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耍野烟锶倌孟隆!彼底牛齑?从身上抽出一把软剑朝田荣刺去。

    朱慈?害怕老十动刀。脚踢飞朱慈?手上地软剑,“十弟,你怎么敢佩戴兵刃进入此地,来人,把十皇子请到一旁。”大殿周围早已经被田荣布置了很多人手,闻听朱慈?之言。跑出十几个人把朱慈?给绑了。

    王铎对此事很是惊讶,他冲朱慈?一招手,把诏书拿过来“这诏书确实是皇上的笔迹,我虽然老眼昏花,但还不会认错……。”

    王铎的半截话还没说完呢!静观事态发展的几个人高呼万岁,朱慈?在一旁把诏书从王铎手指抢回来,禁不住流泪,“父皇把这么重的担子交给儿臣,儿臣怎么扛得住。”

    田荣把朱慈?扶到龙椅旁。“皇上传位于王爷。就说明王爷有值得皇上欣赏的地方。”田荣把朱慈?按到龙椅上,心里悬着的大石头似乎落了地。“君臣名分已定,诸位还不参礼!”

    朱慈炫看着这出闹剧,心中有些吃不准,依他对父皇地了解,这样的事情绝对不可能发生,父皇是什么人,自己蛰伏这么多年都不敢有所动作,就是害怕父皇正当行使权力的颠峰,这样逆流而上,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朱慈炫见大哥脸色发青,他一把握住朱慈?的声道:“静观其变。”

    朱慈?真是被气糊涂了,这明显是要把他架空,先不说诏书的真假,老三玩了这么很显然是谋划了很久,没想到一直印象不错的老三会这么做。

    朱慈炯也很吃惊,可他却被高狄高元照等人的目光制止住了,朱慈炯也知道现在不是伸手地时候,还是看看再说吧!

    田荣见大殿之上跪拜之人寥寥无几,他脸色一沉,“尔等为何不拜?难道想要谋反不成?”

    “不是我等要谋反,而是你不知在哪弄来了诏书,图谋不轨。”老八朱慈?冷眼看着田荣,正想说呢!大殿之上突然响起了打鼾之声,众人循声望去,敢情好,王铎坐那睡着了,鼾声不住的提高,这个情况之下还能睡着,堪称空前绝后。

    田荣看着朱慈?嘴角微翘,“来人,把八皇子也请下去吧!”田荣说完,半天也没人上来,田荣纳闷,“来人,把八皇子请下去。”音量提高也没人应声。

    就在这个时候,大殿外面传来了急促的跑步声,眨眼间,从外面进来一队人马,将金銮殿内的众人都包围住了,为首之人乃是京城守备使李辰。

    “田总管,戏唱到现在刚刚好,再往下恐怕就没人听了,诸位王爷,大人,还请配合一下,都把手举起来。”

    李辰说话的时候,田荣已经从衣服内里抽出了短铳,他知道李辰这个人不一般,一旦李辰站出来,那么军方的其他人肯定也会借机起事,那么他就算是为朱慈炯做嫁衣了。

    “砰!”一声巨响,震地人们耳膜有些刺痒,田荣感觉到后背的痛楚,他慢慢的转过身,“原来……是你……出卖我……!”看到身后之人,田荣一下什么都明白了,怪不得慈?能顺利的弄来诏书,怪不得刚才呼唤无人应答,原来所有事都坏在了他身上,咣当一声。田荣手中的短铳落地,人也栽倒绝气身亡。

    朱慈炫看着背后给了田荣一枪地人,心中一阵胆寒,也有些得意,他就说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如果真是这样,那么父皇也不会有今天了。给田荣下刀子的正是田荣依为左膀右臂,心腹中的心腹――侯四。

    侯四看着田荣的死尸。怎么形容田荣的行为呢!好比是关公面前耍大刀,根本拿不出手,如果不是他见机地快,估计地上还得多上他那一具尸体。

    侯四来到李辰面前,二人交谈了几句后,并身来见朱由榔,陈永华和李定国。这三个人现在是中流砥柱,王铎刚才虽然被枪声震醒了,结果看了一圈又迷糊起来。

    侯四拿出三道圣旨,第一道是呈给了陈永华,“大人,这是皇上给您地圣旨。”接着又给了朱由榔和李定国一人一份。

    陈永华看完弘光帝地旨意,抬头看看朱慈?,“皇上有旨。削去朱慈?地齐王爵位,由李辰将军带着赶赴泰山。”

    朱慈?看着局势一下就逆转了,他地脸色顿时变的苍白无比,面无表情的由李辰等人押了下去。

    李定国咳嗽一声,“皇上有旨,命监国暂且统帅全军。行兵部尚书之职责。”

    朱由榔的那道圣旨很不一样,也没当众宣读,只是走到阴士勋身边,咬了一阵耳朵,二人就走了,弄的神神秘秘的。场闹剧就此落下帷幕。

    朱慈炫回到府中,他知道大哥的地位已经稳固地难以动摇了,被田荣这么一折腾,朝廷上下保证都看清了形势,再说大哥现在统帅全军。这一下就把二哥那边给压下去了。高狄等人再有法子,也不敢有所异动。今天的事情就是样板。

    朱慈炫总觉得心里闹的慌,在家跟阿珂阎?等人也不好说这些心事,他收拾了一下进宫去见妈妈,来到皇宫皇宫里面不知怎么得到了消息,两位贵妃在那哭闹呢!

    柳如是看着哭的跟泪人似的韩氏姐妹,心中很是难过,“贵妃娘娘别担心了,皇上不也削了老四的王爵嘛!老四现在不是好好的,皇上削了慈?的王位但又把慈?给叫到身边去了,就说明皇上对慈?没记恨,再说事情地经过我们都不知道,贵妃娘娘就别操心了,一切都有皇上在,嗯!”

    韩丹和韩双下午才知道儿子闹了一出逼宫的好戏,结果还演砸了,姐妹二人连担心再加上害怕,已经乱了方寸,此时听了柳如是的话,二人这才好过了一些。

    朱慈炫跟着劝了两句,朱慈炫知道贵妃韩双非常受宠,父皇肯定不会说什么,虽然三哥比四哥的行为更可恨,但那都在父皇的掌握之中,还是像教育子女多一些,就是不知道父皇会不会恢复二人的爵位。

    朱慈炫搀扶着白静回寝宫,把发生地事情都跟白静说了。白静皱着眉头,“我们娘俩还是不了解你父亲啊!田荣给你父亲办了很多事,据我猜测,连对天地会的反间工作都是田荣一手负责的,而侯四起到的是承接作用,侯四的反复不能说明什么,照你这么说来看,你父亲手里还掌握着一支力量,短小而精悍,看来他真的变了好多呀!”

    朱慈炫也感到阵阵胆寒,“妈,那我该怎么办呢?父皇已经铁定把皇位传给大哥了,要是过个年,我就没机会了。”

    “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有你父亲在的一天,你还是别想了,你还不是你父亲的对手,想要继续走下去,一是等你父亲死了,二是把孙子的基础打好,你自己看着办吧!我感觉很累。”白静深深的看了儿子一眼,把眼睛闭上了。

    朱慈炫走出母亲地寝宫,一拳打在门板上,听母亲话里地意思,侯四起到的作用不大,帮着父皇办事地也不是侯四,那会是谁呢?黑暗中一直盯着所有人的一举一动,朱慈炫想到这,就感到后背冰凉,不错,他照比父皇,还差了一截。

    弘光帝带着三儿子一路北巡,历时大半年才回到南京。来到南京城外,我看看身旁的慈?。“先进宫看看你母亲吧!她算是被你吓坏了。”慈?地性格我很了解,如果慈?换成老五,那么就另当别论了,兴许老五就会成功,慈炫蛰伏的虽然好,但是太过蛰伏,反而是一个弊病。点都不像他了。

    朱慈?眼眶湿润,他再次到父皇面前的时候。已经心如死灰了,没想到父皇非但没太过责备他,反而倍加安抚,这让他后悔的要死,“父皇,宜妃娘娘……!”朱慈?记得父皇没研究宜妃娘娘的事情,不知道这次回来会不会作出决定。再怎么说,那也是他的至亲。

    “放心吧!她都那么大年纪了,朕怎么还能让她受苦,一切都会过去的。”慈?比较重感情,这一点跟老大很像,但是这一点既让人欣赏也是一个缺点,尤其是为君者,太重感情并不是好事。

    我坐在御书房地椅子上。“田……!”一张嘴就想叫田荣,才想起田荣已经死了多时了,人的习惯还真是不好改呀!

    我看着被我叫来地朱由榔和阴士勋,“两位爱卿的事情都办完了吗?有没有什么困难?”

    阴士勋面带愧色,“关于被田荣罗织为心腹的人都已经清除掉了,其中包括王浚的儿子等等一些颇有权力的人。不过微臣没敢怠慢,全部格杀了。”

    朱由榔呈上去一个奏折样的东西,“关于皇室基金的事情已经办妥了,不过每年从财政收入中拿出百分之一,是不是太多了,这可是无休无止地一个划拨啊!”朱由榔虽然不明白皇室基金是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我的帝王生涯之南明新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棋子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作者不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作者不祥并收藏我的帝王生涯之南明新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