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房内,两相对峙,寒光逼人,我惊呼一声想要冲过去,师父却只是轻轻摇了摇头,对他道:“她什么都不知道,能不能放她走?”他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好像我的生死本来就和他无关。

    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却不愿抛下师父自己离去,但又不知留下来能有什么用处。就在我站在原地,踌躇难定之时,又听见师父叹了口气道:“看来我猜得没错,你上山来的目的果然不简单。”

    他挑了挑眉,似是十分得意道:“你早就猜到?可你还是忍不住出手相救。”

    师父露出无奈神色,又道:“我也想不到,有人真得会为了取我的性命,甘愿给自己下这么重的毒。”

    那一刻,我分明见到叶逢春目中露出悲戚之色,只一瞬却又转作戏谑。我突然明白过来,因为在这世上,本就没有他想要珍视的东西,包括他自己。然后他又轻轻笑了起来。“我也没想到,曾经杀人如麻的‘绘星手’骆飞羽,归隐之后,会完全变成另一个人。”

    我心中惊诧,过了好一会儿才听明白:二十年前,师父曾是江湖中闻风丧胆的大魔头,他手段毒辣,最擅暗器毒物,曾犯下过许多重案,手中沾上过无数鲜血。只是有一年,他不知为何突然从江湖中消失,从此再也没了踪迹。江湖传闻他受一位高僧点拨,决定洗清罪孽,山中归隐。但他的仇家却一直没有停止寻找他,叶逢春此次便是收了悬赏,故意设计上山接近他,再寻个机会曲师父的头颅向那人复命。

    师父面色平静,只轻轻阖上了眼道:“该来得总是会来,我曾造下太多杀孽,今日也到了偿还得时候。”

    叶逢春上下打量他一番,突然将袖刀一收,道:“可我现在却不想杀你了。”

    我和师父都同时吃了一惊,这人宁愿给自己下毒,费尽心机设局接近,眼看就能成功,却突然说放弃就放弃,行事作风实在是令人摸不着头脑。师父皱了皱眉,终是忍不住问道:“为什么?”

    “不为什么,老子乐意。”他洒脱地笑了起来,然后手臂一撑,展身坐在窗棂上,阳光自外透了进来,将他的身子投出一道剪影。

    “那你下山后,如何向他们交代?”

    “我不想做得事,从来不需要向任何人交代。”他突然转头,冲着我挤了挤眼道:“你师父是个大魔头,你怕不怕。”我仔细想了想,很认真地摇了摇头。一念成魔,一念成佛,从杀人到救人不过一念之间,只要真正放下,旧事便如前生,再无可扰。

    他似乎对这个答案十分满意,又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在心中叹了口气,他果然从未记住我的名字,却仍是轻声答道:“秦日安。”

    他眨了眨眼,点头道:“这倒是个好名字。”随后翻身一倒,好似直直朝窗外坠去,我奔到窗边再朝外望去,他已经消失在暮色中,转眼就没了踪影。

    我以为他这一走,就再也不可能回来。谁知过一年后,我又见到了他。那时正是春日,山上的茶花开得正艳,他盘腿坐在连天的粉艳之中,金黄色的阳光斑驳地洒在他的身上,好似。然后,他随意捻起一朵开得正艳的茶花,撩袍起身,施然走到我身边,将花插在我的耳边,微笑道:“小安,好久不见。”

    那一刻,不知道为何,我突然觉得心跳加速,脸红得如眼前的茶花一般,久久难褪。

    他这次来,据说是惹了仇家受了重伤,想到山上来养伤。为此师父很有些不乐意,说他这榆柏山只收重病难治之人,现在却让他坏了规矩。可他却是笑嘻嘻地赖着不走,师父拿他没办法,也只得自己去生闷气。我觉得这次的他,和以前有些不一样,我再未见他露出那般绝望悲戚之色,好想整个人又重新活过来一般。我实在好奇,便鼓起勇气去问他,他只是笑着说自己办成了一件大事,遇上了一位亲人。我从未见他笑得如此轻松畅快,便也由衷的为他高兴。

    后来,他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到山上来住一段时日,有时候是中毒,有时候是受伤,师父的久了并无效果,也只得由他去了。可我并不讨厌他来,甚至还有些隐隐的期盼。山上的那片茶花谢了又开,我每日经过之时,总会期盼有一人白衣翩翩,眼神明亮,坐在其中对我微笑。

    终于有一日,我见到他浑身是血地倒在门外,我吓了一跳,连忙叫来师父将他一齐抬进屋内。据说,他这次是遇上了极厉害的仇家,对方武艺高强,手段了得,他抵挡不过,只得仓皇地逃到山上来。

    于是,我好像又回到了第一次见他时的情形,他昏迷之时,我便日日为他煎药换药,只是他在睡梦中,再也不会蹙起眉头,害怕得发抖,我想他是真得摆脱了那段梦魇。过了几日他转醒过来,便开始抱怨山上的草药太苦,又嚷嚷着想要喝酒。我从未见来治病的人像他这般难以伺候,但又想寻个法子尽量让他好过些。我想法便取了山茶花蜜,浸入玉米粉中,再加入酒酿与桂花粉一起熬煮,做成酒酿圆子,日日为他送去,这样既有酒味,又能化解药中的浓苦。只是花蜜需要在天还未亮时去取,才最为新鲜甘甜,深秋的清晨冷风寒峭,我因每日登高采蜜,手总是会被冻得有些发疼。但当我见到眼中露出赞叹的神色,便觉得心中只剩欣喜与甜蜜。

    这样安静的日子没过多久,他的仇家终于还是寻上门来。我不知道他的仇家是谁,但是见到师父和他面色十分冷峻,便知道那些人一定是非常难对付的角色。他们在山下的树林叫骂一番,竟毁了机关,烧了林子,准备一路冲上来。他望着林中传来的火光与烟雾,突然伸了了懒腰,冲我们挤了挤眼道:“我好吃好喝地赖在这里这么久,也算够本了,快将我交出去罢,骆老儿,你以后再也不用担心有人会坏了你的规矩了。”

    我心中一慌,连忙转头去看师父,师父满脸不忍之色,却只是摇头叹气。我突然想到他曾经的那些梦魇,心中隐隐有些发痛:如果将他交给那些人,会不会受尽折磨,又落入另一个噩梦中。我不知哪里来得勇气,突然跑了出去把门紧紧锁住,又飞快地奔向林中,我记得师父在林中曾设下一个陷阱,只要能将那些人骗去,他就一定能够安全。

    冷风呼啸,飞鸟惊啼,我在树林中不断奔跑,尖锐的树枝不断刮过我的脸颊,划出一道道血印,我却一刻也不敢停下,只提着裙拼命向前跑着。终于我还是重重摔在了地上,觉得眼前发黑,只模糊地看见那几张凶狠的面容慢慢朝我接近。

    “我早就说过这丫头是个骗子!现在好了,不但没找到玉面罗刹,还差点给她害死。”一个声音恶狠狠地喊道。

    “不急”另一个声音悠悠响起,好像是他们的头领,“她不说出玉面罗刹到底在哪?我们就慢慢折磨她,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有人抓起我的头发,狠狠地撞向地面。我被撞得头晕眼花,认命地闭上了眼,突然想到,如果我就这么死了,他以后会不会记得我,会不会想念我给他做得酒酿圆子。突然,空气中传来一阵血腥的气味,我连忙睁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月夜花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棋子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一砾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砾沙并收藏月夜花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