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一早,张奎率领着青山郡的三班衙役,近百人,将乱葬岗给围了起来。

    闵逸臣也跟着一同前来,两个护卫一夜未归,令他大为疑惑,这才通知了张奎带人前来寻找。

    可几乎翻遍了整个乱葬岗,他们也没能找到两个护卫的踪影,就只发现了两柄铁锹,还有一个明显新是挖出来的深坑,韩翠儿的尸体也是不见踪影!

    此事处处透着奇怪。

    张奎心中不免起疑,暗道闵逸臣莫不是将韩翠儿给藏了起来?这才编造了这个谎言?

    仍两柄铁锹就说失踪了两个侍卫,挖个坑就说埋了韩翠儿,这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说出去谁信?

    糊弄鬼呢?

    看出了张奎的不信,闵逸臣有口难辨,只好将张奎带到了杀死韩翠儿的那个房间里。

    看着那凌乱的床榻,还有床上的一滩血迹后,张奎无语。

    张奎无法确定,这一滩血迹究竟是不是韩翠儿的,可那床角里的一个肚兜,分明就是韩翠儿的无疑。

    这说明了什么?

    张奎的心中顿时火大,暗道你闵逸臣未免有些欺人太甚,玩了我的女人也就罢了,还编出这些谎言,来给我看这些东西,真当我是三岁小孩吗?

    可他心中虽然恼怒,但此时却不敢跟真的跟闵逸臣翻脸,毕竟军国大事就在眼前,实在不宜为了个女人伤了和气。

    于是张奎只能忍下了这口气,道:“既然那女人已经死在了大人的手中,也不虑消息泄露,失踪了两个护卫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看此事就此作罢吧!”

    说完,张奎便不再久留,借口还要筹备千名死士的事,就此离去了。

    看着张奎离去,闵逸臣欲言又止,两个护卫和韩翠儿尸体的失踪,总让他有种不祥的预感。

    可又一想,韩翠儿已经身死,而那两个护卫对自己的事情所知不多,即便是被旁人掳去,对自己也够不成什么威胁。

    于是闵逸臣便将此事放下,带领着其余护卫们离开了青山郡,前往其余几个相邻的郡去了。

    身为霸州的三大巡察使之一,他闵逸臣主要负责青山郡等六个郡,秘密招募死士的事情他必须亲自前去传达。

    同时,也要将对张奎所说过的那些话,对另外几个郡守同样传达。

    当然,关于灵石矿脉的事情,他是不会说的,那是他的秘密,也是他如此行事的依仗。

    有了灵石矿脉的依仗,待到国战开启之时,那么他的手中便就可约彻底掌控这支力量了。

    建功立业,也就有了希望。

    到那时,看京城里的那些家伙,还有谁敢瞧不起自己?

    ……

    从这一天起,整个燕国的气氛骤然一变。

    从燕国军政两方上看不出什么变化,但各地却冒出了许多民间的比武擂台,一些商家赞助了许多金银,引得许多青壮汉子跃跃欲试。

    一时间,燕国的民风变得颇为彪悍,古老的尚武精神又在民间悄然升起。

    只可惜,这种情形只是持续了不长时间,随着擂台比武的结束,这股热潮很快便就沉寂了下去。

    只是不为人知的是,那些在比武中崭露头角,且又没有什么出身背景的人,全都跟着擂台比武的结束,而消失匿迹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无敌道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棋子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不易.QD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易.QD并收藏无敌道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