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砰!”随着第一声巨响在脚下响起之后,接二连三的爆炸声开始从远处传来,越来越近,艾曼身后不远处的红灯飞快的闪了两下,白光爆发……

    爆炸中我只看到了艾曼将那个青年扑在了身下,而后就是巨大的火球燃起,直接将他们的位置吞噬,飞快的向我扑了过来。

    完了……我平静的看着火光,闭上了眼睛……

    “幻影移形……”

    腰间一紧,熟悉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然后一阵天旋地转之后,我站在了沙石的地面上。

    “小沙!”

    “没事吧?”

    伊尔迷和库洛洛的声音从一旁响起。

    “答应你的事完成了,算作之前的交换。”搂着我的人放开了手,走到了一边。

    这时我看过去才发现,那个人正是十六岁的日记本:“你出来了。”

    “当然,毕竟有人比你的动作更快一点,条件也很优厚。”日记本优雅的一笑,“现在两不相欠,祝你好运哟~兄♂弟~”说着,指了指旁边。

    身后爆炸和石壁坍塌的响声绵延不绝,一阵沙尘阻挡了我的视线,等再睁开眼,库洛洛和伊尔迷站在我面前的半人高的巨石上,一人一只手伸在我的面前。

    我看了他们两人一下,最终抬起了双手抓住了他们两人的手,库洛洛说得对,我放不下,伊尔迷说的也对,既然我做不出选择,那么就相信他们会给我一个更好的答案吧风流的小流氓。

    所有的事因为艾曼的死也许永远都尘封在了那片乱石之下,他的冷静,他的疯狂不知道在他死后能不能成为他的执念让他见到他的妹妹……然而最后他却是要护着那个青年,恐怕连他自己也无法想到最终竟然会将那个人也拖了进来吧。

    “在想什么?”库洛洛温和的问着。

    “你们后来遇到了什么?”我出口问道。

    “我找到了之前失踪的一部分人,还活着,全部都带了出来。”伊尔迷接着说道,然后转头看了库洛洛一眼。

    “我看到了那些死去的人,其中还有那个将你抓来的艾莉。”库洛洛沉吟了一下说着,“在那里我遇到了王道的负责人,他抱着艾莉的尸体,我才知道了原来她也已经死了。然后就是你那边出了事,我听到了艾曼的声音,他就疯狂的冲了过去,之后是警报响起,原本我要去找你的……可是你那条路的门一开始就封死了。”

    “鲜血,骨骸,皮肉,还有灵魂,神之书为他自己重新塑造了身体,作为帮助的条件,我让他将你救出来。”库洛洛转头看了一眼站在一边的日记本。

    “一切都没了……”我转头看着已经完全成了废墟的崖壁,轻叹了一声,“接下来……该做什么?”

    库洛洛和伊尔迷对视了一会儿,蹙了一下眉:“按照之前说的,你要回家就和伊尔迷走,呆烦了就跟我出去。”

    “事情还没结束吧……”我有些犹豫的说着。

    库洛洛挑眉:“你想留下来帮猎人协会扫尾?”

    “当然不。”毫不犹豫的否决了之后,我才发现,原来他们两个一开始就等着我让我做决定了。看着两个人,我突然笑了起来,拉起两人的手边走边说道,“我觉得,首先应该回家先和父亲母亲说一声,走吧,我们回家。”

    库洛洛和伊尔迷对视了一眼,最终什么也没说被我拉着走远了。

    “啊对了,大少夫人的遗体我已经让别人带回去安葬了,哥哥要记得回去看看还缺什么。”

    “……”伊尔迷的黑色双眼深了几分。

    “嗯……母亲之前和我说,揍敌客家只娶不嫁。”

    “……”库洛洛的双眼也黑了几分。

    伊尔迷突然眼睛一亮:“嗯,只娶不嫁。”

    库洛洛温和的笑了起来:“好啊,嫁妆我已经准备好了,聘礼什么时候下?”

    “……”我这是不做死就不会死,结果把自己坑进去了吧……

    作者有话要说:_(:3∠)_终于完结啦,谢谢能一直坚持看完这篇的大家,表示因为以前从来都没有大纲所以总是乱七八糟的,所以写着很纠结呢……不过结局是很早之前就想了个大概的……

    关于背后的事情,因为和小沙关系不大,所以正文里面并没有讲清楚……

    所谓的boss也不过就是一个因为最爱的妹妹被人带走用灵魂交换了一个伪货义正言辞以为自己是正义企图消灭邪恶不择手段的中二公主病的灵魂之后,中二病爆发企图毁灭世界,和另一个基友相爱相杀……的故事……

    p( ̄▽ ̄)o 哎嘿嘿……具体的……就懒得都写出来了(喂!

    番外没人提,于是就给唯一的正妻啦……

    第一卷  第110章 番外 :解救-上

    “父亲?”12岁的沙尔米看着很小,好似只有十岁左右,如果不是电话声,根本不会有人察觉到这棵树上还躺着一个人修真外挂全文阅读。

    “新的任务,这个任务只有你去做。”席巴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了过来,“伊尔迷没有时间过去,具体信息等会儿发到你手机上。”

    “好的。”随意的应着,沙尔米一个翻身跳下了树杈向着城里走着。

    ‘任务目标:一个月之内杀死威拉德家族族长哈罗德威拉德,继承人科克威拉德、默西迪丝威拉德,外族长朱恩内厄姆。

    委托人:康芒斯家族,电话524x-xxx-xx……

    任务提示:威拉德家族族长喜爱玩弄各种美丽的少年少女,特别是各种有特殊能力的孩子。身边保镖众多,不乏能力出众的念能力者,建议以j□j之。

    继承人科克是典型的富二代,花天酒地醉生梦死,但是经常出入的地方有严格的身份限制,并且只接受熟人推荐,从旁入手更佳。

    幼女默西迪丝是极其变态的虐待狂,喜好人体收集,经常将父亲找来的少年少女中挑选一二做成|人体标本,活体解刨。

    外族长朱恩是族长前夫人的妹妹,为人刻板古怪,极爱钱财。

    备注条件一,哈罗德的次子格雷格却是与众不同,未婚妻是康芒斯家族长女,即委托人,建议从这方下手。委托人约在明日傍晚六点,在康德希娜酒吧吧台碰头,接头暗号,要一杯猩红的玛格丽特,不要盐,只要一包白糖。’

    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接头暗号?对于酒类并不是十分了解的沙尔米无语的想着,转了转手机,直接翻出了两个电话,将委托内容的信息改了改发了过去。

    “滴滴——”没一会儿就来了一个电话。

    “喂?”沙尔米接了电话。

    “我的大少爷,你怎么又惹上这种家族了?”电话那边是o的声音,似乎带着一些无奈和无语。

    “任务。”

    “……¥……”电话那边不知道低声咒骂了一句什么,然后才说,“你确定你的身手足够?我刚查到最近威拉德家刚雇佣了两个保镖,虽然是无照猎人,不过他们两个的能力在黑帮一块都算是拔尖的,有c级通缉令,一个是幻像者拜伦,还有一个是噩梦小丑托维。”

    听到这两个名字沙尔米不禁皱起了眉头:“他们两个的能力资料能搞到么?”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下,过了五分钟之后才有了回应:“不全,不过大概可能会有点信息,不过这两个人并不是最强的,最厉害的一个保镖是一个二星赏金猎人扎克利克里斯托弗,没有人知道他到底长什么样子,从来都没有人知道,这人极擅伪装永远都不会被人发现破绽,哪怕是曾经的熟人。”

    “……好吧,我可以想象危险程度……不过保镖的话总不能连办事的时候都跟着吧……”

    “……等等……办事……该不会是我想的……那什么……你还是个孩子!”

    “我以为你知道……我从来都不是孩子。”

    “……好吧”电话那头似乎有些叹息,才说道,“这里有条不太确定的消息,或许你会需要……”

    “哦?”沙尔米有些意外。

    “艾莫纳家的小姐,玛丽艾莫纳失踪,根据线索来看应该是和他们家失踪的一个执事有关系,不过那个执事最近被发现已经死了,还有他的家人也都遇害,恐怕背后有其他黑帮的影子……不过最近和那个执事有联系的人之一就是哈罗德威拉德。”

    “那也只是之一嘛……”沙尔米弯了弯唇角,“没有准确的消息你是不会提的,说吧,别吊我胃口了,你应该知道我最讨厌猜来猜去偷香邪少。”

    “……明明就是最喜欢想东想西了……”o嘀咕了一声,“好吧,我这边有一份特别的消息,的确最近从威拉德家流出了一些预知画作,和之前那份是同一种手法,恐怕之前一直保密的那个神秘的预言能力者之一就是这位玛丽小姐了。”

    “嗯……了解,帮我联系艾莫纳家族,救人的委托我解下了,价钱你看着办。资料老规矩,发一份过来,对了,帮我弄一个方便进入酒吧做服务员的身份。”说完沙尔米就挂了电话。

    而他的手机里已经有了一份和o刚才所说相差并不算太大的资料,手机上显示的资料来源是‘侠客’。不过他在手机里还写了一个加码,当然这是指更详细的内容了,指不定还能问问如何下手吧。

    沙尔米想着转了转手机,将侠客想要的加码压了压,并将任务中关于次女和外族长的任务写了上去,隐下了族长和长子的信息。

    果然,那边讨价还价了一番之后就给了一大串的方式方法,沙尔米正为自己可以偷工减料而高兴的时候最后后面还来了一句要帮忙么?

    看到这句沙尔米可笑不出来了,开玩笑,看那一大堆的方法一看就知道一定是库洛洛的手笔,他可不会傻傻的以为是侠客说的这句话,让库洛洛帮忙,那还不得掉一层皮,想想他们第一次见面他就差点被他捅个对穿要不是自己的能力突然爆发了出来,恐怕早就已经死在那片垃圾堆里了。

    对于库洛洛,沙尔米是能多远避多远,那黑头发和黑眼镜几乎一辈子都不想再看见,加上之前和伊尔迷遭的罪,现在但凡能让他想起前世的东西,他都一辈子不想再看一眼。

    沙尔米to侠客:你想要什么?

    侠客to沙尔米:唔……听说在默西迪丝威拉德那里有一副叫做天使之叹的画,那幅画听说在不同的角度不同的时间和不同的心情下所看到的都是不同的。

    沙尔米to侠客:好,我帮你看,价钱另算。

    侠客to沙尔米:行啊。

    沙尔米to侠客:呵呵。

    按完发送,沙尔米恶意的想着,每一个呵呵的背后都有一个尼玛逼……

    乔装混入酒吧,清冷的个性让沙尔米伪装的那个叫做里蒙的小少爷有着一群想要征服他的客人,然而却一个人都没有到手过,不得不说里蒙这个人傲娇却很会做人,总是让别人互相猜忌却始终不知道他不过只是游走在各个客人之间赚着一笔又一笔的钱。

    b级欺诈师霍尔德就是里蒙真正的身份……

    这是沙尔米和他接头交换了身份之后才发现的事实,不过他已经发现了更有趣的东西,所以里蒙的身份早就想要抛弃了,所以也无所谓的直接丢给了沙尔米,还给了他一堆客人的资料。

    用两天时间将资料记熟,三天接近目标,两天勾上目标,开始任务的第七天,沙尔米就从科克身上得到了进入威拉德家的‘钥匙’。

    被科克揽在怀中,沙尔米略显僵硬的用眼角扫过周围的装饰,不得不说人体收藏家的变态即便遇到过几次,沙尔米依然不适应。少年少女死前狰狞的表情被定格成了一幅幅可怕的画面,有的被分尸有的是完整却被扭曲成了诡异的形态……

    沙尔米的脚步在一张巨大的拥有无数被做成天使的画像面前停了下来。

    “宝贝,不怕了?”科克调笑着,他将沙尔米进入这条走廊之后的僵硬当做了少年的害怕,更加肆无忌惮的在他的身上上下其手,“跟着我就不会这样,要乖哦,千万别乱跑,不然遇到我那最爱这些的妹妹可就不好了……”

    沙尔米有些僵硬的点点头,垂下了眼,假装成畏惧的样子,顺从的被科克带进了走廊深处的一个房间美女的贴身民工。

    刚想下手做点什么的科克突然停下了动作有些不耐的说道:“想起来父亲那边还有一件事,你先在这里乖乖呆着,晚上再来找你宝贝~”说着在沙尔米的脸颊上亲了一下,转身就离开了。

    沙尔米看着他离开才抬手擦了擦脸颊,露出一种厌恶的表情,轻哼了一声。

    沙尔米to侠客:天使之叹……是用尸体做的……

    回复的信息很快就到了。

    侠客to沙尔米:我知道,你看到了?感觉如何?

    沙尔米to侠客:变态的爱好。

    侠客to沙尔米:……天使之叹的所有人的眼睛都是用稀有的沉默之石雕铸的,特别是最中间的那只主天使,沉默之石会在不同的心情下变幻颜色,甚至会溢出水渍,天使之叹的名就是因为完成这幅画的人第一次看到完整的图像之后看到了天使悲伤的看着脚下成群的尸体而得名,据说那个画师之后自杀了,因为幡然醒悟的罪孽……

    即便你解释了,你依然还是变态,沙尔米嘀咕着,最终没将这句话发出去。

    慢慢的等着时间过去,在周围设下了麻瓜驱逐咒之后即便是科克也鲜少出现在他面前,昼伏夜出的在宅子里转悠着勘察地形,还了解到了目标几人的大致行动轨迹。

    这夜他又一次出发了,夜晚的走廊更诡异了几分,在月光下好像那些少年少女的身体会重新活过来,从诡异的画中跳出来将经过走廊的每一个人都拖下地狱一般。

    沙尔米飞快的掠过走廊,突然他在东边一个偏僻的走廊上停了下来。东边的屋子里大多都是被抓来的少年少女,有美貌的有能力特殊的,而东边这个偏僻的走廊原本让他以为没有任何人存在的,此刻却有少女微弱的声音远远的传过来。

    略微疑惑了一下之后,沙尔米果断的决定过去看一看,轻手轻脚的靠近了房间之后,从钥匙孔中看到坐在窗边的女孩被打扮的如同洋娃娃一般,在月光下有一种脆弱的美,却和别的沙尔米所见到的孩子不同。

    女孩是干净的……

    沙尔米的直觉让他做出了这样的判断,然而这个判断却让他更意外这个女孩的身份,玛丽艾莫纳,照片上那个失踪的女孩,尽管看起来似乎被照顾的很好,然而从少女的脖子和四肢上那一圈圈细细的在月光下泛着金属光泽的物件看来,这个女孩也不过是和其他不起来比较高贵的笼中被玩物罢了。

    只是在门口观望了一会儿,沙尔米就将自己的念标记在了门边然后准备离开,想要完成任务显然不太可能这么早就将这么一个不管是战斗力防御力还是血量都只有五贴着易碎标签的任务物品直接夹带出去。

    “夜游可不是一个好习惯啊,里蒙小少爷。”

    作者有话要说:新文开啦~戳这里哟~

    ?noveli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一个弟弟引发的血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棋子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作者不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作者不祥并收藏一个弟弟引发的血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