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我要你既要提放你宝贝儿子。这时门口传来一声格格笑声道:果然好计策,可是,这次你却大错特错了。孙赐听了一时愕然,司马懿脸色一下子变得铁青,惊怒道:张春华,你,你怎么会来这里。孙赐转身微微一看,却见一个容貌绝美而带着妖媚之气的身穿粉红色的薄薄的丝绸的女子,正笑吟吟站在二人面前,正是张飞燕是也,孙赐眉宇一皱说道:你怎么又来了?张飞燕格格笑道:你这负心汉,终于知道司马懿的厉害了吧,他可是一条毒蛇,你一沾就完。司马懿看着张飞燕身后的孩童一时惊呼道:你!孙赐狐疑的看了张飞燕的身后的孩童,正是那司马昭一时愕然说道:昭儿!那司马昭面露一丝激动之色,张飞燕朝司马懿笑道:你这毒蛇真够狡猾的,居然用李代桃僵之计,用个假的孙昭来冒充真正的孙昭,孙赐你所见到的才是真正的儿子,你之前见到的才是真正的司马昭,司马懿想用司马昭来害你,没想到却失败了,于是他想用假的司马昭来换你的儿子,来达到他的野心。司马懿脸色一时惨白苦笑道:你这贱人,居然出卖我,张春华,你,你居然骗我。张飞燕忽然格格笑道:张春华,呵呵,她已经被我杀了,即便你的亲生儿子司马昭也被我杀了,司马懿你的春秋大梦该醒醒了。司马懿忽然哇的一声吐了一口鲜血惨笑道:原来,你真的不是春华,我早该想到了,我司马懿居然会栽在你手里,那,那你究竟是谁,为何跟春华这么相似。孙赐听了一头雾水看着张飞燕暗道:张春华又是谁?张飞燕为什么要帮我?孙赐一时陷入沉思之中,司马懿咬牙切齿的尖声说道:张飞燕,是不是你这贱人,你居然跟孙赐联合起来对付我,曹丕是不会放过你的。张飞燕忽然格格一笑说道;区区曹丕我怎么会放在心上,我要杀他轻而易举的事情,如今孙赐势力比起曹丕要大的多,我即便效忠的也应该是孙赐,而不是曹丕,更何况,我跟他有夫妻之实,难不成我要对付自己爱郎不成么格格。她一时柔媚的看了孙赐一眼,孙赐慌忙闭眼暗道:又来迷惑我了,妖孽。司马懿忽然仰首笑道:天意,天意如此,我先前以为司马氏会得到天下,如今看来原来是空话,哈哈,曹操错了,我也大错特错了。说着,忽然撞墙而去,蓬的一声,脑袋开花血浆喷洒一地,司马懿静静躺在地上,眼睛睁的大大的,站在后面的孙昭一时闭目不忍去看,张飞燕冷冷一笑说道:此等心计的人物,留着也是祸患,孙郎,你该如何报答我呢?她浅笑依然,孙赐看了地上的司马懿的尸体淡淡说道:要不要我献身给你啊,不过,这次我真的要谢谢你,昭儿!他深情的看着张飞燕身后的孙昭,孙昭红着眼睛摇头脆生生说道:你不是你的孙昭,我叫司马昭,我恨你!说着,他捂着眼睛一阵低声哭泣,孙赐想起郭华的片言词句,一时愧疚不已忙走到孙昭面前低声说道:是爹对不起你娘和你,爹一定会好好对你的,昭儿。他忍不住落泪的抱着孙昭,孙昭似乎要挣脱孙赐的怀抱,但孙赐宽广的胸膛让孙昭想起自己娘亲的话,终于痛哭道:爹,娘真的很喜欢你,每天念叨你的名字,为何你却从来也不去看我娘,任由我娘生病,任由那些女人轻视我娘,认为我娘是坏女人呜呜!每当我看到弟弟可以得到诸位娘的疼爱,可我却是孤零零的在我娘怀里流眼泪,我难道是个多余的人么。孙赐听了心里大为沉痛暗道:是啊,我对这孩子真的太少关爱了,难怪这孩子会恨我,郭华也恨的很。他眼睛的泪水再也止不住了,一时间忘记了张飞燕就在身边,张飞燕此刻红着眼睛暗道:真是可怜的孩子,说起来,我比起这孩子要好一点,至少,我师父对我好,可是,我却把师父给杀了。她默默地下头,从孙赐身边走过,不一会就不见踪影了,孙赐抱着痛哭的孙昭低声说道:昭儿,爹答应过你娘,会好好照顾你的,爹还要封你娘为王后,这样你娘一定会很开心的。孙昭摇头哭道:不,我娘跟说过,什么功名利禄是过往云烟,娘只要爹你可以开心快乐,什么名利对我娘而言根本就不在意,爹,娘即便做了太多坏事,可是她毕竟变成好人,你就不要再怨恨娘好么。孙赐看着孙昭那张酷似郭华的倔强的神情,仿佛当年郭华拒绝自己娶她过门,当年的自己也是那么的任性,居然还真的没有娶她,连个名分都没有,也难怪昭儿会认为自己被轻视,他心里暗叹一声,将孙昭抱在怀里柔声安慰几句,却发现张飞燕不见踪影了,他一时有点茫然暗道:张飞燕难道真的变了么。他忽然想到郭华跟如今的张飞燕,居然如此相似,一时喊道:张飞燕,你给走出来,我有话要跟你说!只是,外面一阵音波飘荡,而没有任何张飞燕的回应,这时牢狱狱卒说道:辽东王,什么事情啊?孙赐看了那牢狱狱卒一眼说道:有没有看到一个女子么?那牢狱狱卒摇头说道;没有啊,辽东王。孙赐这才醒悟过来,以张飞燕的本领,有谁可以察觉的到,于是也就没再多问,一路上孙昭默默跟着孙赐走,忽然说道:爹,虽然司马叔叔要害你,但这些年,他对我的确跟亲生孩子一样,你可不可以让人厚葬他,还有司马昭哥哥。孙赐看着孙昭微微一笑点头说道:好孩子,爹知道你瘦了不少苦,还这么为司马懿求情,好,我到时会让人好生安葬他们两个的。孙昭那张清瘦的脸蛋一时展开笑容说道:谢谢爹,还有我要看看娘的坟墓,可以么。孙赐看了看天色点头说道:好,反正还早,爹带你去看看你娘的坟墓。孙赐带着孙昭到了郭华的坟墓,悼念几句,孙昭泪水盈框说道:娘,昭儿来看你了。孙赐朝郭华的那座坟墓微微一顿首暗道:我带着你的孩儿来见你了,你在天之灵也可以瞑目了,整整六年了,孩子都已经九岁了,回首往事,是我愧疚你良多啊。二人悼念良久,才匆匆回辽东王府。

    孙昭终于入住在辽东王府,次日,孙赐宣布孙昭为辽东王世子,其母封为淑萍王后,其余妻妾一律封为贵妃等级,无排行等级之分,有的也只有年龄大小之分,避免了因争宠产生不满事情,但考虑到其他孩子年纪还小,也没有做安排,只是以长子嫡孙来划分,其中孙登为二子、孙凌为三子,幼子孙言,而赵芸和吕玲绮孩子还没出生,是以暂无排名之列。而在孙赐分配好事情之后,在北海传来消息,吕布大军在下邳夺取之中,双方激烈战斗,吕布最终惨胜,损失大半兵力,而曹丕对吕布进行三次围剿,却都以失败告终,孙赐以为郭嘉所说似乎错了,正要调集兵力回撤,谁料在第十四日那日,又传来消息,吕布大军在守下邳的时候,下属忽然发生叛乱,吕布被一个名为胡烈哥的倭国叛将杀死,而且残忍被枭首,曹丕闻讯以后对下邳叛军进行猛烈攻击,最终下邳被夺回,叛军在北海而自立,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北海各县城都成了叛军的遭殃的地方,孙赐闻讯以后,终于让驻守各地的军队进行扑灭这支叛军,而同时曹丕也蠢蠢欲动,终于在孙赐大婚那月,三方发生拉锯战,这一战相当惨烈,三方都付出惨重代价,其中以曹丕势力最为凄惨,本是十万大军一下子只有三万之众,其余等人死的死伤的伤,而叛军几乎全军覆灭,吕蒙大军挥军对倭国水军清一色大屠杀,杀敌一万水军,而支援的倭国大军却基本有去无回,北海各县城终于落入孙赐手中,颜良大军和吕蒙、赵云三军分别打下下邳小沛,白马港,然后朝濮阳进攻,一个月后濮阳沦陷,直到建安十年夏,已经对曹丕的许都樊城进行合围,曹丕已经没有反抗之力,终于在八月献城投降,然则手下的一些武将纷纷反对,可是为时已晚,赵云颜良吕蒙以及张燕大军四面围攻,终于许都失守,不少武将逃窜到洛阳而自立,汉献帝闻讯大喜过望,封孙赐为大都督,如此天下再没有争锋的诸侯了。

    孙赐见到曹丕的时候,却见曹丕小心翼翼的说道:参见辽东王。孙赐笑了一笑看了低着头的曹丕说道;你爹若是不死,或许另一局面,不过我是该感谢你,否则我不会这么容易拿下许都城。曹丕擦了擦冷汗点头说道:是,是,辽东王武功盖世,运筹帷幄,小的自愧不如。孙赐一时笑了一笑说道;起来吧,好歹你也是一方诸侯,天下得以安定,我自然不会亏待你的。曹丕一脸喜色说道:多谢,辽东王。孙赐一时感到厌恶,让人把曹丕带了下去,这时荀攸等谋臣被带了上来,只是一脸傲慢的站在下面,孙赐笑眯眯走到眯着眼睛打瞌睡的贾诩面前,笑道:这一路还没睡够啊?贾诩没好气的说道:一路没睡好,我怕你一见面把我的脑袋给砍了,那可糟糕了。孙赐听了一时哈哈大笑,而周围的那些俘虏的文臣武将则是一脸怒气的瞪着孙赐,尤其是曹洪怒道:狗贼,要杀就杀,何必多言,贾先生迟早一死,自然要光荣的死去。贾诩忽然叹息道:不,我不想死啊,更加不可以这么死了。曹洪顿时恼怒的瞪着贾诩说道;难不成你要投降?站在一侧的荀攸忽然说道:曹将军,你错了,贾先生本就不是我们的人,何来一死。贾诩一时哈哈笑道:看来我的底子还真的弄清楚了,主公,这次我们不可以做戏了。荀攸良久叹息道:我早该想到了,何以我们会败得这么惨。嘿嘿,贾先生果然厉害。曹洪一时惊怒无比说道:如此说来,军师所言的j细,原来是这厮。孙赐只是冷冷看了曹洪一眼,只是冷冷说道:曹将军,这里不是你们大营里。曹洪一时涨红着脸怒道:狗贼,你要杀就杀了我,别跟我废话。孙赐一时哈哈笑道:你这么喜欢死,那么我可以成全你,来人,将这厮拖出去砍了!这时门口忽然站出两个头戴红色丝巾的侩子手,两人想要拖动曹洪的身体,却愣是拖不动,曹洪得意的笑了说道:两个脓包也想杀我。孙赐闻言一时愠怒说道:你们怎么不把他的腿砍了!其中一个侩子手忽然扬起鬼头刀,忽然听到曹洪惨叫一声,双腿齐刷刷的被砍断了,鲜血流了一地,孙赐只是冷冷看着曹洪惨白的脸色说道:当年我曾经说过,杀死曹操九族,今天算是灭你一族也不过分!拉出去砍了!曹洪吼道:你这狗贼,我做鬼也不会放了你的。孙赐只是冷冷一笑忽然沉声道:不是我孙赐爱杀人,只是当年曹操杀了这么多的徐州百姓,他曹洪想必也是其中一个,我杀一个曹洪也不算什么,你们若是想死,我孙赐自然可以成全你们。这时,程栗僵硬的脸皮抽动说道:你要杀就杀吧,反正当年我也是参与者。孙赐看着曹洪被拖去的身影,忽然笑道:怎么你也想死么,可是我忽然想到我们这里有个政策,年纪老迈不可以死,你已经七十多了,我杀了你恐怕不妥吧,所以你死不了。程栗一时愣住了忽然抽搐的脸皮说道:好个政策,合乎人性,老夫受教了,不过老夫可以自己死哈哈。说着,他一头撞向一旁的石柱上,蓬的一声,程栗头部鲜血直射倒在地上,一动不动,荀攸脸色变得惨白失神看着倒在血泊中的程栗说道:程兄!程栗临死前笑了笑便闭了眼睛,荀攸忽然跪倒在程栗的尸体面前低声哭道:程兄,你这又何必呢。其余等谋臣一时瘫软在地上纷纷求饶道:不要杀我啊,不要杀我。荀攸低声说道:孙赐,你还是杀了我吧,老夫感激不尽。这时门口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孙赐抬头一看却见荀彧和郭嘉等人赶到,便坐回原处,淡淡笑道;你们赶到真及时啊。荀彧忙扶起荀攸说道:你这又何必呢。荀攸木然看着荀彧说道:叔父,恭喜你投了个明主,只是,我有愧曹公所托。荀彧忙摇头说道:主公没有要杀你,你又何苦白白受死呢,主公,可否容微臣跟公达商议。孙赐温和笑道:那是自然。荀彧带着荀攸离开,郭嘉那苍白的脸旁浮现一丝笑容说道:恭喜你,我养病之时,才知道你已经夺得许都城。贾诩朝郭嘉笑道:好久不见了奉孝。郭嘉苦笑说道:原来是贾兄。孙赐扶住虚弱的郭嘉责怪说道:你的破身子,还四处乱走啊。郭嘉摇头说道:他们不可以杀,如何?孙赐微微颔首,之后孙赐并没有多杀杀戮,除了曹洪被杀之外,其余曹氏族人纷纷被发配边疆,而大诗人曹植却被孙赐留了下来,充当天下文学总编辑。

    建安十年,八月中旬,孙赐有感倭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三国寻美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棋子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作者不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作者不祥并收藏三国寻美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