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儿妹妹,你居然深藏不漏啊?要不是我今天恰好来这里吃饭,又恰好认识苏飞扬的话,都不知道你居然不但名花有主,连女儿都有了呢!不过,你女儿贯贯我真的好喜欢,能不能让我当她的干妈啊?好不好嘛?”

    就在我听了林可儿的要求,惊讶地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时,丽萨走进亭子里拉着林可儿的手央求道。

    我虽然表面上很惊讶,但心里面却包含了更多惊喜的成分。

    因为我原以为林可儿未必愿意答应今后一年里,每个月去我家陪我女儿贯贯玩一天的要求,却没想到她不但一口答应,还要求我今晚带着女儿以她老公和女儿的身份去她家共进晚餐,说是陪她父母吃顿饭。

    这对于一直期盼林可儿早日恢复记忆,真正成为我夫人以及我女儿娘亲的我来说,又怎能不喜出望外呢?

    尽管我不明白这其中的缘由,但我知道这肯定不是林可儿突然间恢复记忆了,而是她最近也遇到了比较棘手的家庭问题,而若是想解决这个问题,就得我和女儿冒充她老公和女儿去一趟才能帮她解决。

    对此,我自然是责无旁贷,毕竟此时此刻的林可儿,在我心目中就是我的鬼妻阎素素,她遇到的任何麻烦事,只要有我在,都会尽全力帮她化解的。

    至于让我和女儿冒充她老公和女儿的做法,对我来说丝毫没有心理障碍,因为我和女儿本来就是她的老公和女儿。

    只不过目前没有恢复记忆的林可儿不知道罢了。

    而我女儿贯贯更是已经认定她就是娘亲,自然而然也是没有问题的,更不会到时候演砸了穿帮。

    “这……”

    听了丽萨的问话,林可儿有些为难地看了我一眼,又看着眼前苦苦哀求她的丽萨,一时之间也是不知道该如何答复丽萨。

    再加上丽萨天生大大咧咧的性格,以及她的大嗓门,顿时吸引了不少其他正在就餐客人的关注,也是更加让林可儿有所顾忌,不敢回话。

    甚至有好奇心强的客人再次围了上来,显然也是想看看林可儿会如何回答丽萨。

    看看她到底是矢口否认贯贯是她的女儿呢?还是大大方方答应丽萨当贯贯的干妈。

    假如她否认自己是贯贯的娘亲到还好说,那就表明刚才女儿认娘亲的一幕只是一场误会罢了。

    一旦她同意丽萨当贯贯的干妈,就意味着承认贯贯是她的女儿,那么,她那一向在世人面前冰清玉洁的形象,就要大打折扣了。

    所以,此时此刻,我完全能理解林可儿的为难心情。

    一来她无法当着四周围观的人向丽萨和盘托出,道出实情,免得大家知道她其实是单身,又会像以前那般,经常有富家子弟来纠缠于她。

    二来就算她想冒充贯贯的娘亲,这女儿认干妈的事情总得我这个货真价实的父亲点头才合适吧。

    在快速猜透林可儿的心思后,我假装叹了口气,一副破罐子破摔地语气说道:“哎,可儿,事到如今,也很难再隐瞒下去的。既然今天已经在公众场合曝光了,就索性认了吧?毕竟今后你还会常去我家陪贯贯玩,而我今晚又要去你家看望岳父岳母,这件事情终究还是会很快人尽皆知的。倒不如顺其自然吧。而且也只有这样,说不定反倒还解决了我俩目前面临的困境呢。你说呢?再说了,有丽萨这个洋妞给贯贯当干妈也不错啊?相当于免费请了一个英语老师啊。”

    在说话期间,我还趁兴奋的丽萨不注意,眨了眨眼睛暗示林可儿配合一下我的说法。

    而我在提及说不定能解决我俩目前面临困境的说法时,还刻意加重了语气,也是在暗示林可儿以接下来的大局为重,莫要再有所顾忌。

    “那……好吧。丽萨,以后你就是我女儿贯贯的干妈兼英语家教,你若是不能让贯贯将来有一口流利的英语的话,就剥夺你干妈的权力。”

    林可儿听了我的一番话后,会意地点点头,很快就进入了角色,以一副猛然间想通了地语气对丽萨说道。

    “哗……”

    当林可儿说完之后,四周的围观群众再次一片哗然,显然也是没想到林可儿居然真的承认自己有女儿了!

    那就意味着我居然把大家心目中的女神占为己有了。

    我还看到不少男子看我的眼神里充满了嫉妒和杀气,如果眼神也能伤人的话,我想此时此刻众矢之的的我,一定是千疮百孔,死无全尸无疑。

    我能想象到,在那些极其欣赏林可儿的男士眼里,林可儿冰清玉洁的形象因为我和女儿的出现瞬间被毁。

    都是一副好白菜被猪拱了,又或者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的遗憾表情。

    对此,我也是苦笑了一下,选择了无视。

    不过,我知道身为阴间驸马爷身份的我,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让世人对我刮目相看。

    到那时,绝对没有人会认为我配不上林可儿的。

    而是天造地设,天赐良缘的一对才子佳人。

    “哇!太好啦!放心吧,我保证把我的萌萌哒干女儿教得就像是国外长大的孩子。能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阴间驸马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棋子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苏贯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贯贯并收藏阴间驸马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