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武器毫无目标地指着四周。这种诡异的安静更让众人感到心寒,倒不如此时前线战场,虽然生命有可能随时消逝,但至少不用遭受这种心理上的巨大压力。

    毕竟这些人也是昔日江湖上的好手,过不多时,忽然有人低吟一声,缓步走至陈恩泽身旁,侧耳说了几句,并手指着其中一间民房。

    众人见状都是顺着手指的方向看向那幢民房,不由得都倒吸了口气,手中的兵器又握紧了几分。

    只见那民房,从门缝中淌出了无数鲜血,顺着街道流到了那五具尸体的旁边。

    陈恩泽眉头一皱,伸手拔出了金色巨剑,缓缓向民房靠去,而义军人士也是行走江湖多年,当下也是分出数人跟在了陈恩泽的身后,而其余的人呈扇形将那幢民房包围,并慢慢缩小包围圈。

    东晓风正想快步跟上,仿佛发现了什么,停下了脚步。

    就在陈恩泽距离屋门仅几步时,陈恩泽忽地发声低喝,点地跃向那民宅!

    随着一声脆响,民宅的房门被巨大的剑气瞬间撕破,在木屑中,陈恩泽飞速跃入,而随着陈恩泽的进入,在他身旁的几人也是快速跑入,不过,让他们失望的是,里面没有人,不过,地上倒是躺着几具尸体,显然是屋主的。

    陈恩泽此时脸色苍白,他还不料宋军竟然会对这些百姓下手,被宋军派来的这些人,看来也是隶属于魔教一系了,最近频繁地看到魔教中人,看来魔教已经又开始复苏了,原本一个黑煞堡就令江湖上的正派人士为之头疼,如今又多了这么多的魔教,看来在江湖上也会引起一阵腥风血雨。

    就在众人为宋军的行为感到不耻时,屋外却忽然传来暴怒声,而其中显然还有东晓风的怒喝声!

    陈恩泽一惊,大呼不好,忙纵身向外点去,刚到屋外,便看到屋外的众人正包围着五人,而这五人竟是那五名军士!而这五人武艺竟也是精湛,被数十人围攻虽剑法亦是仓促,但仍是没有人受伤。

    陈恩泽大怒,显然这五人扮成了义军士兵,就是要乘着众人将注意力都放在民宅时突然袭击,幸好被功力已是越来越高强的东晓风识破。

    在此时,陈恩泽也不禁吃惊于东晓风这些日来的进步,也难怪,集成了几门绝学,虽无人指点,但仅此已可以在短时间内增强功力了。

    当下,那五人见陈恩泽也提刀怒目而来,心中大为不安,刀法也越渐凌乱,显然想要强行突围。

    东晓风可不允,刚才看到屋内淌出的血渍,就知道屋内的人十有便是被眼前的五人所害,心中大怒,手中长剑似化为无数毒蛇,紫嫣发出清吟的声响,让这五人为之一骇,稍不留神间,两声惊呼,二人已被挑断筋脉,鲜血迸射间,早有数把利刃刺入二人的胸膛。

    但这二人竟是忽然仰天大吼,陈恩泽在一旁一见,大惊道:“是巫毒术自爆!大家快避开!”

    众人也是江湖好手,在此二人目露凶光之时就已感觉有些不妙,此时再听陈恩泽言语,脚下亦是飞快地点地向后退去。

    饶是如此,仍是有一人躲闪不及,被二人用内力瞬间逼出的鲜血溅到,已被毒化的鲜血竟将那人的皮肤腐蚀,过不多时那人竟生生地被腐蚀为一滩血水!

    东晓风毕竟历练较少,哪里经历过这种事情,当下被眼前的景象唬住,不由得倒吸了口气,心中暗自忖道:今后看来要多注意下这些突发事情。

    陈恩泽在刚才那二人自爆时不退反进,舞起了刀网护住了他身后的三人,不待稳住身子,又向前射去,径直取向那剩下的三人,那三人见同伴自爆,心中也是大为不安,此时见陈恩泽气势汹汹地杀来,哪还有还手的余地?

    还未交手,便向身后退去,不过早已有十数人怒吼着拦住了三人,在后又大敌的压力下,没几回合就失手接连被剁为肉泥。

    东晓风不禁有点咋舌这些人为何从刚才那二人自爆开始就如同发狂了一般,非要置这三人于死地。

    陈恩泽一脸的忧愁,双眉紧锁,东晓风看在眼里,又向周围的人看去,只见他们此时的眼中除了愤怒外,竟然,还有一丝的后怕。

    陈恩泽叹了一口气,缓缓回身向城门处走去,临走前回望了一眼那屋子,仿佛又闻到了那股恶臭,不禁又蹙眉,道:“那间屋子,最好快些烧了。”

    周围的应了声后,留下来了三人,其余的人缓步跟随陈恩泽走离了此地,不过人人的脸上此时竟已是多为忧愁。

    “小风。”看到东晓风还未跟上,陈恩泽在前方叫道。东晓风回过神,正好对上了陈恩泽的眼睛,陈恩泽似乎也发现了东晓风的疑惑,向东晓风摆手。

    “你知道为何刚才这些弟兄们忽然如此仇视或者说赍恨这些人吗?”待东晓风快步跟上队伍时,陈恩泽忽然低声道。

    东晓风闻言先是一愣,随即摇头。陈恩泽看向了此时仍是鼓声震天的城墙处,皱紧了眉头,缓缓向东晓风阐述了几十年前那令江湖正教乃至百姓后怕的惨酷遭遇。

    数十年前,那时候的正教并不是占据着江湖上绝对的霸主地位,而是和数量上可观的无数邪教、异教鼎力江湖。

    直到有一天,一个名为万血池的北方邪教自金国兴起,数月间飞速发展,统一了金国邪教,在几年后,又相继吞并了中原几乎所有的邪教,其力量,已让政教人士担忧,正教也成立了统一联盟,准备北上缴杀邪教除魔卫道,然而,还不等正派人士攻向北方,万血池的帮主血老早已带着无数邪教教徒南征。

    一路上,他们为了修炼自身功法,不断地杀人,或激发血性,或吸血,或用于炼功。其残忍手段令人作呕。而正派人士和他们交手数回,无不是大败而归。

    甚至惊动了各国官府,联手派兵围剿,但无一不是被设计被用毒计毒死数十万精兵。

    最后,是在各大帮派的绝对团结和除了沧溟谷、烛阴宫以外的又一大神秘组织的领头人,由于大家都不知道他的名字,只知道他是一名独眼剑客,都敬称他为独老。独老带领着大家在峨眉巅和邪教交锋。

    在大战前,独老和血老都一起失踪了,邪教一番失去了血老,群龙无首,本就不团结,而反观正派,在各派掌门都在的情况下,峨眉巅一战正派取得了绝对性的胜利,尽管这样,正派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各大帮派元气大伤,更有不少小帮派发生了灭帮的情景。

    是故江湖中无论正教亦或是普通镖局、钱庄等商帮,都对邪教敬而远之,甚至采取见之即杀的手段,在峨眉巅一战后,邪教遭到了正派人士的围剿捕杀,在江湖上几乎绝迹。

    饶是如此,江湖上对邪教一事仍是不敢马虎,人人以邪教为敌,谈及邪教时更是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影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棋子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作者不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作者不祥并收藏影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