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压下一块巨石,重闷得让人下意识张大嘴巴,犹如一条缺水的鱼。

    华初感觉到自己圈住佛兰克的手在发软。“佛兰克……”脑袋贴近胸膛,几乎不可听闻的跳动声,令华初忍不住扬起嘴角,“佛兰克……”

    眼皮越来越重,明明知道不应该睡着,但瞌睡却像无法抵抗的诱惑,一点点逼近。

    佛兰克,想不到我们最后的结局竟然是这样。想不到我们最后竟然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相拥而去。

    渐渐迷蒙的眼睛,直直看向天花板,朦胧中,随金属架掉落的“星星”在一闪一闪眨眼,似在为地上将死之人惋惜,也似在默默注视,祈祷。

    星星渐渐升高,变得遥不可及,身体,手臂的重量仿佛在这一刻得到了解脱,成为天空中一粒尘土,在迷茫中飘荡,让星光洒满全身。

    “佛兰克,我看见星星了……佛兰克……”想起曾经抬头仰望“星光”,想着到底是否有遥望星空的一天,想着当那一天到来时,陪伴在身边的人会是谁?

    原来一切最终的结局,早已经注定。

    “佛兰克……”用尽身体最后一点力气,把怀里冷冷的身体拉近一点,更近一点。脑袋贴着□的胸膛,听着里面,碰……碰……这是世界上最美妙的音乐。

    战斗在继续

    雪白的被单包围苍白的人体,华初记得从佛兰克来到深海梯队,已经是第二次进入特护病房。

    袭击的原因已经查明。退出大气层的地外生物母舰在护卫舰的掩护下,突然进入大气层,悍然对深海中和平号发动攻击。

    令人惊讶的是,掩护母舰的护卫舰竟然是从欧洲,拉美两地调过来。地外生物一面发出战机攻击两地各大堡垒,制造假象,一方面把护卫舰送到亚洲,掩护母舰,对和平号发动致命一击。

    高热能光束从母舰发出,直击海面,瞬间蒸发近万吨海水,和平号□裸暴露在母舰眼前。

    击毁和平号,毁灭所有可能导致西太平洋地区战局发生变化,哪怕只是微小变化的任何可能性。

    和平号遇袭当天,三小时后,西太平洋地区幸存的各大堡垒同一时间遭到地外生物猛烈攻击,毁灭的光束像暴雨一般发射,小型堡垒未及转移平民,已经在攻击中化为灰烬,大型堡垒只来得及堪堪派出战机。

    大概已经知道和平号遇袭的消息,战机出战宁愿和地外生物同归,也不弹出救生舱。灰霾,火光成了天空唯一的标记。

    六小时后,北京堡,东京堡相继陷落,西太平洋地区陆地宣告暂无人类居住。

    下潜的和平号在抛离休息舱和休闲区后,再次下潜,连续遭受将近十次高热能攻击,和平号自身维持系统被大幅度破坏,继续下潜,可能面临船毁人亡的紧急关头,诺亚方舟及时上浮,抛出牵引绳,把和平号剩余部分拉近体内。

    这一举动,挽救了和平号上近百条人命,但同时也把诺亚方舟暴露在地外生物视线中。

    诺亚方舟,电视在滚动播放西太平地区惨烈的状况。医疗区走廊上,来来回回的医护人员面色沉重,右手臂上缠上一圈黑纱。

    “华初。袭击来得太突然,当时被困在通道的还有其他人……”但只有佛兰克的情况最严重,幽闭恐惧症加上大量失血,还有当时缺氧的环境。

    “什么时候能醒过来?”手指抠在隔离玻璃上,华初看向安静躺床上的人,仪器上微弱的波浪线,显示病床上的人依然存活。

    “现在这样,已经是最好的情况。华初,佛兰克长时间缺氧,大脑部分细胞……”

    “别跟我说这些,你要说的我都知道,我就一个问题,他什么时候清醒?”

    “华初,”格林长叹一口气,“本来可以用药物刺激,辅助微小电流刺激脑部神经复苏。但是佛兰克之前曾经多次陷入缺氧昏迷,药物刺激对他作用越来越不明显,如果加大电流量,危险性太高。不推荐尝试。”

    “做手术!”

    “华初,打开脑壳,危险性不比加大电流刺激脑部神经。万一脑压过高,打开脑壳的一刻,脑液就会像喷泉一样喷出来。就算及时缝上脑壳,很可能,佛兰克这辈子……”

    “管不了那么多,他一定要清醒过来。”

    格林倒抽一口气,面前的华初陌生得仿佛不认识,“诺亚方舟上没有脑部方面的资深主刀医生。”

    华初抿紧嘴唇,“各大堡垒送过来避难的专业人士里面,一个都没有吗?”

    “华初!我和你一样,都希望佛兰克可以早日清醒过来,但是,西太平洋地区本来就不是以做脑部手术著称的地方。如果是欧洲堡或者华盛顿那边,可能更加好。”

    “那就…… 送他走。到欧洲,或者北美,什么地方都可以。只要能做手术,只能他能清醒过来。”

    “佛兰克还有亲人,我们会先咨询他亲人的意见。”格林看一眼华初,“如果佛兰克的家人没有异议,我们再安排送他离开,到合适的地方做手术。”

    “华初,就算是做手术,你也要做好心理准备。手术不是万能。任何打开脑壳的行为,都有危险。”

    “我知道。”

    格林拍拍华初肩膀,“如果一切安排妥当,你要和佛兰克一起走吗?”

    凝视病床上的人良久,华初缓慢摇摇头,“不,我留下。”

    格林了然,苦笑。华初已经是成年人,有自己的选择,即便是最熟络的朋友,也只能拍拍他的肩膀,给于无声的支持。

    格林曾经想过打开华初心扉的人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女孩,却没料到居然是一个男人。转头看向病房里的男人,佛兰克过往经历,一行行闪过,尽管是文字,但其中包含的功勋,包含的艰辛,透过文字跃然显露。

    也只有这样的男人,才配得上华初。

    “安排好,我通知你启程的时间。”

    不知站了多长时间,华初知道自己可以进入病房,换上无菌衣,就可以拉着佛兰克的手,对他诉说一肚子的说话,但华初没有,他宁愿安静地注视病房里的人,安静地看着仪器上的曲线。

    佛兰克快点醒过来,我想和你一起战斗。佛兰克……

    摊开手掌,触碰的感觉还停留在指尖,尽管冰冷,但铭记在心。

    佛兰克,等赶走地外生物,我们一起去看星星。你知道吗?我在昏迷前,看见漫天的星星,而你就在我身边。佛兰克,帮我完成我唯一的愿望,你说过,夜空繁星是世界上最美秒的景色。佛兰克,我想亲眼去看看,你带我去,你陪我去,好吗?

    佛兰克,求你了,快点清醒过来。求你了。

    泪水顺着脸颊滑落,华初无法掩饰心里的痛苦,倘若上一次佛兰克受伤,令华初明白佛兰克在自己心中的分量,这一次,佛兰克的昏迷,令华初不再忽视心中的感情,不再拒绝。

    感情的天平架已经倾斜。

    “华初!联系上佛兰克的亲属。他们同意进行手术。诺亚方舟会安排佛兰克乘坐运兵船到欧洲,那边现在相对平静一些。预计三天后出发。”刚离开没多久的格林气喘吁吁跑过来。

    “谢谢你,格林。”

    注意到华初脸上的泪水,格林无声摇头,“兄弟,上帝不会让他的子民白白受苦。”

    “佛兰克不会放弃。我知道。”华初拉扯出一个勉强的笑容,“我想在这里陪着他。”

    “可以。”

    三天,还剩下三天时间,三天后,佛兰克就会离开诺亚方舟,从此或是再见,或是永眠于床上。

    生离或死别,华初宁愿在佛兰克的心脏还在跳动的时候,选择生离,至少,未来的日子,还能自欺欺人告诉自己,他还活着,还活在某一个地方。

    指甲抠入肉,痛楚却无法传递至神经中枢。全身的力量,全身的心思已经落在床上那人身上。一举一动,一个微弱的起伏呼吸,更能牵动神经。

    佛兰克,你不会怪我为你再出的选择吧?如果是你,你一定不愿意就这样一辈子躺在床上,等待未知的清醒之期。如果是你,你也不愿意就这样你我一辈子,一个睁着眼,一个闭着眼,永远没有诉说的一天。

    闭了闭眼,佛兰克,我在这里等你回来。

    法蒂玛来了,要拉华初去休息,被拒绝,恩玛来了,要带华初去吃饭,也被拒绝。莫夫斯来了,看看病房里的人,看看华初,摇摇头,半声不吭,直接转身离开,回来时,把面包牛奶往华初怀里一塞。

    “想殉情,也要填饱肚子。”

    诺亚方舟上没有白天黑夜,分别时间流逝的方式,只能通过走廊上的灯光。每12小时,灯光渐渐变暗,提示黑夜的到来。

    动动站得快麻木的腿,华初慢慢转身离开病房。

    如是者,一天又一天。华初天天站在病房前看着里面的佛兰克,听着格林每天复述佛兰克病情进展。

    第三天晚上,华初终于推开病房门,抱起躺在床上睡了三天的人。

    轮子在光滑的地面轻巧滑动,一手推轮椅,一手拿氧气瓶,小心避开守夜的护士。绕了好几道弯,直至前面出现大片人造草坪。

    小心推动轮椅,踏上草坪,华初替依旧昏迷的佛兰克拉拉被子角,自己盘腿坐在草坪上。

    草坪上方,漆黑的夜空,星光闪烁。

    “佛兰克,诺亚方舟上的星星比和平号上的好看多了。至少,有那么大的一块地方,”两手比划,“是不是就像你在战机上看见的夜空一样,那么大,那么圆,像一个……大碗,倒扣下来。是吗?”歪了脑袋,看向身边熟睡的人。

    “佛兰克,我最近看了本书,说星星的,我知道牛郎星和织女星,他们在银河两端。嗯,我找找,银河在哪里。是那个吗?星星最多,最明亮的地方。佛兰克,你说,我们以后会像他们一样吗?你在欧洲,我在西太平洋海底。太平洋就是我们之间的银河。”

    没有得到回答,华初重新仰头看向星空,“牛郎星是天鹰座最明亮的星星,织女星是天琴座最耀眼的明星。”

    “佛兰克,”两手环抱膝盖,头枕在膝盖顶端,“我们会成为欧洲和诺亚方舟上最耀眼的人,是不是?”

    “看我说的傻话,你本来就是柏林堡的王牌驾驶员。只有我,嗯,佛兰克,我会努力,我会追上你。等你睁开眼睛,你就能够看见我,在西太平洋海底的星光。”

    沉默了一会儿,却又低低轻笑,“西太平洋已经没有堡垒,要继续战斗,只能到东天平洋,或者到拉美去。佛兰克,我要到霍恩斯的老家去。我要在他曾经战斗过的地方继续他未完的战斗。你,等你醒了,过来找我,好吗?”

    吹风机制造出来的微风轻轻吹拂,一切是那么美好,但人造的虚幻转眼间即将破灭。

    星星的光芒渐渐被人造光芒取代,华初叹一口气,慢慢站起来。

    “佛兰克,天亮了。”

    嘴唇轻轻印在额头上,如蜻蜓触水一般,“佛兰克……”目光在佛兰克脸上流连,似看着生命中最珍贵的宝物,“等你回来。”

    运兵船破开水面,远远抛离诺亚方舟。

    格林站在华初身后,“你有什么打算?”

    “和平号已经没了,西太平洋区也没了。留在这里没什么意思。我准备申请到拉美区。”

    “那是一个好地方。霍恩斯的老家,热情如火的拉美女郎啊,嗯,不知道那里去医生吗?要不,我也跟着你一起去。”

    “格林。”华初转身,直视,“我很好。我心理,生理都没问题。我知道霍恩斯死了,现在佛兰克又成了这样,你们很担心我,但我可以向你保证,我不会做任何出格的举动。我还要等佛兰克回来找我。我会一直等他。”

    “华初……”格林叹口气,发现自己最近老是在叹气,仿佛有叹息不完的事情。通道被打开的霎那,所有人都看见华初和佛兰克赤身紧紧抱在一起,所有人都陷入诧异。佛兰克受伤失血,同样环境下,华初生存几率明显比佛兰克要高,在不知道有没救援,救援何时能到的时候,竟然放弃保暖,把身上的衣服披在别人身上,那就等于把生存的希望拱手而出。

    当别人向格林描述当时的情景,格林已经心生不妙,直至看见华初苏醒过来,面对佛兰克昏迷时的沉迷,猜测变成肯定。

    华初的态度不是一个面对伴侣陷入昏迷时该有的清醒。或者说是冷静。这种沉默,理智,令格林心生忧虑。

    “我没事。真的!不骗你。”布满血丝的眼睛一眨不眨盯住格林。

    格林侧头,“我在这里也是闲人,倒不如在需要的地方尽一点力,就算多救几个人也是好的。”

    目光从格林脸上离开,“最近到拉美的运兵船什么时候出发?”

    “不单是我,还有莫夫斯,达伦,他们都有意思到其他地方转转。和平号要重新修复,没上六个月时间做不好。闲着也是闲着,我听说莫夫斯,达伦都准备到欧洲去。剩下的救生船,大部分都是完好的。现在诺亚方舟在八千米深的海底,除非地外生物把地球打个对穿,否则,要攻击诺亚方舟还是有点难度。华初,救生船可能会被安排到其他几大区内。说不准,等你的调令下来时,你会和h1一起过去。”

    华初凝视船舱外的深海,黝黑的海底,远处一点光,忽明忽暗。

    未来仍未确定,战斗仍将继续。

    一部古老电影台词突然跃现脑海。那是人类和智能机器人对决一战。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深海之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棋子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作者不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作者不祥并收藏深海之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