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二:蜜月

    沈旬和谢拾得空回了一趟桐城,两人分头去看了各自的父母,谢拾将自己那天买的十字绣交给沈旬。

    沈旬刹车熄火,一手接过去,顺便替谢拾解开安全带,撇撇嘴:“有点丑,我妈很挑的。不过……”他手撑在玻璃上,头凑过去亲了亲谢拾,心满意足地加深了这个吻,道:“要是儿媳妇儿送的话,我妈就不会嫌弃了。”

    “……”谢拾木着脸看着他。

    沈旬在他的注视下,耳根越来越红,越来越红。

    两人扫完墓,在墓园外集合,沈旬开着车,两人在小时候住过的地方转了一圈,回忆汹涌而来。

    满城桐叶,熟悉的道路被部分拆迁,一晃竟然这么多年过去了。

    两人将车开到影碟店外,谢拾问:“你记不记得那时候我们经常过来?”

    “废话。”沈旬勾起嘴角:“当然记得。”

    谢拾回忆道:“你害怕看鬼片,有一次不小心看到了,一直扒拉着我肩膀躲在我身后。”

    沈旬脸黑了:“……我怎么不记得?”

    两人回到家,打算去度蜜月。谢拾准备好冲锋衣、围巾、羽绒服和太阳镜、运动鞋、护照,反复地检查,又去药店买了晕车药和感冒药维生素。

    沈旬则大大咧咧地盘腿坐在沙发上打游戏。

    谢拾一脚踹过去,沈旬视线威胁地撩起,谢拾轻柔地踹在他身上,沈旬满意了,舒服地哼哼几声,转头继续打游戏。

    “……”谢拾面无表情地将沙发垫一抽——

    沈旬毫无防备地一下子滚了下来,怒道:“你干什么?”

    “收拾东西。”谢拾道。

    沈旬跳起来将他扑倒在沙发上,一口咬在他脖子上:“我先收拾你。”

    谢拾无奈道:“干正事呢,三点多的飞机,等会儿晚了。”

    “无所谓,让飞机等等我们。”沈旬轻柔地吻过去,脚踩在地上,将沙发垫一踹,沙发垫在空中飞起,旋转,落下。

    谢拾呼吸不稳道:“你以为……”

    他话还没说完,沈旬便让他说不出来了。

    两人气喘吁吁地从卧室出来。

    沈旬看了看时间:“还有一个半小时,媳妇儿,半小时我们收拾完,然后开车去机场就行了。”

    谢拾气不打一处来:“现在是高峰期,换登机牌安检得排长队,再加上被人围观……”

    “我来收拾,你休息。”沈旬用嘴唇堵住了他的话。

    谢拾没辙了。

    过了十秒钟,他恍然道:“你刚才叫我什么?”

    沈旬又叫了一声:“媳妇儿。”

    “……不是说不准这么叫吗?”谢拾一个柔软的沙发垫砸过去。

    他窝在沙发上看沈旬忙忙碌碌地收拾,不时提醒道:“诶,墨镜别忘了,钱包——算了还是我来吧!”

    “你别动!”沈旬道。

    沈旬一边收拾,转到谢拾旁边的时候就会过来给他一个蜻蜓点水的吻,吻过后像个吃饱了的小孩子似的,动力十足地继续干活儿。

    谢拾简直无奈,腰有点酸,四肢摊在沙发上,侧过头看沈旬,看着看着心里就有些甜,他打扫卫生收拾东西时,大高个子委屈地弯下腰,额发轻动,低下的脖颈处有一块光滑的骨头轻轻突出,侧脸轮廓分明,简直帅极了。

    疯了疯了。谢拾闭上眼睛,心想,都从小看到大了,怎么看不腻。

    两人从a市飞到哈尔滨,沈旬替谢拾将眼罩戴上,谢拾又把眼罩摘下来。

    “我不想睡。”谢拾道。

   &n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重生之扛起攻就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棋子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舜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舜起并收藏重生之扛起攻就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