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百味无奈道:“赵兄弟为了强行输血给你治疗,造成流到你体内的血无法回流补充他自己的身体,以致体内缺血,全身瘫痪,现已处于一种似死非死的状态,醒过来的机会已微乎其微。”

    欧阳玥听后更加伤心,忍痛一头扎在赵磊的怀里痛哭。

    哭了一会,欧阳玥猛然又转身对顾百味道:“如果再把我身上的血输回到他的身上,他是否还能醒过来?”

    顾百味摇头道:“别说你现在已不能放血。就算可以,由于赵兄弟全身瘫痪,也已无法接受外来的任何输血了。欧阳姑娘你还是别太伤心难过了,赵兄弟这么舍身为你,都是希望你能好好的活着,像以前那样开心地生活着。你不能辜负他的一片苦心啊!”

    欧阳玥伤心到了极点,再也无法哭出来。她擦了一下眼泪,对顾百味道:“顾公子,你刚才俯身的时候我留意到你项上戴有一块玉佩,可否摘下来让我仔细看看?”

    顾百味对欧阳玥这么突如其来的请求感到奇怪。该玉佩对于顾百味来说事关重大,是不能轻易示于外人的。所以,顾百味迟疑了一下。但是,当他看到欧阳玥一脸憔悴的样子,又想起她对自己曾经有过两次的救命之恩,于是还是把玉佩摘了下来递给了她。

    欧阳玥接过玉佩仔细打量了一下,然后摘下自己身上的那一块和顾百味的配对,完全吻合。原来,顾百味便是欧阳玥所要寻找的越王勾践的后人。

    欧阳玥惊喜道:“原来你就是越王勾践的后人!”

    顾百味更是吃惊道:“那你是——”

    欧阳玥道:“我的先祖曾是越王勾践的一位心腹侍卫。越王勾践崩天之前曾把一张藏宝图一把‘龙牙剑’和半块玉佩交给他保管,命他在越国遇到生死存亡之际把这张藏宝图和‘龙牙剑’交给他的后人,以作为护国复国之用。而这块玉佩便是作为越王勾践后人的唯一凭证。”

    顾百味感叹道:“如今,我可终于要完成祖宗的遗愿了,再也不用为此而耿耿于怀了。”

    顾百味接过玉佩感慨道:“越国都来灭亡了上千年,如今我也只是一位只会采药救人的大夫,我还要那些东西有什么用呢?欧阳玥姑娘,不如就把它交由你来处理吧?”说着,又把东西递回给欧阳玥。

    欧阳玥道:“此事万万不可。一来,我不能坏了祖宗家法。二来,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况且,他已这样,我已无心——”

    顾百味见欧阳玥为难,又道:“既然如此,那日后我便把它拿出来救济贫苦百姓吧。”说完便把‘龙牙剑’拿过来道:“这把‘龙牙剑’对于我来说也是得物无所用。我见赵兄弟和它十分相配,我就把它转赠给赵兄弟吧。希望欧阳姑娘不要再推辞,先代赵兄弟收下吧。”

    欧阳玥接过‘龙牙剑’,看到躺在床上不动的赵磊,心里百感交集。脑海里不断浮现出往日一起相处的日子。她暗暗祷告:“老天爷,如果你能让石头醒来,无论你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哪怕你要我天天吃青菜野果,永远就呆在一个地方不出来我也情愿。我只要你把石头还给我就可以了。我会一直陪他好好地留在‘蟠龙岛’上,再也不挖空心思出来了。我求求你了,老天爷!”可是,无论欧阳玥如何祷告,如何伤心,直到欧阳玥把赵磊送回了‘蟠龙岛’,赵磊还是没有醒过来。

章节目录

龙牙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棋子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马也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马也书并收藏龙牙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