矜持,灵魂多么的圣洁,依仗着晕眩,我倒在张同的身上。

    21克爱情 11(4)

    一开始张同以为我倒在他的身上是因为身体不舒服,渐渐地,我的动作不再规范,他便觉察出了我的“险恶用心”。然而他并没有推开我的身体,他像搀扶一个真正需要搀扶的病人那样,一丝不苟地搀扶着我朝病房走。张同的神情也没什么改变,呼吸也不急促,心跳也没加快,但我从他有些凌乱的脚步上看出张同的心情并不平静。  但我说不准张同是因为怕过往的人看出我们超乎寻常的关系,还是在他隐秘的内心世界里对我真的怀着另一份心思,我希望是后者,哪怕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我也决不放弃对于人类美好情感的追求,我这种近乎滑稽的执著是与生俱来的。我用眼睛的余光看张同的脸,其实他的脸仅离我五公分,但我猜不透这张平静的脸的背后,是否蕴含着一种不平静。  王丽看见我们,跑着过来帮张同扶我,被张同拒绝了,这又被我误解为我对于张同非一般人可比。到了病房门口,我扭开了门把手,借着走廊里的灯光我看见七床已经睡着了,我的床上还留着我下床时的褶痕。张同轻轻地将我放到床上,在他弯腰放下我的一霎那我不由自主地搂住了张同的脖子,他显然是吃了一惊,然后毫不犹豫地掰开了我搂住他脖子的手。  我躺在床上喘气,由于虚弱,还有情欲。

    21克爱情 12(1)

    化疗的最后一天,我的身体状况让所有的人都感到欣慰,尤其是张同和于捷,早上查房的时候他们手背在身后,脸上都是满月般的微笑,于捷说我的气色真不错,他都感到自愧不如,而张同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目光平静地望着我。我问张同什么时候再来做第二疗程。张同说过一个月。  整整一天,七床总是闭着眼睛躺在床上,对我爱搭不理的,我找话跟她说,她也是旁顾左右,我问她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还偷偷问了王丽。王丽说,她没事儿,所有卵巢癌病人里就数她的病情最轻。  晚上不到九点我就躺下了。我问七床什么时候出院,她说出了院也没人照顾,还不如这么住着。  “我都看见了。”七床突然抬起身子说道。  我问她看见了什么。“你和张主任……”我一时没反应过来,问她我和张主任怎么了。她摆出一副扭捏的神态,不好意思开口的样子。我明白七床指的是什么了,我故意装作不明白,让她我和张同怎么了。我心里清楚像七床这样的人,连说出别人隐私的勇气都没有。在我的询问和凝视下,七床脸都红了,好像被人抓住把柄的是她自己似的。  气氛松弛下来后,我问七床是不是觉得我不正经,干脆说是个女流氓。七床脸上的红晕退下去了,在灯光下显得异常苍白。“倒也不是。”七床那像纸片一样的身体似乎又与床融为一体了。“我就是觉得你身体恢复得不错……还有就是你的男朋友……”我说你就别为古人担忧了,难道我要戴着道德面具进坟墓不成?七床有点急了,她用胳膊肘杵着床,抬起上半身对我说,可是像张同这样的大夫是不会喜欢一个癌症患者的。我知道这话对我有致命的意味,但却是真实的,而我对一切真实的东西一般都能欣然接受,所以我不在乎七床的话,反而由于她的一语中的,让我原本有些起伏的心情变得平静下来。  七床见我一声不响,以为她的话发生了效应,便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很快进入了梦乡。而我的睡眠却像一条鱼似的溜走了,怎么都找不回来,失眠就这么简单地来了。  我清醒得像只夜精灵。病房外时而有急匆匆的脚步声掠过,是值班护士。十病房住进来一个自宫内膜癌的呆傻病人,大概是睡颠倒了,白天安静,晚上便开始大声地喊叫。她反复喊“救命”,声音已经嘶哑,好像有人要杀她似的。整个妇科病区因为她的喊叫,充满了死亡的恐怖。  将近凌晨两点的时候,走廊里起了一阵马蚤动,接着是车轱辘碾过地面的声音。我从床上爬起来,摸索着穿上鞋,刚要开门,七床的声音悠悠地响起来,她让我别出去,“死人了。”七床说出这三个字,轻轻翻个身,便又睡去。  我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听了七床的话,乖乖地回到自己的床上,躺下来,快到四点才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早上七点多钟,大夫们来查房,我困得睁不开眼,于捷问昨天晚上干吗去了。我说昨天晚上死人了,所以没睡好。于捷说你不好好睡觉看什么死人,这儿天天死人,你看得过来吗。  我问张同我这次化疗的结果怎么样。张同说这是初次化疗,不会有太明显的改变。并告诉我要调整好心态,做长期化疗的准备。我说如果我的生命真的要靠化疗维持,还不如死了。张同摇头,说病人生了病一切都要听医生的,在这儿没有你想不想活的问题,只有必须活。说完就带领着他的一群白大褂儿浩浩荡荡地走了。  梁雨来的时候都快十一点了。我问怎么这么晚。梁雨从包里掏出一只蓝色窄边儿帽子扔到床上,给你买这个去了,梁雨道。梁雨不会买东西,买任何一件哪怕再小的东西都是极其困难的。我把帽子戴在头上,转着身子找镜子,七床又将她那面小圆镜子扔给我。镜子里的我苍白消瘦,一种倦怠显露无遗,只有眼睛里流泻出灵动的光还能看出我残存的一点生命力。七床在一旁说,漂亮多了。梁雨不以为然,认为还不如光头好。  走出住院大楼,我一眼就看见了梁雨那辆白色本田车,她像个都市丽人亭亭玉立,那份潇洒简直就是现代美好生活的象征,能强烈地激发你对于现代文明的疯狂追求。我转头对梁雨说,就冲这车我就不想死。梁雨一听这话,乐晕了,他掏出车钥匙“呲”一声打开了车门,上车以后对我说,要真这样,他就拼命挣钱,然后买辆奔驰,让你更不想死。  出了x医院的大门,梁雨并没往我家的方向拐弯,而是朝南,没两分钟就上了长安街。我问他去哪儿,干吗不回家。他说要带我兜风,然后吃饭。问我想吃什么。我说什么都不想吃。他说,得吃,让我想地方。  梁雨说,马上要过春节了,送我一件礼物,然后朝车后座指了一下。车后座上有个大纸盒,我拿过来打开一看,是一件浅紫色的羊绒衫,展开来,说是羊绒衫,不如说是件羊绒袍儿,贴在身上大致比了比,到膝盖以下。羊绒衫异常柔软,质量很好。我问梁雨这很贵吧,梁雨说问那干吗,待会儿找个地方换上让他看看。停了停又说,穿上一定好看。我问是谁帮你买的,梁雨说是他自己。我说,你打死我也不相信,你连买顶帽子都要花一上午的时间。我问他是不是小凌帮他买的。“你怎么会想到她。”梁雨有点不高兴。我不知道梁雨和小凌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分手,为什么梁雨义无返顾地回到我身边。梁雨就讨厌我问为什么,世界上的事情原本都很平常,没什么为什么,发生的自然会发生,该结束的必然结束,自自然然。

    21克爱情 12(2)

    我不言语了,在男人心烦的时候,女人最好别说话。  远远地看见了香格里拉饭店,梁雨提议去吃那里的自助餐。走进香格里拉饭店的转门,一股温暖如春的感觉扑面而来。那些外国人像一只只色彩斑斓的山鸡,栖息在大厅的沙发里,他们身上的香水味儿让整个大厅的空气显得浑浊。  梁雨让我去洗手间换上他给我买的那件羊绒衫。走进洗手间的时候两个清洁女工正聊天,见我进来就盯着我的脸看。我知道我的脸色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疾病中的爱情:21克爱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棋子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作者不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作者不祥并收藏疾病中的爱情:21克爱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