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是深夜九点,江衍哄小秦念睡着,回卧室。pb乐-文-( )

    卧室里静悄悄的,浴室亦没有水声,秦挽歌还没有回来。

    他坐在床边,拿了手机给秦挽歌打电话。

    “您好,您拨打的号码已关机”电话那端是机械而疏离的女声。

    关机?

    不知为何,江衍的心口猛地颤动了一下,莫名的不安。

    他又连着打了好几通,依旧是同样的回答。

    他终于蹙起了眉头,不再拨秦挽歌的话,转而拨了许安安的号。

    他听说秦挽歌今天是和许安安一起出去逛的街。

    许安安的电话倒是很快接通。

    电话那端的女声俨然是带了睡意,有几分含混不清:“喂哪位?”

    “秦挽歌在不在你那里?”

    “不在啊,我们六点钟买完就各自回家了。”

    六点,九点,这中间整整三个小时,秦挽歌去了哪里?为什么连手机都关机?

    如果说方才还只是不安,现在,江衍的整颗心都提了起来。

    “怎么了?小鸽子到现在还没回家?”电话那端的语气清醒了几分,暗含关心。

    江衍没听见去,他坐在床上盯着窗外漆黑的夜色发呆。

    今晚的夜似乎格外的沉黑,连月亮都不知道藏到哪里去,没有一丝亮光的漆黑中,似乎藏着浑水猛兽,不知何时就会张开血盆大口将人拆之入腹,不留一点残渣。

    手腕发酸,他像是忽然想到什么一般,眸光骤然一缩,他掐断电话,起身。

    电话那端许安安就接二连三的发问都被淹没在这沉沉夜色中。

    车就停在楼下,他几乎没有一丝停顿的跑下楼,坐进车里。

    发动车子,离开。

    漆黑的暗夜里似乎藏着蠢蠢欲动的血腥味儿。

    他踩下油门,将车速飙至最大。

    这样的深夜,道路没什么人,唯有一排路灯无声的矗立,光线昏黄,蜿蜒向不知名的远方。

    路的尽头等待他的会是什么?

    江衍不知道,可他知道,那一定不美妙。

    他的脑海里不断的蹿出那日在办公室里的画面,灰尘的天幕下,蒋佳然目光森冷的盯着他,她说,江衍,你会后悔的,总有一天。

    他不曾想,这一天来的这样快。

    也不曾想,她选择了朝秦挽歌下手。

    别人不懂,但他和蒋佳然从小一起长大,二十多年的时光,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她有足够的野心,也有足够的狠心。

    根本没有什么事是她做不出来的。

    如果阿歌落到她手里

    江衍甚至连一秒都不敢再往下想,那些血腥而残忍的画面争先恐后的涌入他的脑海,那是他曾纵容过的毒辣。

    冷汗沁满了整个掌心,密密麻麻,也爬满了整个后背,打sh衣衫。

    他脑袋里的那根弦绷到极致,一刻都不敢松懈,连面容都显得格外冷峻。

    整整半个小时的车程,却好像走了一个世纪。

    江衍手脚冰凉的拔了钥匙,下车。

    香亭水榭23号,灯火通明。

    江衍迈着大步朝着那扇门走过去。

    门口,刚刚按下门铃,门便被红姐打了开来。

    “江先生,请进。”

    江衍没看她,径直走进屋子里。

    直奔卧室,他的目的再明确不过。

    推门而入,他却怔在那里。

    今天蒋佳然没有坐在轮椅上,她斜斜的倚在床头,画了淡妆,身上穿一件猩红色的睡衣,同她清淡的脸形成鲜明的对比,竟意外透出几丝独特的妩媚来,但那妩媚却并不艳俗,反而给人一种惊艳感,好似在漫天寒冰中绽开的一株曼珠沙华。

    冷白的扽光包裹着她,更添几分清冷妖冶。

    鲜少有人能将清冷和妖冶这两种气质融合的这样妥帖了,就像是一幅浑然天成的画作,每一处的色彩都恰到好处,浓墨重彩的画面渲染的淋漓尽致。

    很像蒋佳然这个人,清清冷冷的外表下,藏着一刻炙热疯狂的心。

    不知过了多久,江衍才敛了面上的情绪,面无表情的看向她。

    相对比起他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一样的紧绷感,蒋佳然整个人都显得闲适异常。pb

    她右臂撑着脑袋,睡衣是丝绸质地,从她的手腕自然滑落,露出的那截小臂肌肤犹如凝脂,她微微偏着头,左臂懒洋洋的搭在小腹,指间捻了一支烟,烟丝缭绕,显得她整个人愈发的慵懒。

    她甚至笑着,毫不惧怕的同他四目相对,那双眼极黑极亮。

    许久,她红唇微启:“我就猜你一定会来。”

    笃定的语气。

    江衍扫她一眼,没有动,一张脸冰冰冷冷,看起来没有一丝温度,他透过烟雾看着她,问:“你把她藏到哪儿了?”

    蒋佳然盯着他,像是要从他的眼中看出什么,几秒,她轻轻的笑了:“想知道?”

    江衍沉默,唯有垂在身侧的手缓缓收紧,攥成拳。

    “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蒋佳然懒懒的抬起那只夹烟的手指轻轻的朝着江衍勾了勾:“你过来。”

    江衍迟疑。

    蒋佳然也不急,她保持着先前的姿势,吸一口烟,再慢悠悠的吐出,举手投足之间都是胸有成足的镇定。

    江衍眸光跳了跳。

    明明知道她在耍花招,可他竟无丝毫的反抗余地。

    关心则乱,因为秦挽歌在她手里,他没有办法冷静。

    不过思虑几秒,他就毫不犹豫的走了过去。

    他在床边坐下,重复:“什么条件?”

    蒋佳然拍拍自己的身侧:“坐近点儿我就告诉你。”

    她的眼底有勾人的精光,像是一个即将要吸食人精魄的妖精,其中的意味不言而喻。

    江衍蹙了眉。

    须臾,他到底将身子挪至她身边。

    蒋佳然无声的笑了,像是取得了胜利一般,眼角眉梢都是娇纵。

    她缓缓的朝着江衍靠过去,夹了烟的手绕到他的脖颈后扣住他的后脑,右手轻轻的拽住他的西装外套衣襟,她靠近他,媚眼如丝,连飘荡在两人之间的烟雾都变得缠绵。

    她的红唇停在他的耳畔,轻轻的开口:“要了我,我就放了她。”

    江衍的身体一瞬间僵住。

    他回过头来看她,一双眼幽深如千年古井,透着丝丝寒意。

    蒋佳然偏生没有一丝惧意,她的面上带着安静的笑意,等待着他的回答。

    在这短短的一瞬间江衍的脑海里想了很多,他想起当初她追她时,她说,江衍,我想睡你,离开时,她说,江衍,我不恨你,再见时,她说,江衍,对不起,结婚时,她说,江衍,我爱你。

    她爱憎分明,她热烈光明,她出现在他的世界里,像是一团火。

    他在她的身上尝过了爱情的滋味,那是全天下最让人魂牵梦绕的滋味。

    而现如今,他觉得,她就是他的命。

    他心口渐渐回暖,却猛然察觉有柔软触感扣上他的手背。

    他回神,蒋佳然不知何时解开衣衫,她一双眼诱哄一样盯着他,拉着他的手臂朝着自己的胸口伸过去:“阿衍,要了我,我什么都答应你。”

    很难得,这一刻,看着她的脸,江衍想到的却是完全不着边际的东西,他想到了秦挽歌曾跟他说过的一句话,她说,江衍,我这人有感情洁癖,别人碰过的东西,我嫌恶心,如果哪天你脏了,你自己滚蛋。

    她对待爱情永远这么鲜明,而他,跟她一样。

    江衍回神,就在大掌即降落在蒋佳然胸口的一瞬,他甩开了蒋佳然的手。

    视线甚至没有在她的身上停留一秒,仿佛她睡衣后的那些迷人风光只是一层毫无看头的皮。

    他直视她,又成了那个冷静自持的江衍:“蒋佳然,我江衍不是吃素的,我会自己找到她,到时候,希望你还能笑的这么自信。”

    蒋佳然的目光一瞬间冷了下来,笑意凝固在唇边,可也不过是一瞬,她重新勾起唇角,笑意比之前更甚,也更冷,她气定神闲的看着江衍:“那就让我们拭目以待。”

    江衍干净利落的起身。

    身后,蒋佳然将睡衣重新一裹,又点了一支烟,声音淡淡的落下:“哦,对了,最后再提醒你一句,你要动作快点儿,否则,那女人很有可能坚持不到你救她那天。”

    “你要对她做什么?”江衍脚步一顿,神经像是被人挑了出来,剧烈的刺痛,他回过头,透过烟雾看着蒋佳然,唇线抿成一条直线。

    “做什么?”蒋佳然咯咯的笑:“我的手段你应当知晓。”

    江衍站在原地,整个人阴鸷的像是从冰里刻出来一样,他静了几秒,猛地冲过去,大掌一把扣上蒋佳然纤细的脖颈:“我警告你,别碰她,否则我让你生不如死!”

    蒋佳然脸很快涨红,连眼眶都聚满了水汽,可她依旧咧着唇角看着他,从喉咙里艰难的挤出一句话,一字一句:“我早就生,不,如,死!。”

    唇边的呼吸一点一点儿减少,大脑开始变得空白,蒋佳然透过一片朦胧的白光去看江衍,他整个人冷的像是从冬日的寒冰里捞出来,他是真的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婚心沉,大叔,放过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棋子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顾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轻并收藏婚心沉,大叔,放过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