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是她太困了还是怎么回事,她好像看到有道身影从屋外迅速的飘了进来,拍了拍龙子飒的背,她觉得她们有必要分开了,再这么下去,她都出现幻觉,该睡着了。

    “嗯?月儿,让我再抱一会好吗?我好想你,无时无刻不在想你”龙子飒现在无比享受这温馨的一刻,怕一分开,单明月又要赶他走,紧了紧怀抱,不让她挣脱。

    “等等”单明月余下的话还没说完,就忙抱了龙子飒朝一边迅速躲去,不是她眼hua,真的有人进来,而且还不知使了什么怪,托了一只像是匕首,但又看不清的东西直接朝龙子飒的背心刺去,整个人和整个物件都模糊不清,竟是她有阵没看到的鬼魄,看身形还有些眼熟。

    龙子飒惊醒,抬眼却没有在屋内看到任何东西,疑惑的问道:“怎么了?”(未完待续

    284 厉鬼

    “那里”有人,可又不见了,单明月伸手指向刚才龙子飒身后的位置,奇怪的看着又变得空荡荡的屋子,朝龙子飒的怀里钻了钻,有些后怕起来,刚她明明好像看到有鬼魂在这,还想对龙子飒行凶的,但转眼又看不到了。

    龙子飒紧了紧怀抱,看着空荡荡的屋子,眉头紧皱,虽然他不知道单明月看到了什么,但看她这样担惊害怕的样子有些心疼,安慰道:“别害怕,有我陪着你,谁也伤害不了你”。

    单明月在龙子飒怀里趴了一会,感觉心里的忐忑平复不少才再抬起头来,在屋里又四处打量了一遍,确定那鬼魂真的不在屋里了,这才松了口气,不过抱着龙子飒却再不愿撒手,要求道:“你哪也不要去,要在这里陪我哦!”

    单明月现在还是很害怕一个人在晚上面对鬼魄的存在,有个人陪总是好的。

    龙子飒对单明月的提议求之不得,脸上也不由的露出喜悦,满口答应道:“好,我哪也不去”。

    俩人稍后落了榻,相拥而眠。

    临入睡前,龙子飒喜悦着能再佳人在怀,吻了吻单明月的红唇细语道:“真希望能这样拥着你直到我死去。”

    里面俩人倒是安了心,这可急坏了在院外还没离去的雅雅,她眼睁睁的看着方清子的魂魄鬼鬼祟祟又进了单明月的屋子半天没再出来,偏偏她爹楚苍爵有令。不许让她插手管她娘的事,说是自有她的定数。

    雅雅倒也不是质疑楚苍爵的话,问题现在屋里不仅仅有她娘,还有她父王龙子飒在里面。万一方清子先拿他开刀怎么办?他爹可只说保她娘的安全,不可能好心的连龙子飒的命也保。

    熬到后半夜,屋里既没有动静也没见方清子出屋,雅雅再等不下去了,跺了跺脚,虽然会令楚苍爵不高兴,但她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闪身朝单明月的屋内行去。

    待雅雅进到屋里,看到满床的鲜血和坐在屋中正闭目休练的方清子,雅雅全身颤抖。捂着嘴却半天发不出声音。伸手撩开床幔。就看到龙子飒整个后心现出一个大血窟窿,里面的心脏不知所踪,鲜血顺着他的身体流了满床满地。

    她来迟了吗?“父王。父王”,雅雅泪流满面,呢喃轻唤。

    而单明月却像睡死过去了般,身上倒没有血迹,正沉沉的睡着,轻微的呼吸证明她还活着。

    似想到什么,雅雅转身奔出屋子大喊:“爹,求求你,快出来,救救我父王吧!求求你。救救我父王吧!我知道你恨他怨他,但我不想他死,我爱他,像爱你们一样爱他。”

    这一声惊喊充满悲伤和凄凉,也惊醒了在宅子里睡觉的其几人,同样也让还在消化食下龙子飒心脏的厉鬼方清子醒了过来,抹掉嘴角的鲜血,立起身条件反射想逃走。

    但看看闭目被他施了法兀自睡着的单明月,机会难道,趁着人还没进来,他还想先取了法器再走,只要法器在手,那他就是天下无敌了,又何惧几个小鬼呢?

    这么一想,方清子奔到床侧,略一施力,单明月整个身体脱离开本来还环在她身上的无力双臂,浮向了半空,平躺在半空中。

    方清子不敢再耽误,伸手朝单明月藏有法器的手腕移去,手一推一吸,就见单明月手腕处一道光亮现出,随着方清子的手势向后,光亮越来越大,已经隐隐能看到月玲环从她手臂内脱出。

    本来还在屋外呼喊楚苍爵的雅雅,发现屋中异样,心里大感不妙,顾不上再哭喊,又转身朝屋内冲去,进去就看到月玲环脱离单明月的身体,雅雅大喝一声:“你这个妖道,还我娘法器来”,说完已经跃出身体朝月玲环冲去,她可没忘这东西是她娘的保命符,是丢不得的。她才刚刚没有了父王,不可能连娘都失去。

    “哈哈哈,我终于拿到手了,以前还不知道是什么法器,现在做了鬼,倒知道它的厉害了”,方清子手持上月玲环,得意不已。

    雅雅哪能让他拿走她娘的东西,举起双拳已经朝方清子越加清晰的身影攻去,随着双拳的挥出,两道强劲的光影如闪电般击向方清子。

    哪知道方清子手持月玲环,如拿着这世间最厉害的武器,不仅躲开了雅雅的攻击,还以月玲环更大的威力朝她疾射而去,随着屋内隆隆直响,眼看连房顶都摇摇欲坠。雅雅心中焦急,但月玲环的威力在她还没成丨人的时候就见识过了,心中有所惧怕,不敢与它硬碰硬。

    听到声音闻迅赶来的项柏皓和龙子夜,看到屋内的惨况,一人一个先去将倒在床上的单明月和龙子飒抱离了岌岌可危的屋子。

    “皇兄”毕竟血系一脉,看着龙子飒惨死,龙七夜说不悲痛是不可能,他都放下了,决定不再跟他作对,不再跟他争了,怎么才一夜之间,就成了这样。

    “明月,明月,快醒醒”!项柏皓抱着单明月用力的摇晃,可是无论他怎么摇都摇不醒,似想到什么,这才手施法在她周身破了方清子在法咒。

    随着‘砰’的一声巨响,单明月睁开眼睁就看到一道强光将雅雅小小的身子击飞了出去。“雅雅”,单明月伸出手,脑子里想的是要去接住她,但全身无力,最终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她摔落在坚硬的地面,说什么都来不及了。

    “哈哈哈,这法器果然厉害,小鬼,拿命来吧!”方清子得意的差点没了形,活了近百年,从来没有像这一刻这么神气过。

    雅雅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抹掉嘴角的鲜血,朝地上呸了一口血,怒道:“想要我的命,你还差了点”,说完身子如一道闪电般朝空中直蹿了上去,随着她的落下,身体急剧长大,等到人能看到她的时候,已经完全长成了大人的模样。

    本来她是想给大家一个适应的阶段,可惜现在上天不给她时间了。

    285 救父

    随着身子的旋转,也不知她从哪弄来了件衣服已经完整的穿在了身上,落在地上的时候,已经是一个亭亭玉立的美少女模样。

    “这这这,这是什么状况!”最吃惊的莫过于单明月了,看着这惊人的一幕,若不是她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雅雅上去下来不断在变化着,她简直不敢相信,这真的是她闺女雅雅。

    最懵的属龙七夜,从头到尾,他只能看到雅雅似乎在与人对决,却根本看不到和她对手的人的模样。

    单明月回头本来是想跟龙七夜交流下心得,结果看到倒在血泊里身上一个血窟窿已经气绝身亡的龙子飒时,吓的本来刚直立的身子又软倒了下去,“龙子飒,他他他”她们先前不是还一起相拥而眠的吗?怎么就死了

    听到单明月说话,雅雅回头看了眼被龙七夜抱着的龙子飒,眼里再次流出了泪水,说道:“我不会让父王死的。”说完转头看向方清子已经是恨之入骨,“不过我得先灭了这个妖道为我父王报这被挖心之仇”。

    “哈哈,你仅管放马过来,正好让我试试这法器的威力”,方清子对雅雅的放话毫不在意,当真法器在手,什么人都不放在眼里了。

    雅雅正想冲上前与他一决生死,这时,楚苍爵却出现在了她身侧,伸手拉住她的胳膊道:“让我来吧!”

    雅雅看到楚苍爵那一刻,刚刚止住的眼泪再次决堤。‘咚’的一声跪在了他的面前道:“求爹救救我父王吧,女儿知道你一定可以办到的。”

    “可他的心已失,只怕”楚苍爵看了一眼龙子飒,心有不忍。龙子飒只怕做梦也没想到,争夺一生,却是这样冤屈的死在梦中,不过这样也未偿不好,至少他死前是拥着他心爱的女人,幸福的死去的,连一点痛苦都没有。

    雅雅却不愿放弃,咬了咬唇退一步说道:“女儿愿意将我的凡心给他,反正女儿即使这具肉身不完整,也能活着”。

    “胡闹。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我不答应”,女儿是他的,凭什么现在要取心去救他的情敌。

    “求爹成全。我不想他死,他一直视我如己出,给我关怀,给我爱,养我育我,我仅仅是给他一颗心,又有何不可”,雅雅已经长成大人,跪在楚苍爵膝下,抱住他的双腿。一双眼睛哭的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模样,让人看的心都揪在了一起。

    “但你别忘了,你倒底是谁的女儿!”楚苍爵也不是轻易妥协的性格。

    “是,你是我爹,所以我现在才跪在这求你。你总说这是他们的命数,可女儿不信,我父王做错了什么,对我娘用情不真用心不纯吗?若是如此,他为什么前世愿意陪娘一起死,今生为什么会爱屋及屋,连我这个非他亲生的都疼爱,这都是因为他爱娘啊,但落到最后,凭什么就只有他是这个命数,这不公平”。

    “公不公平不是你说了算。”

    “今天在这就我说了算,以前什么都是听你的,可现在呢,若不是你先前不让我进去,我父王怎么可能会被那妖道挖了心。现在您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女儿也不会改变主意,人我是救定了”。

    “你放肆!”

    雅雅对着楚苍爵咚咚咚的叩了三个响头,“恕女儿不孝,娘就全您照顾了,”说完起身朝龙子飒走了去,伸手从龙七夜怀里抱起全身染血的龙子飒,决然的飘然离开。

    “楚雅婷,你给我回来,你这样会大伤元气,凡体若再不全,难道你是不想要命了吗”!楚苍爵很久没这么生气了,冲着雅雅大声喝道。

    听了楚苍爵的话,雅雅却脚步未曾停留片刻,没一会,身影已经消失在了众人眼前。

    “喂,你们说够了没,谁上赶紧来啊!”方清子却是等的不耐烦了,摸着手里的月铃环,迫不及待想借它之力显显威风。

    项柏皓却小心的注视着单明月身体的变化,但奇怪的是,月铃环已经离体有好一会了,她却并没有像以往那样有窒息之感,身体也没有因此而起变化,像没事人一样一直靠着他,连体温都没有变化。

    记得在魔殿的时候,单明月因失了月铃环而变成的模样,可那之后没多久她就离开魔殿了,出来也没有再怎么练功,她的身体是什么时候起了变化的?照这样看,对她来说倒是好事,至少不用再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鬼妃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棋子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作者不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作者不祥并收藏鬼妃计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