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的杀机却愈加浓重。

    葛洪,阴主,陆百年,三方强者相互对峙。相互牵制了一千年,他们都在苦熬,而今,这一场千年的劫难终于到了尽头。今天,无论是我战死在此,或者天仙败亡,都将是一个真正的终点。

    面对着步步紧逼而来的天仙。我心里那个圆,已经彻底圆满了,没有任何破绽和软肋,浑然一体。圆,亦像是此刻我的心境。坚韧不催,浑圆通透。

    天仙的神能铺天盖地,在东山掀起了一场无形的风暴,地面上的一切东西都被神能卷起的风暴吞噬,化为粉。心中的圆浮动出来,一圈眼睛看不到的光,不断化解着天仙的神能,眼前不停的发出砰砰的爆响。我心里已经没有生死的概念,今日或许必死,但大道归元将会把我和天仙全部带入地狱。醉心章、节亿梗新

    “小男人你要活着”

    就在我心无旁骛,将要和天仙一决生死的同时,那道模糊到几乎听不清楚的声音,骤然清晰了起来。地面上的大战余波震动了地下,银霜子或许能感觉到死亡的阴影完全覆盖了东山,覆盖了东山内的所有生命。她感觉到恐慌。

    我不是圣人,我是重阴身,但却有正常人的七情六欲。听到银霜子飘渺的呼喊声时,我圆满无暇的心境,就像一潭平静的水,被一块小石头打破了。心头的杂念本已经消失,可是此时此刻,却无声无息的冒了出来。

    这一战,我十有会死,我死之后,银霜子,她会怎么样她会悲痛欲绝吗她会郁郁寡欢吗她人生的后半段,还会有真正的快乐吗

    我情愿一死,只是希望这世间的人,能平安的活下来。但如果我死了,银霜子却难过致死。那么我的死,还值得吗

    嘭

    心境的缺憾刚一出现,四面八方如同狂风暴雨一般的神能立即突破了圆,圆被粉碎,我失去所有的屏障,整个人都暴露在无边的神能中。我像是被卷进了风暴的核心,身子猛然一颤,被神能卷的颠三倒四。天仙的神能无情且强大,在翻滚之间,我能听见自己的骨头碎裂的声音。

    我重重落在地上,不知道第几次大口的喷着血迹。我的耳膜像是被震破了,感官顿时受损,听不到太多声音,只有那种大脑眩晕的嗡嗡声,在耳边环绕。我感觉到了将死的前兆,那种预感充斥着心田。

    在这生死的大战中,我忍不住在想,如果此刻,我死了,这个世界,会有什么变化

    或许不会,即便我死,这山,依然是这山,这水,依然是这水,唯一的变故,可能只是石嘴沟的陆家族坟里,会多一个没有尸体的衣冠冢。

    我明白了,任何人都会死,在这个广袤又繁衍着万千生灵的世界里,每一个人,都是渺小的。

    我的耳朵好像失聪了,再也听不到天仙的神能呼啸的声音,我艰难的站起身,那个已经破碎的圆,在眼前急速的重聚。

    嘭

    铺天盖地的神能都被这个圆化解,消散成丝丝缕缕的烟气,天仙仍在逼近,我猛然大喝一声,不顾一身骨骼断裂了大半,顶着面前那个缓缓转动的圆,猛扑上去。阴雷的雷云也在头上翻滚着,笼罩战团。一道一道粗大强势的阴雷,不断劈落。天仙不畏惧阴雷,然而当那个缓缓转动的圆浮现在他脸前时,天仙的眼睛,流露出无法掩饰的恐惧。

    他能感觉的出来,这个圆,正在化解,消融一切。虚无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道,道衍万物。而这个圆,正在瓦解着世界,在它笼罩的世界中,万物寂灭,蜕变为三,为二,为一,继而进入万物初生之前的虚无。

    “我是独一无二的天仙”天仙被圆的气息震慑了,但他不后退,也不屈服,周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里,都有神能在宣泄:“谁能奈我何阴主陆百年都已经死了无人再能挡我”

    “葛洪”我一步不停,借着旋转的圆,继续朝他冲去:“你进阶天仙,完全是从圆里感悟到了圆满,你的道,来自这个圆圆能成就你,一样可以覆灭你”

    轰

    没有任何人能阻挡圆的吞噬,就连天仙也不能。当我猛冲到天仙跟前的时候,那个圆骤然开始扩散,一股形容不出的强大的引力,将面前的天仙吸纳进去。与此同时,我也感受到了那股来自圆的力量,那无法抵御,我的身躯不由自主的也被吸入了圆中。

    圆吞噬了我和地仙,仿佛慢慢升腾到了半空,到了天际,圆是在我心中孕育的,但是它圆满的时候,我似乎再也掌控不住它。我看到天仙在圆中翻滚,身躯刚刚露出一缕神能,随之就被化解的无影无踪。他一身神通,在这个圆中却没有施展的余地。

    大道归元,一切归零。

    天仙是自私的,他不想死,在圆中拼死的挣扎,那种挣扎放在外界,绝对是惊天动地的,会让群山轰鸣,大地崩裂。然而在这个悄然转动的圆里,他所有的挣扎全部化解无形,我能看见天仙的躯体,在缓缓的分解,每一滴血肉,每一根毛发,都渐渐消散在圆中。

    我不由自主的低下头,在不断的滚动中看了看自己的身体,这一瞬间,我也陷入了无可自拔的毁灭之中。和天仙一样,我的身躯也在崩裂,粉碎。崩裂没有痛楚,但那却意味着将永远消失在世间。

    圆在半空飘浮,和天仙的大战被圆终结了,我被自己孕育出的大道归元吞噬着,忍不住低头看看下面动荡一片的东山。大战的余波在东山消失,银霜子和黄三郎他们,可能正在全力想要逃离被关押的地方。我看不到他们,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躯,一点一点消散在圆满,虚无中。

    “我死后,愿你们一切都好”我的话,他们再也听不到了,我喃喃自语,只希望所有的人,只希望这片天地,能见我一片赤子之心。

    我一死,以换天下太平,众生留存,这死,已经值得,我死而无憾。

    我心里,回想起了很多很多人,认识的,不认识的,熟悉的,陌生的,他们在眼前光一般的闪过。这一生短暂的岁月里,能让我回味的,有很多很多,回首这一生,我无悔。身为陆家的子孙,我像无数个在历史,在时间中抛弃自己生命而护道的祖先一样,完成了自己肩负的使命。

    我想,如果身死魂不灭,我可以坦然的飘荡到另一个世界里,对那些已经逝去的祖先们恭敬的一拜,然后告诉他们,这所有的一切,已经终结在我手中。从此之后,再也没有任何人能搅扰轮回,颠覆阴阳。

    但是这只是奢望,在这个化解万物的圆中,即便灵魂,也会灰飞烟灭,一丝不存。

    天仙在咆哮,可是他阻挡不住真正的道,真正的元,他的身躯已经化解了大半,徒劳的挣扎。

    这个圆是来自我心中的,我的身躯也在慢慢的消融,却比天仙消融的慢。天仙消融了一大半,知道颓势已经无法扭转,他像是玉一样完美的脸庞上,浮现出了极度的恨意。他的半截身躯一转,朝我扑过来。

    “陆山宗,即便身死,也要你死在前面我要看着你在我面前死”

    天仙临死前的一击,声势震天,可惜身在圆中,无论蚊蝇或是天龙,都没有任何区别,神能力道刚一散发,就立即被圆吞噬,天仙的半截身躯四周,全都是丝丝缕缕被化解之后留下的飘渺烟气。

    当他冲到我面前的时候,只剩下一颗头颅,我伸手轻轻一挡,天仙的头颅就被推开了,头颅被圆的气息包裹,停在面前。天仙的颅骨坚硬如金刚,在圆中却脆弱的不堪一击,他的头颅崩裂了,凝玉一般的颅骨碎片噗噗的化为粉末,化为烟尘,只剩下那双狼星一样的眼睛。

    那双眼睛也渐渐黯淡,精光沉寂,泛出一片意味着死亡的灰气。眼睛被圆磨灭着,最终彻底的消失。

    曾经纵横天下,主导阴阳,颠覆阴间,举世无敌的天仙,在圆中无声无息的变成了历史的一缕轻烟。轻烟飘散,世间再也没有天仙,他连投胎的机会都没有,永远成为过去,成为曾经。

    天仙彻底覆灭的一刻,我同样感应到了自己的命运,我的身躯,已经被圆吞噬了一大半,用不了多久,将和天仙一样,永远的消失。

    在这一刻,我不想再挣扎,做徒劳的抵御。我彻底放松了,目光又一次投向下方的东山。

    永别了,太行山,永别了,那些所有我深深眷恋的人

    第二百七十六章 尾声

    我万分的不舍,却迫于形势,做好了必死的准备。 天仙已经在圆中被消融无形,我也终于走完了这条无尽的路。

    我能感觉到自己的身躯好像分散成了无数滴飘浮在圆中的血肉碎块,趁着自己还没有完全消失的时候,我看了看下方已经恢复了平静的战场。

    这一刻。我看到黄老妖婆率先从地层下面全力钻了出来,之前和天仙大战,波动席卷地下,几经挣扎,黄老妖终于脱困。她钻出来之后,我看到银霜子紧随其后,也露出了头。

    她的神色惶恐,紧张不安,从下面脱困的一刹那,就在四周不停的张望。

    我知道,她在找我。我就飘浮在她的头顶,身体快要化光了,银霜子茫然无措。在原地东张西望了一会儿,不见我的踪影,她突然就像抑制不住一般,失声痛哭了起来。

    “小男人,你在哪儿,你在哪儿”银霜子不可抑制,她知道刚才是我和天仙在东山对决。做最后一战,可是此刻的东山寂静无声,她再也看不到我了。

    黄老妖和黄婆子都在安慰银霜子,但银霜子的眼泪不止。冥冥中,她或许能够感应到。我已经处在一个万劫不复的境地里。

    我说不出话,也无力再去对她表达离别的哀愁。我默默的看着正在大哭的银霜子。

    银霜子,我的女人,我死之后,只望你会过的好一些,安心一些

    轰隆

    我的身躯,连同头颅,眼睛,在此刻被圆化解,血肉飘散在周围,视线消失了,感官无存。模模糊糊中,我觉得周身上下,只剩下那一颗正在跳动的心脏,还留在原处。

    这是一颗通红的心。陆家祖先,给这颗心赋予了最宽博的公正与无私。它强有力的跳动着,和圆的力量对抗。

    这颗心脏,不可能比天仙的心更强大,但它所拥有的,是凛然的正气,长存千秋万古的正气。这股气息护持着心,在圆的瓦解之下安然无恙。

    圆中的世界开始急速的变幻着,混沌,初生,兴盛心就好像一瞬间经历了一万年那么久。圆是从我的心中孕育而来的,它们之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最后一个赶尸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棋子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作者不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作者不祥并收藏最后一个赶尸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