些门都是有顶门石的,你且让开,看我的本事。”

    杨强从包里拿出一包铁杆,一根一根的拧了起来,足有两米来长,前面一个7字拐。后面一个圆圈。柳中浪不明白这是什么东西。只见杨强把7字拐则着伸进门缝里,铁杆大小刚好合适。杨强脸贴着门缝,不一会里面传来石头移动的声音,看样子有些费劲。一会,只听里面‘咚’的一声响顶门石碑移开倒地,石门‘吱嘎’一声自动的打开一扇,一股霉臭的阴风迎面扑来。

    杨强自豪的向柳中浪笑了笑,颇有炫耀的意思,“走吧!柳哥,顶门石已经被移开。这就是传说中的7字拐,这东西我还是第一次用到,以前的墓都没这机会。”

    柳中浪赞扬了一句,“没想到第一次用,就如此顺风顺水,杨兄确实是此道高才。”

    杨强立刻听出他话里的刺,讥笑着说道,“为了刚才这一拐,我在家里练习了好几年,这手法和其他的人用的手法大不相同。这里面的技术含量可多了,给你说了也没用,反正你也不懂。”

    走进里面的墓室,这才看明白,是一条长长的甬道,并不是陪葬妃子的墓室。杨强继续说道,“柳哥!这里不对,我感觉有很厉害的机关。你看看这狭窄的甬道,只怕人进去后,四面夹击,逃生的机会都没有。”

    柳中浪看着甬道,确实有些诡异。杨强说得有道理,甬道下有可能是陷阱,掉下去就死。要么是前面有毒箭,顶上掉飞刀,左右石壁夹击。不由有些犹豫。

    只见杨强转身在地上找了一块石头,正欲丢去探路。柳中浪说道,“慢些,我来,你们全都退出这里。你手上的小石头不顶用。”

    甬道地上平整,一点也看不出来问题,两面石壁也光滑,没有射箭的孔。看来只有顶上的问题了,柳中浪展开目力,仔细的看着顶璧。只见顶上吊着外面石壁上一模一样的铜灯。那铜灯莫非有古怪?

    柳中浪看准了那铜灯,找了一块拳头大的石头,猛然掷了出去。石头打到铜灯,发出清脆的响声,石头余威不减,擦过墙顶,落在甬道很远的地方,‘轰’的一声响,石头在甬道尽头碎成无数碎片,没有任何的机关,一点动静也没有。

    柳中浪有些不信,这种地势就是用来安排机关的,一定有机关。杨强走过来,仔细的查看地下的石板,石板是在整石上开出来的,被打磨得很光滑,基本上排除陷阱。难道是石壁上和顶上有古怪?

    正在思考,突然听到甬道尽头有弓弦绷弹的响声。两人大骇,就在这时,柳中浪一把抓住杨强后领,身体急往后跃,闪电一般出了甬道。刚出石门,一阵密集的叮当声在石门后响起,无数支弩箭穿过石门的缝隙射入陪葬室里,可怜那些陪葬的兵丁,死后若干年还要受毒箭穿身。

    杨强吓出一身大汗,要不是柳中浪反应得快,已经成了刺猬。这不是弓箭,是自动机簧发射的弩箭。近距离威力比起弓箭要强悍得多,但是不及弓箭距离远,因为箭杆短小的小机弩。要是大驽就不同了,箭杆长杀伤力大。

    里面的弩箭爆射了一阵,没有了动静,柳中浪拿起一块大石头,用尽了全力,朝里面掷了过去。石头应该是砸中了那面机关墙,发出‘砰’的一声大响,石头碎裂的声音,碎石落地,发出一连串的响声。没有动静,柳中浪又选了一块圆形的大石,猛一发力,从甬道口沿着地面滚了进去,只听一声空响,石头碰翻了地上的一块砖。地上猛然抖了一下,传来轱辘转动的声音。‘喀嗤,喀嗤’的大响,这声音干燥牙齿很难受。石门上的灰尘立刻被震得刷刷的往下掉。

    柳中浪喊了声“快跑!有危险”抱起老婆,迅速的往后退。看来这机关有些吓人,声势这样大。那王力想要走动却不能,杨强一把抓住他衣领,转身就跑,拖得地上的骸骨翻飞。

    跑出去十来米,只听甬道里发出‘噼里啪啦’的撞击声,震得地皮微微颤抖,头顶上的灰尘唰唰只掉。箫磬瑶把头埋进柳中浪的胸膛,吓得花容无色。只听‘嘭’的一声巨响,碎石飞溅,厚厚的两扇石门突然被撞破,石头飞起来老高。所幸一群人已经远离石门,并无伤害,只是这声势强悍,好不骇异。

    第四十二章 十八仕女棺

    巨响之后,甬道里沉寂下来,静得人头皮发炸。渐渐的就听见了大家粗重的呼吸声,这里没有毒气,王力没死,就是证明,大家取了口罩又臭得难过。

    好一会沉寂,柳中浪抬腿走向石门,两扇门已经被一根巨大的铁柱撞破,露出锈迹斑斑的尖头。机关应该没有了,弩箭,铁柱的伎俩被柳中浪的两块石头破了。看来触动机关的地方,应该是地上。

    石门内一片狼藉,地上全是被铁柱撞碎的石头。这铁柱约就像一根巨大的狼牙棒,四周崁着尖利的铁刺,有近半米长。上面吊着两根铁链子,那阵势明显就是,生人勿近。

    两面石壁上被这根巨型狼牙棒刮出一条条的深糟,柳中浪笑了笑说道,“我们得从这狼牙棒上过去了,你们小心些啊,别被刺破了裤裆。”

    话一出口,立刻后悔,这分明就是暗骂倩儿妹子了。还好她还没想过味来,冲着柳中浪笑了笑,说道,“我会小心的。柳哥别担心。”她对柳中浪,产生了一种极为崇拜的心理。觉得他太高深莫测,这两天做的事,让她心里非常的温暖。这和他的外表和平时的言谈极为不相称,很自然的就对他着了迷。

    杨强斜着眼睛幽幽的说道,“柳哥你的身材和力气有些不般配啊,就好比你和嫂子……。呵呵!你的力气好大,几十斤的石头像是扔一个鸡蛋一样。佩服!”柳中浪笑了笑不和他计较。这杨强说话咋就这样不中听呢,很明显是讥笑柳中浪太丑,配不上萧罄瑶这样的大美人。还带着一股无奈的醋酸味道。这萧罄瑶是个人见人爱的主,杨强有这味道很正常。

    安顿好王力,三人小心翼翼的爬上了狼牙棒。还好空间够,里面的乱石也没完全挡道。通道尽头,墙上全是弩箭洞孔。原来弩箭就是从这里射出来的。头上壁顶已经破了一个极深的大洞,狼牙棒就在这顶上砸下来,然后铁链带动再撞上石门。地上是一块一块的方砖,有好几块被砸得翻了起来,原来机关位置是布置在脚下的。

    通道尽头右边一道拱形石门,已经意外的被顶上掉下来的大石块砸成两截。这是单扇门,只是一个摆设,没有任何扣门的东西。

    柳中浪问杨强,“这皇帝大墓一般是几道门,才能到达主墓室里?”

    杨强一愣,不解的问道,“柳哥何出此言?不是很喜欢大墓的吗?进出随便此时怎么会不知道有几道门呢?”

    柳中浪自知失言,笑了笑,也不说话,小心的从断口攀了进去。刚踏进去,立刻吃了一惊。这是一间圆形的墓室,不大,四周有半尺高下的石台围了墓室一周。一口一口的棺材立在石台之上,有十八口之多。棺材是半透明的,里面的人隐约可见。

    柳中浪倒吸了一口凉气,箫磬瑶在黑暗中看不见东西,只觉得老公有些不对。杨家兄妹拿着灯,从断口处攀了进来。灯光下的棺材,居然有反光。绕是兄妹俩见多识广,也未曾见过这等陪葬之法,不可思议。柳中浪说道,“这应该就是那拿杯子接灵血的十八仕女了,原来在这里。”

    棺材是菱形的长方体,里面的仕女一具也没有腐烂,被泡在一种淡红色的液体里面。准确的说这不是棺材,应该是一只菱形的大桶。

    柳中浪开了灯,接近棺材仔细的查看,里面的仕女全身白绸纱衣,身材苗条,顶多十七八岁。只是无法看清楚脸庞,她们的脸上全都蒙着一块面纱,只露出眼睛以上的位置。

    里面没有任何的陪葬物,但是每人手里都捧着一只白玉杯,就和那晚看见的一模一样。棺材上没有一条缝,棺盖居然在头顶上。人是从上往下被塞进棺材里的。这样的墓葬形式,难道有什么特殊的意义?

    柳中浪脑袋一转,突然惊奇的发现,棺材侧面的菱形居然有放大的作用。眼前女尸的颈部侧下方好像有字。仔细一看没有字,以为眼睛看花了没在意。只见棺材里的仕女在放大镜下,毛孔都可以看见。

    小女子看上去很美有些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却又记不起来,要是把面纱揭开或许有印象。想一想又不可能,这可是古代的帝王大墓,怎么可能有面熟之人。柳中浪心里直叫可惜,这么年轻漂亮就被抓来做了陪葬,男人是个什么滋味都不知道,人生最大的憾事莫过于此。

    正欲走开,突然看见红药水里漂了一缕发丝上来。弯弯曲曲的就象是两个字,‘救我’柳中浪心里暗叫,‘好诡异’。定睛细看;只见那缕发丝飘到她肩上停住了,就在柳中浪的眼皮子上方。非常清晰的两个字。没错,就是‘救我’。

    箫磬瑶也看见了那漂上来的发丝,轻轻说道,“我刚才感觉她动了一下,那发丝就漂上来了。灯光不好,我不确定是否动过。”

    两兄妹正欣喜的商量如何打开棺材,取了那白玉杯子。棺材是一种很不纯的天然琉璃做成,有些价值,但是拿不走。也不可能拿走,按照协议,这些是柳中浪的。

    柳中浪说道,“杨强,倩儿妹子,快些过来看,好诡异的事情。”两兄妹走了过来,看见了肩膀上的字,大吃一惊。

    倩儿说道,“这是巧合的吧,那有这样逼真的鬼事,我不信。”杨强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我相信,现在终于明白柳哥要这些尸体和棺材的意义了,莫非你是专门为冤死鬼超度开路的?这些女子知道你的身份,当然要发信号求救了。”

    柳中浪‘哈哈’的笑了两声,“明白就行,你大概说正确了。只是我如何救她,自己也不明白。总不可能把这些棺材扛到外面去吧……。”

    正在这时,背后突然发出两声“呜呜”的声音,就像是女子在很小声的哭泣。柳中浪转过身,仿佛看见有一口棺材动了一下。箫磬瑶把头埋在柳中浪的脖子后面。杨家兄妹同时说了一声,“谁”。

    柳中浪一愣,“你们俩没有碰着我啊,莫非你们也听见哭声了?”

    两兄妹面面相虚,倩儿说道,“是啊,我们俩怎么能听见了呢?”柳中浪双手一摊,“鬼才晓得。”心里寻思;那口动了的棺材,看来有些名堂,自己眼力不同寻常,如何可以看花呢。但是这就有些不可理解了,自己的老婆不是凡品,天下仅此一人,所以才救活了过来。不可能还有第二例的,绝对不可能。

    柳中浪走近那口棺材,刚才那两声哭泣,难道是这位美女发出来的?细看她的面容,这位美女看起来更是似曾相识。柳中浪惊讶了,这怎么可能?不可能天下的美女都是似曾相识的吧,我就好色到这程度?熊,真他娘的奇怪了。

    看她的样子似在笑,眼角有明显的笑意。反正这里有些异常现象不能理解,这一路走下去,不知道还会碰到些甚么怪事。只是这十八美女命丧在此,太可惜了。一个个全是朵朵的鲜花,就被那混蛋皇帝给活生生的闷死在棺材里了。草!真他娘娘的操蛋!!!

    第四十三章 倩女幽魂

    (新人新书拜读者,请收藏,请推荐,桃花感激不尽,道一万福先。)

    这时候又是两声哭泣,柳中浪真的吓了一跳。这埋死人的地方听到这声音,对脑细胞的杀伤力是很强的。这是一个大脑神经的正常反应,特别是神经绷得很紧的情况下,谁也免不了。还好这里人多有伴,胆子也就大得多,之前有过这经历,虽然明白没有伤害,但是依然有些人体自然反应。

    只见棺材里的美女笑意在加浓,柳中浪大脑像是拉了一阵风。美女的眼角突然冒出两滴晶莹的泪珠来,悠悠的在红药水里滚动,慢慢的往下掉。

    “天啦!真他娘的有鬼了!死人在流眼泪。”柳中了起来。倩儿急忙问道,“怎么了柳哥?死人怎么会流眼泪?”

    柳中浪手一指,“这美女刚才流了两滴眼泪下来,我看得清清楚楚的,假不了。”

    箫磬瑶爬在柳中浪的背上,一直不敢近距离的观看女尸,早就躲在脖子后眯上了眼睛。这时才睁开眼睛,果然看见还没完全溶解的两滴泪水,还在红药水里上下滚动。

    两兄妹却无法看见,因为没有柳中浪的阴眼之助。哭声可以听见,眼泪却看不见。这个逻辑就有些乱套了。大家正在全神贯注的观看美女的眼泪,突然棺材动了起来。

&n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在仙墓修炼的日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棋子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作者不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作者不祥并收藏在仙墓修炼的日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