,煞是骇人。

    “对不起了,我不能再让你为害天下!”上官浩明飞身紧紧抱住罗刹,使力把罗刹拖入聚阳池。

    “爹,不要,快起來!”上官祈已经看出他爹要和罗刹同归于尽了,他急得也要扑下去。

    “快把斩天剑刺入他的心脏,快点!”上官浩明拼命抱紧罗刹,他冲上官祈他们吼道,他种下的因,就要他來结果。

    “祈,不要犹豫了,伯父这是为了天下苍生啊!你别枉费了他的一番苦心!”

    “上官浩明,你不得好死,白灵玉你居然敢这么对你爹,你们都该死,‘’罗刹视线已经很模糊,在撕痛着,他绝对想不到为了对付他,亲生子不惜用心头血。

    “快点!”上官浩明感觉罗刹快挣脱他的协制了,要不是心头血,他根本不能擒住罗刹。

    亲子心头血对至阴毒的邪功相当于剧毒,而且只对眼睛有效。

    上官祈和慕云曦不再犹豫,挥剑,飞逼近罗刹,对准罗刹的心脏刺入。

    却沒有想到罗刹突然全身蓝光大作,他虽然被上官浩明抱住,但他一使内力,身体一旋,一拽,把上官浩明的身体扯到他的前面,也就是背对着慕云曦和上官祈。

    “不!”上官祈惊骇了,想停手却來不及了。

    上官祈眼睁睁地看着两把剑刺入上官浩明的后背,血源源不断地顺着剑流了出來。

    “哈哈哈哈…………”罗刹甩开上官浩明,飞上岸上。

    慕云曦和上官祈极力把上官浩明扶上聚阳池。

    “爹、爹,你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上官祈说得语无伦次了,本來父亲沒死的惊喜,此时化作更深切的悲伤,大起大落。

    “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娘子,剑下留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棋子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作者不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作者不祥并收藏娘子,剑下留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