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女儿贯贯哭着来到楞在当场的林可儿跟前时,林可儿也是本能地蹲下来,一脸惊讶地盯着眼前泪流满面的贯贯,有些手足无措。

    不过,很快林可儿就恢复了平静,足以见得她心理素质很强,临场自控能力也是远超常人。

    也许是觉得我女儿贯贯真的很可爱,又不忍心她哭得如此伤心,出于本能反应,将她搂在怀里哄了起来。

    对于此刻现场唯一知道真相的我来说,我明白林可儿显然是打算先让眼前的小女孩停止哭泣,然后再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是,她这样一声不吭的举动,在不明所以的外人看来,就以为林可儿已经默认这个小女孩就是她的女儿,只不过她一直对外隐瞒着自己有女儿的事情,却没想到女儿今天突然间找上门来,让她有些意外罢了。

    我还看到林可儿身边那个手里拿着一个戒指盒的富家子弟也楞在了那里,从他脸上复杂的表情我能感觉到他很意外,也觉得很丢人,有种骑虎难下的感觉。

    毕竟他可是志在必得地当着众人的面不知道对林可儿嘀咕了几句什么,又指了指下面坐着的老道士后,只见原本一直婉言谢绝他的林可儿似乎变得有些犹豫,于是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戒指盒信心十足地开始求婚的。

    就在我打算灵魂出窍吓跑那个富家子弟时,谁知道我女儿贯贯及时出现了,我才暂时放弃了灵魂出窍的念头。

    而这个半路冒出来的四岁女儿,不但让这个富家子弟大吃一惊,更是让自以为可以抱得美人归的他当众丢丑,不知道该如何收场。

    我又看了一眼依然坐在雅座的那个老道士,只见他眯着眼睛来回打量着林可儿,以及在她怀里哭泣的小女孩,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只是我明锐地察觉到,那个老道士似乎看着看着眼睛睁得越来越大,随后他迫不及待地从怀里掏出一副道士专门用来测鬼的罗盘,认真测算起来。

    没测多久,他就脸色大变,收起罗盘,起身慌不择路地离开了雅座,向餐厅门口跑去,显然他似乎从林可儿身上看出了什么令他不安的地方。

    对此,我倒是有些意外,那就是这个我以为江湖骗子的老道士看来还是有两把刷子的,居然能看出林可儿的与众不同之处。

    估计那个富家子弟请他来也花了不少钱的,只是我还是不明白他向林可儿求婚,带个老道士来有何意图,以及之前他到底指着老道士对林可儿说了些什么话,才让林可儿变得犹豫起来的原因。

    这一切,恐怕只有等哪天找机会亲口问一下林可儿才能知道真相了。

    “哇!我的可儿妹妹怎么成娘亲啦?昨天中午请我们几个吃饭时,还说她连男朋友都没有呢!当时我们几个车手都不信她这么漂亮的美女会没有男朋友。现在看来,她男朋友的确没有,她有的是老公和女儿啊!不愧是才女啊,说话如此的滴水不漏啊!不过她女儿真的好可爱啊,太萌萌哒了。我喜欢。我说傻小子啊,你就死了追可儿的心吧?人家可是女儿都有了。幸亏她木有嫁给你这种傻小子,否则哪能生出这么讨人喜欢的女儿啊。”

    就在我目送老道士的身影离开餐厅刚收回视线时,我听见身边的丽萨颇为惊讶地失声喊道。

    当她两眼放光地盯着古亭里的我女儿贯贯时,又头也不回地打击了我一下。

    “切!如果我说她就是我女儿呢?”

    我嗤之以鼻地回答道。

    虽然丽萨的话让我很不爽,但我一点也不介意,毕竟不知者不怪嘛,而在我心里早已乐开了花。

    一来女儿贯贯果然不出我所料地来到了餐厅,让我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二来她的出现,也是再次强有力地证明林可儿就是我的鬼妻阎素素的化身,能够在餐厅里再次见到我最爱的老婆和女儿,又怎能不让我心花怒放呢?

    而且我知道这下那个纠缠林可儿的富家子弟该傻眼了,毕竟当众追求的美女不但已经名花有主,连女儿都有了,他总该死心了吧?

    “哈哈!把你的傻脑袋想成菜花去吧!这大话谁不会说啊,真是的!有种你让她叫你一声爸爸我听听?只要你们做到这点,这箱美金就是我给你女儿的见面礼!怎么样?敢赌不?”

    丽萨听了我不以为然的话后,大笑不止地转身指着我不服气地说道,说到后面还拍了拍放在桌子上的一箱美金。

    “她当然不会叫我爸爸了。”

    我实话实说道。

    “哈哈!我就知道你不敢赌!哼!”

    丽萨得意忘形地说道。

    “no,no,no,你个傻妞误会我的意思了,我的意思是她不是因为不是我女儿才不愿意叫我爸爸,而是她从小就喜欢叫我爹地。所以啊,假如她叫我爹地,你的赌注还有效吗?”

    我用食指竖起来来回摆了摆纠正道,又瞄了一眼桌子上的美金箱子,一副挑衅的样子等待她的回答。

    “爹地就爹地,本洋妞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但是丑话说在前头,假如你赌输了,你就得赔本洋妞同样一箱美金才行!而且里面装的美金不得低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阴间驸马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棋子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苏贯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贯贯并收藏阴间驸马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