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头,他还是继续趴着说“别动。”班长还是没有出声继续动

    他的头,“我叫你别动,你是不是想找死啊你。”班长还是没有出声,继续动了动她的头。荆桀很生气的把头抬起来说;“你妈的,我

    叫---。”他看到班长站在他面前虽然脸sè只有傻愣的表情,但我知道他心里一定大吃一惊。“怎么,你叫我?”荆桀说。班长也有些恼火

    了说;“真是懒的跟你这种人说话。”班长拿出十块钱放在桌上,“钱我拿来了,把我吊坠还给我。”他慌了,说话有些支支吾吾了,“

    那个我,刚刚上来没有带还放在宿舍。”班长看着他;“真的假的。”“真的真的,不信你问华子。”他把充满恼火的眼神看着我,透过

    他的眼神我知道他想要我说什么,“你要不配合的话,回宿舍有你好看的。”这种情况下我只能说是了。“那好,我相信你,不过什么时

    候回宿舍,什么时候上来一定要记住把它带上。”荆桀笑了笑点了点头,班长走了回去,他才松了一口气。

    放学后,他便拉我们几个跟他一起去商店。“怎么荆桀?你要请客?”阿鸡问。“请你个头,你要不去拉倒。”荆桀回他。阿鸡又说

    ;“不想去的举手。”众舍男一个举的比一个快,荆桀走过来抓着我的手“就你了。”“关我什么事,我又没有加入你们的游戏当中。”

    我说。他硬是从床上把我拉下来。最后便是两人来到商场了,我很不不耐烦的说;“你是买牙膏、毛巾、还是内裤?”他没有回答,直奔

    到了礼品店,我也跟了进去,“美女老板,你这里有没有像这个一模一样的吊坠。”他拿出了只剩下一半的班长的水晶吊坠给老板看。之

    后他前前后后一共跑了几家店但都没有找到一模一样的吊坠,最后来到一家店里。“两位帅哥,要买什么礼物?送给女朋友吗?”我回答

    说;“他呀,是选礼物送给他老妈的。”老板娘笑了,他拿出吊坠问了问老板娘,“这个我们这里应该没有,不过我们这里这些手机挂坠

    比较多,你要不找找看说不定有和这相似的。”他失望的点了点头,就把挂在店里面的手机吊坠看看了一遍。我无意中看到有卖音乐盒,

    我看到木质的音乐盒都是统一价一百元。我便问:“那要是买回去的音乐盒坏了呢?”“这个你不用担心,卖音乐盒的人不一定会修音乐

    盒,但是我就不一样的,我卖音乐盒也懂修音乐盒。”我听了之后,意外中带有些喜悦。“真的老板?”“应该没有问题,怎么?你有坏

    的木制音乐盒?”老板问。我连连点头,“这样吧,今天你在我店里任意买一样东西,我就帮你修你的音乐盒。”老板对我说。我高兴的

    开始打荆桀的主意,我拍了他肩膀“喂,哥们,找到没有?”他没有说话,我看到有一件和班长的吊坠有点相似,我拿了过来拿给他看:

    “别找了别找了,这不是挺好,干脆买一条送给她得了,那么费神。”我说。“要买你自己买去。”说完他继续找,找了半天没有找到,

    我看情况便说;“老板,这挂坠他要了,我帮他拿着他付钱,那改天我拿音乐盒过来给你看看?”老板点了点头,我赶紧走出店门,他也

    走出来但没有付钱,老板娘追了出来说;“喂,两位帅哥还没有钱呢。”“东西不是我买的,要钱找他要去。”我指着荆桀,他看着我。

    我迟疑了一下,把他带到一旁。“哥们,你当真不付了这挂坠的钱。”“我不付。”我着急了;“那那,哥们,这就是你的不对了,首先

    “我陪你出来吧,一浪费时间,二跑了一路你也没有表示一下说请客吃什么东西的,咱们是兄弟,你今天就为了兄弟我,花一下你那二十

    块钱又会怎么样。”我忽悠他说。他拽的站着:“我就不,要是不想出来,现在可以回去。”“你,你真的不付。”我急了。他没有说话

    。“好,你要是不付的话回到教室后,我就对着同学们说荆桀你暗恋了班长快三年了到现在还没有说出来。”说完我得意的,他一脸臭的

    想要揍我,我躲开了。“你敢。”他说。“你就看我敢不敢,为朋友是可以插你两刀的。”他想了想把钱掏了出来:“好,你有种。”见

    此情形我赶紧溜之大吉。

    第五章 涩之姐姐

    时间真的是一个很隐形的字眼,分分秒秒中她都在你毫不知觉的时候走过了,而我还在一片模糊和懵懂中度过,。教室里黑板上,家里桌上都写着那相同的字----“离高考还有”,突然感觉真的快近了,也越来越觉得有些紧张,一想到那古诗没有默写那公式还没有背熟,满脑的思绪像是被断了线的风筝,不知还能飘去哪。“好消息。”姐姐突然在我房间门口对我说。神经还真被下了一跳,我无耐的说;“姐,你走路能不能出一点声音啊。”“出了,是你想什么想入神了,根本没有听到脚步声而且我还穿了拖鞋。”我看了看她的脚,还真是穿了鞋,“难道真的是我走神了吗?”我心里返嘀咕。我看了看老姐;“说吧,什么好消息?”“那天的事,老妈已经了解过了她知道是她误会你了,所以老妈特意煮了你爱吃的糖醋排骨你今晚有口福了。”老姐说。我早就料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我很是得意并得瑟的说;“怎么?知道了吧不在找茬了吧。”老姐特没有脾气的说:“好好,我们都知道错了,怎么一个大男孩子的那么小气。”我想了一会儿;“好吧,看在糖醋排骨的份上,就原谅你们了。”我和老姐相视而笑,一起走下楼去,老妈对我变的很热情,只是没有对我说有什么表示道歉之类的,其实我只是想想罢了,家人之间用不着这么的客气,客气就不是一家人了。一笑带过,只这是我认为化解家庭矛盾的一个好方法,那温馨,那充满幸福的笑声,足以让矛盾烟消云散。

    肉足饭饱后我便上楼,走到阳台上,我喜欢站在在家的阳台上向外眺望,或是在午后的和煦ri下喜欢呆呆的望着白云蓝天。就像置身在这大地的广阔之下感受那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那一片属于自己的安静,恬然会让我忘记的现实的烦恼,祥和是让我有继续下去的药剂。快要到十点的时候我还在书桌上学我的中国历史,老妈走了上来,“妈,你怎么还没有睡。”我问。老妈坐到我床上,“妈想上来跟你说句话。”“什么,妈你快讲吧,搞的那么神秘。”我笑笑说。“其实妈太过于对你严,是因为你是我们家唯一的希望。当然了,妈也知道有些事并不一定能达到我们想要的目标,尽力就好。现在妈只是想对你严厉一点,能明白每个父母望子成龙的心情吗?”老妈语重心长的说。我对着老妈点了点头,“妈,我会努力的。”老妈点了头笑着就走下楼去了。

    其实我知道,老妈那么紧张我的成绩,不仅是望子成龙,而是为了要弥补对姐姐的亏欠。可是我怕他们的希望你会便成失望,我总觉的自己对学习没有太大兴趣,有时候就是家里的这些因素所以我才走到了现在。看着漂浮不定,时上时下的分数就会对自己失去了信心,我想要考个好学校我想要弥补姐姐对我做的一切,可我能吗?,我会一直不断的问问自己。

    以前家里不是很富裕,加上那时的学费又高,所以对于我们这些家境一般的孩子来说,大只是渴望而不可求罢了,他是遥远的一个梦。我记得那时好像只有仈激u岁吧,在上小学。姐姐那时已经是一名高中生了,时光又仿佛回到了以前的那个画面:还是那个烈ri炎炎的天,还是那天我们都重复过的路。说实在的,那时的重女轻男传统观念在我家还是属于根深蒂固的地位,我想那时的姐姐也像我现在一样迷茫着,只是姐姐迷茫的是如果考上了大学,上学的钱从何而来?就这样她的心情一直沉重到了高考。高考过后,几十天的等待,接到通知书的那一天姐姐却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感到沮丧。那一天我看着姐姐兴奋的把通知书拿到妈妈面前,老妈看后只是像往常一样,脸上没有露出多大的惊喜,她看完共说了两个字“嗯、啊。”便把通知书递还给姐姐继续干她的活儿,我看到了姐姐惊喜过后的失望。晚饭上,我和姐姐两人在庭院里乘凉,老爸老妈在厨房里吃饭。过了一会儿,我想出小卖部买水喝便跟姐姐经过厨房,无意间听到爸妈的谈话,姐姐于是停下了脚步。“老大今天拿通知书给我看了。”妈妈说话的心情很是沉重,爸爸想了很久便说;“你看啊,华子还在上学,而且你知道现在的大学费用又那么贵我们不读不起啊。再着老大是个女孩,女孩子将来是要嫁人的。”老爸说。“你的意思是?”老妈心中已经知道了答案不过她还是问了。“不去上了,留钱给华子上。”“这样不是对老大不公平?”“这都什么时候了,我想她会明白我们的用心的。”老爸和老妈之间的对话说完后,爸妈都沉默了很久。姐姐看着我哭了,我从姐姐的眼里看到了她失望最后变成绝望的眼神,当所有的努力,所以的青chun梦想最后变成了泡影,并且来的那么突然,那么让人没有一丝丝的准备的时候,我知道此刻姐姐心里很痛。回房后她一直躲到被窝里,她彻夜难眠。将近凌晨一点的时候她才掀开被子,她看到庭院的灯光还亮着便走了出去。是爸妈在编着竹筐,姐姐有些不忍心了,凌晨一点了爸妈还在为生活,为我们而ri夜辛苦着,她想走过去帮忙却又不敢,只好又回到床上。她沉默了好久,想了很多,她掀开草席拿出了那张通知书,然后拿了一盒火柴划了一根想把通知书烧掉,但是她又舍不得,又划了一根想了好久终于下定了决心,把通知书烧掉。她哭了,这一刻不只是一张纸变成了灰烬,而是这些年的努力,这些年的梦想,这些年的青chun都化作了乌有;所以的回忆,所有的渴望奢求,随着掉落的灰烬,没有了。“姐姐。”我走到她跟前,她笑笑说;“没事,去睡觉。”

    第二天,她便跟爸妈宣布说不去上大学了。妈妈意外中带有些愧疚,“老大,你说什么?”妈妈问。姐姐笑笑说;“我不去上学了,我要出来找工作。”“可是你,那——。”姐姐打断了她的话:“妈,没有可是,我觉得未来不只是上学这么一条出路,弟弟上学就好了,我当姐姐的要赚好钱将来给弟弟上大学用。”说完,妈妈哭了,老爸也跟着红了眼圈,只有姐姐,笑中泛着泪花。我那时就就在想姐姐没错,爸妈也没错,是命运把所以的不幸都下降到了我们。直到现在我才明白,其实这不是不幸,而是应该感谢命运。我觉得做人就应该学会知足,以前总会觉得命运是那么的不公,现在就会觉得哭一下挺好。当你觉得自己过的很苦的时候其实还有人过的比你还苦。每个人活在这繁华而烦扰的城市里,yu望是人的一种需求,有推车的农夫羡慕有自行车的工人,有自行车的工人羡慕有轿车的老板。如果我们的yu望没有停下来,而是不断的去追求对于我们来说是望尘莫及东西,那么我们何时才能得到满足。你的不幸,我的不快乐这就是人生,用“知足者常乐”的心态去应对被yu望蛊惑的我们,这样才能够潇洒的在人生路上走一回,看开了也就真的没有什么了。现在,我们家的生活过的挺美满的,特别是姐姐,下班累了就会绣她的十字绣,追看她的偶像剧。人生就是这样,少一些烦恼,多一份那抹微笑,足矣。

    第六章 涩之班长被罚站

    清早,一到教室放下书包就跑去买早餐拿回宿舍吃去。荆桀、学长、董少还在睡梦中。“哇靠,这些人肯定今天不去早读。”我推开宿舍门说。阿鸡看着镜子说;“你呢,不都一样。”“我跟你们情况不一样,我要越过鸭绿江,爬铁桥才来到这个你们走几步就到,能跟我比吗?”我很鄙视的说。“不跟,因为懒的跟你比。”他边说边看着镜子。“怎么上来也不帮我们买早餐?”刑鱤说。“哦啊,早餐都还没吃?,厉害。”我边吃边说。刑鱤过来硬拉着我跟他下去食堂卖早餐。没办法舍命陪小人了,只好下去了再上来吃我的早餐。等到买完早餐上来的时候他们都醒了,荆桀从厕所走出来说;“你这小子整天大清早的就跑来宿舍,我都怀疑你啊。”“怀疑我什么?”我回了一句。憬瞳走到我跟前对着我的耳朵说;“怀疑你有病,神经病。”我拳头一扫,幸好他溜的快。学长在上铺东看西看,“哟,学长醒啦。”我有点调侃他的语气。他没有回应不屑的看着我跳下了床,阿鸡煽风点火的说;“哈哈,人家没有应知道尴尬卜。”“去,赶紧看你的鬼样去,镜子都要看破了。”“我喜欢,不给啊。”我和阿鸡一直拌嘴着。刑鱤吃着东西,学长突然说:“谁上宿舍不冲水的?”荆桀笑笑说;“呃,我一时忘了,兄弟就帮冲一下了嘛,举手之劳。”他用他一向遇事滑头的作风,终于让高傲的学长帮他冲了一回马桶。我和刑鱤赶紧把吃的都拿到走廊外关上门。上厕所都会忘了冲,那会不会有人上厕所忘了带手纸,吃完后我开门进了宿舍。“谁有纸巾的,借来用一下再还。”我问。“厕所里有去拿吧,没事,都是纸只不过擦的地方不同而已,你要来擦嘴我们就当做看不见。”说完看阿鸡得意的看着我,我都觉得奇怪这有什么好得瑟的。这时荆桀突然站了起来,“有病啊?”我看着荆桀说。“糟了,我刚才上厕所把手纸用完了。”我还以为有多大的事,突然间想到学长刚进了厕所,我们大家又惊又喜。“你们都别出声看学长怎么办,你们说他会不会要我们把纸递过去给他?”阿鸡问。“不会,就他那样孤僻,又拽拽加丁点的绅士风度肯定不会。”“那他怎么解决啊?”七嘴八舌的。我说可以风干,大家就都想抽我。我们一直在静候佳音,过不久他出来了什么也没有说,大家都好奇他是怎么解决的,我便问他说;“哪个,学长你——手纸不是已经用了吗,你——?”他赶紧回答我说;“我有带纸巾啊。”说着他便走去洗手台洗了洗手,我感觉他好像在说谎,至于他真的有带纸巾去嘛,这个经我回想他没有进厕所前他手里是什么都没有拿的,穿的是球衣,应该没有口袋放纸巾。至于他说他带了纸巾这一说,还是用了什么方法,大家就琢磨琢磨吧

    八点十五分,我们足足迟到了五分钟,刚走进教室就发现班长被罚站,我们便知道情况不妙赶紧的通通都往后门进去,校长就站在讲台上,我们一进去就坐下来不敢抬头。班上很安静,校长就站在讲台上一言不发,他就上看着我们这几个男生然后便继续上课了,我们终于松了一口气总算逃过了一关。下课的时候若心转过头对我说;“你们可害死班长了你们男生迟到,一上课班长就被罚站,你们倒好。”,下课后,我们就被班主任叫到办公室去,班长也没有幸免。我们和班长一起到了办公室,我们把美丽可爱的班主任惹恼了她看了我们很久然后说;“你们怎么回事?这么快要高考了你们呢,迟到一天比一天严重,校长都对你们不耐烦了,你们不是住宿舍的吗,走几步就到,懒到这种程度。”班主任把目光投向班长,“班长,监管他们是你的职责,怎么会让他们这么懒散。”我刚瞄了一眼她,便开始对我发火;“还有你,华子你怎么回事?一大早来教室,不早读就跑回宿舍去,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涩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棋子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作者不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作者不祥并收藏涩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