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宓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忽然觉得自己出现在这里突兀极了,“不如这样吧聂先生,能不能麻烦你把这些帮我送上去,我家里还有点事,就先走了。”

    她还是快些离开这里吧,省得萧珏看到自己又不高兴,何况婆婆还在家里等着她呢!

    “好啊,刚好我也要上楼办点事。”聂明远的嘴角挂起含蓄优雅的微笑。

    这样面善的男人实在不会让人觉得讨厌,田宓放心地把早餐递给他,道了声“再见”就离开了。

    注视着田宓离开,聂明远随手将东西丢到秘书手里,嘴角缓缓勾起了一丝嘲讽的笑容。

    第一卷  第四十一章 ,早餐风波(下)

    “箫大少,你太太真是贴心呐,这大老远得还给你送早餐来。”

    萧珏刚从议事厅里散会出来,就迎面碰上了聂明远,他不禁凝起眉头:“你什么意思?”

    虽然已经结婚三个月了,但“太太”这个词,对他而言却显得陌生冰冷,此刻由他们萧家的政敌——聂家人的口中说出,甚至隐隐带着丝剑拔弩张的挑衅意味来。

    尤其是,身为议会事务官的甄淑妮为了记录会议内容,也参加了这次的竞选会议,如果被她见到这一幕……

    “挪,还热着呢,”聂明远顺手把早餐塞进他的手心里,眼光却瞟向随着人群款款走出的甄淑妮,嘴角扯出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趁热吃!”

    “呦,箫少的太太,不就是振东集团的千金——田宓吗?”

    “我说萧少,你这演的是哪一出呢?故意秀甜蜜,是想搬出岳父来吓唬我们吗?”

    眼见甄淑妮走到这边,旁边立即有人不怀好意的起哄,整个议事厅的门口刹那间变得热闹非凡起来。

    好在自小生在书香世家的甄淑妮,教养也出奇地好,她只是稍稍愣了一下,之后低垂着头,侧着身子从他们身边走过。

    但那娟秀的脚步却匆匆。

    “诶!甄小姐!”然后,一位好事的事务官却嬉皮笑脸地挡在甄淑妮的面前,“别急着走啊,刚刚会议的内容我漏记了几点,还指望着从你这儿添上去呢!”

    “你干什么?”萧珏的脸色立即变得很难看,他一把拽过那个人的胳膊。

    近几年帝都的政局大体上是分为两个党派,一个是以聂明祯为首的“聂派”,一个是以萧兰成为首的“萧派”。萧兰成任职首相期间,萧家自然是大权在握,风头无两。但自从萧兰成出车祸猝死,聂明祯出任代首相一职后,“萧派”已然渐渐式微,“聂派”的政党则后来居上。

    挡住甄淑妮的那个人是某国会议员的助理孔文书,也是“聂派”政党中的一员,向来就看不惯他们萧家人。如今首相萧兰成去世,萧家大少爷萧珏又初出茅庐,对于萧珏,他自然是极尽打压之能事。

    “怎么?萧大少心疼了?”

    萧珏的眸色瞬间黯了下来,如鹰隼般冷锐的目光直勾勾地打在孔文书的笑脸上。他们怎样嘲讽他他都可以忍耐,但他就是受不了这些小人拿无辜的淑妮开刀!

    甄淑妮眼见躲避不成,萧珏的犟脾气又冲上了头,她禁不住秀眉微微蹙起,倒也大大方方地回过头,冲着所有人和善地一笑:“对不起,孔事务官,身为代首相大人的见习助理,我的笔录仅供代首相大人阅读和使用。如果您因为记录不全而需要参看,这只能说明您的能力不足以胜任国会议员助理这个职务。”

    她的声音是极轻柔悦耳的,但她的语气却不卑不亢,堵得孔文书老脸铁青:“当然了,我相信以您的水准,当然不会犯这种错误。您一定是在跟我开玩笑对吗?”

    “这……”原本是该生气的,但她话锋一转又让孔文书无法发作了,他的脸色顿时由青变红,只得尴尬的点头,“没错,没错。”

    “说什么呢,这么热闹?”

    第一卷  第四十二章 ,你是低贱家族的女人(上)

    这边正针锋相对着,会议厅里却走出一个高瘦颀长的中年男人,他有意无意地瞟了眼甄淑妮和萧珏,接着了然的笑笑说:“小甄,我刚才交代你的事情快去办,别耽误了。”

    “好的,代首相大人。”甄淑妮微笑着冲他点了点头,接着优雅地转过身,连看也不看萧珏一眼,便走了。

    这样冷漠的态度,仿佛是一根毒刺,狠狠地扎在萧珏的心窝里,他抿了抿唇,勉作云淡风轻地对聂明祯说:“聂伯伯,聂总来找你一定有事要谈,我也先走了。

    虽然萧珏并不称他为首相,但聂明祯也丝毫不以为忤,他的唇角一直挂着恰到好处的和蔼笑容,点头称允。

    “萧少,你的早餐!”聂明远却微微抬高声音叫住了萧珏,眉眼里的讽刺不言而喻。

    “有劳聂总,”萧珏皮笑肉不笑地接过早餐,眸色变得冷沉凝重,之后狠狠瞪了聂明远一眼,“费心了!”

    “哥……”眼见萧珏走远,聂明远走近聂明祯刚开口想要说什么,却被聂明祯打断。

    “甄淑妮这个女人,不简单,”聂明祯低头沉吟着,“你别看她年轻,但在这一代的名门淑媛里,就属她最没有千金大小姐的矫躁脾气、又天生的精明能干。咱们聂家能有今天,也全是因为萧家人跨了台,碰巧,如今她做了我的事务官,对于以后咱们巩固政权,可以说是如虎添翼。”

    “可是她和萧珏……”

    聂明祯轻轻一笑,抬头斜睥了自己的弟弟一眼:“你傻吗?萧珏悔婚这件事,不仅是甄淑妮,连带着她的父亲——司法部的部长甄一鸣心中也颇有微词。以后,他们这些人,只要利用的好,都会是我们最好的帮手和朋友。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笼络这些人,而不是得罪他们,懂吗?”

    “哥哥教训的是。”聂明远低下头,嘴角也渐渐勾起一丝志得意满的冷笑。

    萧珏一直追着甄淑妮走出议会大楼,才拉住她的手:“妮妮,刚才的事情……”

    甄淑妮迅速挣脱他的手,抬起头一脸的淡漠和平静:“对不起,萧先生,我现在和你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请你自重一点。”

    “你这说得是什么话!”萧珏猛地被她甩开手,又听到她这般说辞,那感觉就像被人狠狠抽了一鞭。

    “我还有很多公务要忙,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甄淑妮用力咬了咬下唇,钻进自己的公车中,“还有,我想我有必要提醒萧先生一句,身为公众人物,还请您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以免……为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眼看甄淑妮的车子绝尘而去,萧珏憋闷地扯了扯西装领带,之后怒不可竭地将早餐都丢进门口的垃圾箱里。

    如果不是这份莫名奇妙的早餐,又哪里会惹来这么多的不痛快?

    他想了想,仿佛还不解气,又低下头拨通了田宓的号码:

    “喂,走到哪了?”

    “xx大道,怎么了?”以前画画用的夹板不知道为什么不见了,此刻的田宓正打算拐到附近的美术店买一套新的夹板呢。

    “很好,你现在就站在那里不要动,等着我去找你。”

    “找我?”田宓愣了一下,刚想问问他突然找自己干嘛,对方就已经挂断了电话。

    她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好乖乖地坐在路边的椅子上等萧珏,天已经渐渐地炎热了,头顶毒辣的太阳烤的她瞳孔发酸。

    她抬起头想用手遮住烈阳,却恰巧看到萧珏逐渐阴沉的脸庞。

    第一卷  第四十二章 ,你是低贱家族的女人(下)

    “谁让你去议会大楼的?”这句话很冷很冷,像是正月里酷寒阴冷的风声,吹入田宓的耳中,却是甩鞭般火辣辣的疼。

    现在,她就算再傻,也看出来他表情不对,刚想据理力争:“我……”

    萧珏那漆黑的瞳孔里仿佛有把火焰在烧,他猛地捉住她的玉腕,力气大得惊人:“你这么招摇过市地闯进来,到底想做什么!”

    “我没有!”田宓眼看他当街发疯,一边失声辩驳,一边下意识地想要甩开他的手。

    萧珏却紧紧攥着她的手腕不容她甩开,从他那乌黑的瞳仁里,田宓看到自己狼狈而慌乱的倒影:“你是不是想让议会的人都知道,你是我萧珏的太太,而我萧珏,就是靠着你们田家的这点裙带关系才能在议会里坚持到今天的是吗!我告诉你田宓,你以后,少拿你们田家的那一套来算计我!”

    “我……我算计你?”田宓整个人懵在原地,她只不过是去送了份早餐,怎么就成了算计了?

    耀眼的眼光照的他整个人混沌未明,可是他的声音却清晰地近乎森冷:“没错!本来我还以为,你会是田家的异类,看来,我实在是把你看得太好了!你根本就和你那个低jian的家族一样卑鄙!”

    大街上人来人往,汹涌的人潮为这个世界带来或高或低的喧嚣声,让田宓的耳膜一阵一阵的收缩

    心痛。

    她揪紧胸口,莫名的心痛狠狠扎进她的四肢百骸,令她几近呼吸困难:“低jian的家族?”

    她几乎不敢相信,这样生硬冷酷的词语居然是用来形容自己的亲人的。

    瞧着田宓那泉水般清洌明澈的眸子,如此绝望地看着自己,萧珏的灵魂仿佛被针扎了一下。知道自己的话说得似乎太过,他心中不禁有些暗悔,双目下意识的回避着她,方才还盛气凌人的眼神也浮了浮。

    够了吧,这些日子以来她受的委屈都够了吧!她的妥协和忍让也通通都够了吧!

    片刻过后,这句侮辱到极致的话令田宓再也承受不住,她俯下头狠狠地咬住萧珏的手背,萧珏痛得闷哼一声迅速地将手抽开:“你得失心疯了是不是?”

    “我得失心疯?”田宓咬紧下唇冷笑了一声,她伸出手,指着他的脸大声喊着,“那么你呢?你以为你自己很了不起是不是?这些日子以来我低眉顺眼的,自己都想抽自己了!你居然还这么想我!谁稀罕你给你送早餐,谁稀罕做你的萧太太!我告诉你,如果不是你妈妈要我来给你送文件,你就是用十头牛拉住我,我也不想再看见你一眼!”

    “你说妈回来了?”明白自己误会了她,萧珏不禁愣住,漆黑的瞳孔因为惊讶而瞬间放大,心底也闪过一丝异样的情绪。

    他这是怎么了?没错,他是很生气,可他为什么会说出现在这般不知轻重的话呢?为什么每次面对这个女人,他都会难以抑制地情绪失控?

    “对不起,我让你娶了一个来自低jian家族的女人,”田宓只觉得自己像是被扔进冰寒彻骨的水里,每一寸的肌肤里都是皲裂般细致的疼痛,她浑身战栗着,泪水在眼眶里抖动着,“萧大少爷。”

    说完这句话,她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看也不看萧珏一眼,一路哭着离开。

    第一卷  第四十三章 ,逼汪小晴下跪(上)

    “小宓,你回来了,怎么去了这么久?萧珏的东西都送到了吧,他看见你高不高兴?咦,这位是?”

    刚一进家门,婆婆就拉着她问了一连串的问题,提到萧珏,田宓的心蓦地黯淡下来,但她还是勉强微笑着:“还好,这是我的朋友夏菁菁。”

    “伯母好!”夏菁菁忙不迭地跟沈碧云打招呼,刚才田宓来找她时哭得那么惨,她实在不放心才决定亲自把她送回来的。

    田宓在心底默默地叹了口气,拉着夏菁菁向楼上走着,却意外地发现了一个高挑而又熟悉的女人身影。

    这个时候,汪小晴怎么会找上门来?难道还想欺负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爱也曾绝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棋子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作者不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作者不祥并收藏爱也曾绝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