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胜求婚不成,庆功宴自然是不欢而散。

    叶千玲临走之时,简子玥拉住了她的手,红着眼睛道,“七嫂,谢谢你。”

    叶千玲温柔的笑了,“你我之间,说什么谢不谢的。”

    “要不是嫂子,只怕玥儿就要成为四哥往上爬的垫脚石了。”简子玥满脸忧郁,“我与四哥虽然一母同胞,可是自幼四哥便志不在兄妹之情,他对我,是几个哥哥中最冷漠的!连去了的大哥,都比他照顾我些。大家都说他打小儿便心气儿高,迟早要栽个大跟头。以前,我还觉得他或许没有大家说得那么不堪,今日,我算是见识到了。”

    看着简子玥略显憔悴的小脸蛋儿,叶千玲叹口气,“人各有志,你呀,往后离他远着些就是了。”

    简子玥咬着嘴唇点头。

    告别了简子玥,到了宫门口,只见一派轿子等在门外,原来都是来接自家夫人小姐的轿子。

    叶千玲找到了赵云雷派来的轿子,走了过去。

    正准备上轿,却见汤铃、木伽罗和叶黛玲三人气势汹汹的走了过来。

    汤铃上来便对着叶千玲大骂,“叶千玲,你不要以为有七殿下惯着就了不起了,他日我汤铃飞黄腾达之时,必将今日之耻十倍百倍的还给你!”

    叶千玲看了三人一眼,除了汤铃气得面红脖子短的,木伽罗是事不关己,只管看戏,叶黛玲呢,则是一脸小人样,不用猜也知道,汤铃必是她挑唆了来的,让人家出头,自己却缩着。

    叶千玲撇嘴一笑,笑得温润无害,像个小白兔,“哦。”

    汤铃愣住了。

    只是一个“哦”字?

    什么都没了?

    还没想明白叶千玲这是什么意思呢,叶千玲已经弯腰打帘子进了轿子,多一个眼神都没有再给汤铃了。

    汤铃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是被彻底的无视了!

    在叶千玲的眼里,她还不如一只地上的蚂蚁显眼!

    汤铃恼羞成怒,一边尖叫着,一边上前就要撕扯叶千玲的轿子,“叶千玲,你这个野丫头,你给我下来!本小姐的话还没说完呢!”

    赵云雷岂能容她胡搅蛮缠,跟提一只小鸡一样直接把她提了起来,又轻轻一抛,直接扔到了旁边的一株大树梢上。

    那汤铃自幼娇生惯养,被扔到了树上,上不去,下不来,把魂儿都吓飞了,哪里还敢再叫嚣?只扯嗓子哭喊着,“啊!啊!放我下去!救命啊!杀人啦!救命啊!”

    她哭得惨,嗓门又大,不一会功夫,就把出宫来的那些贵妇贵小姐们都吸引住了,一群脂粉香娃情不自禁的驻足在树下,朝树上看去。

    “呀!树上怎么还有个人?”

    “那是汤家小姐不是?”

    “好像是的!怎么跑到树上去了?刚才在宫里还被七殿下一顿说,怎么还在作妖?”

    “……”

    叶黛玲和木伽罗见树下人越聚越多,都觉得丢人无比,悄咪咪的都上了自己的轿子溜了,只留下汤铃一个人还在树上大喊大叫。

    ……

    三日之后,武皇封怨裳为宛妃,给尽了荣华与盛宠,那怨裳趁着盛宠,便向武皇提出了三个要求:

    第一个,允许宛国国君世子接管宛国,除了不能以国王自居之外,一切都和从前一样,每年只需要按时进贡便可以了。

    第二个,把挂在城门口的宛国国君首级取下来,用玉匣装殓了,派一队精锐士兵护送回宛国,并赐南海沉香木棺木一具,命世子厚葬了。

    第三个,给怨裳在宫中重新盖一座宛国风格的宫殿,只供怨裳居住,不许任何人踏入半步,由怨裳带来的宛国侍卫把守,怨裳也无需向太妃、皇后等人晨昏定省。

    朝臣得知怨裳这三个要求,群起而谏,都说这宛国数百年来,就爱跟大月作对,不知迫害了多少东疆百姓,如今好不容易才收服了,应该派忠勇能干的大臣去好好治理,如此,才能换取长治久安。

    哪知道朝臣的劝谏毫无用处,武皇不止答应了怨裳的所有要求,还把为首的几个谏臣抓了,送到大理寺关押起来。

    就连皇后带着德妃、文妃等几位微分尊贵的妃子一同劝谏,都被武皇狠狠痛斥了一顿,说她们妇人之妒,不大度,不配做大月的后妃。

    最后连长公主都看不下去了,亲自与武皇谈话,哪知道武皇却也是雷霆大怒,说:朕的家事,不需外人来管!皇长姐要清楚自己的身份,若是真的想管,那就回高丽去管自家的事吧!

    可把长公主气得够呛,当晚就嚷着要收拾行囊回高丽,最后还是皇后和庄德太妃去苦苦劝住了。

    一时间惹得人心惶惶,都说武皇被妖妃蛊惑,再也不是从前那个明君了。

    武皇却对众臣的议论不管不顾,一连十日没有早朝,亲自监督宛妃的宫殿建造,建好了,又御笔亲书,赐名神女宫,把怨裳誉为神女。

    端的是:

    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

    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那怨裳更是极妍尽媚,在神女宫日日载歌载舞,把武皇迷得连宫门都出不去。

    二皇子简少卿见武皇实在是闹得不像话,以长兄的身份,将六个皇子喊到一起,一齐在神女宫门口请武皇上朝,哪知道武皇只是大骂皇子们不孝。

    其他皇子倒是还能忍耐些,简洵夜哪里忍得了,把金羽军的挑子撂给了简少卿,便气呼呼的出了宫。

    简洵夜轻功卓绝,自幼便有个习惯,遇到不开心的事,就用轻功飞檐走壁,把整个盛京城走一圈,再倒头睡一觉,便好像把那些不开心的事都抛到了脑后一般。

    现在武皇如此昏聩,为了一个异国女子,竟置国事于不顾,大有步先帝后尘的趋势,简洵夜怎能不气愤?

    他和少年时一样,提气运功,在砖檐瓦顶走了一圈又一圈,却还是不能释怀,终于停留在了一处熟悉的屋顶。

    木棉院。

    连简洵夜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会冥冥之中就又走到了这里?

    这里好像有一股魔力,用温馨而又神奇的力量牵引着他,让他无论在什么时候,都不会迷失自己。

    摇曳的烛光下,叶千玲拢着一炭盆火光,带着宝珠与丫鬟们围成一圈,在火盆中烤芋头吃,有说有笑的画面是那样的勾引,让人忍不住的想要融入进去。

    简洵夜就这么静静地坐在房顶,看着那个画面,看着看着,嘴角便不自觉的勾起了笑容,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

    直到宝珠和丫鬟们都散去了,叶千玲也已经披了如瀑般的浓密黑发,倒在床头准备入睡了,简洵夜才神不知鬼不觉的进了房间,老大不客气的掀开被子,一把拉住叶千玲。

    “你怎么来了?!”叶千玲一咕噜坐起来,嘟着粉嘟嘟的小嘴儿,“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嫡女在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棋子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尘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尘烟并收藏嫡女在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