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好了事情,司徒玥莉嘻嘻哈哈的就回房休息去了,没想到这次事情居然这么顺利,顺利得她心里都有点儿发毛了,只是现在看来,事情是向着好的一面发展,这不就够了吗,只是怜樱的反应有些奇怪啊,到底是为什么呢,怎么好像真的对这个嫁人的事情没什么意外和反对的意思呢,难道是她对那个男人已经死心了?啧,很可能,毕竟当初伤害得她那么深,要是还忘不掉,还再想着那个可恶的家伙,那她可是会气出心脏病的啊。pb

    “哎,怜樱,刚才发生什么了吗?妈的心情怎么那么好啊,好像抽风了似得。”瞧见司徒玥莉那喜笑颜开的模样,司徒珍聆嘴里啃着一个羊骨头,模糊不清的开口问道。

    “啧,就算你这么问,我也是不清楚啊,这其中有发生什么我们不知道或者是没想到的事情吗,怎么感觉好像妈她不对劲儿啊,搞不懂。”司徒怜樱伤脑筋的挠了挠头发,她也确实是想不明白妈为什么那么开心,难道她和姐姐去找杜督玩儿,是很值得开心和高兴的事情吗,不理解,实在是不理解啊。

    “噢噢,想不清楚就不想了呗,想得太多可是很容易老的哦,无忧无虑的生活,才能健康长寿的说。”见妹妹怜樱都想不出来,司徒珍聆诧异似得瞪大眼眸,只是没一会儿就垂头继续啃起了羊骨头,对于这种动脑筋的事情她最讨厌了,思考一下都感觉像是在减少寿命,还是这样什么都不想的好啊,没有烦恼,也没有忧愁。

    所以说,每个人的世界观都是不一样的,姐姐司徒珍聆可以什么都不想的生活下去,妹妹司徒樱却不能那样,妈妈只有她们两个女儿,姐姐已经不能继承那个位置了,能够承担下去的,也就是妹妹了,这个是无法改变的事情,姐妹两个,性格从一开始就不一样,以后呢,也会相差甚远吧。

    “唉,希望没事儿吧。”实在是想不通这其中的关键,司徒怜樱无奈的摇了摇头,低声叹气道,她和妈的差距一直都摆在那里,何况,进步的又不是只有她自己,妈同样也只稳步提升着,这之中的差距,如果没有什么契机或者是奇遇,想要追赶上妈的脚步是难如登天的事情啊。

    “你要吃到什么时候啊。”司徒怜樱左手撑着脑袋,看着姐姐那不停的往嘴里塞东西的样子,嘴角一抽,忍不住问道。pb

    狠狠的咬下一大块鸡腿肉,司徒珍聆口齿不清的嘟囔道;“当然是把这些都吃完喽,不浪费粮食可是我这位美少女的美德啊,我是不会放弃的。”

    “切。”无力的撇撇嘴,司徒怜樱也没有那个心情再说什么了,站起身来,走回了自己的房间,她感觉今天好累啊,不是身体累,而是心累,这家伙一天天的呀,跟着杜督还有东方来倩姐姐在外面奔波,简直是太麻烦了。

    “怜樱,你不吃了吗,这么多好吃的,咱们姐妹要一起分享啊。”看到怜樱已经起身离开了,司徒珍聆急忙咽下口里的东西,开口叫道。

    闻言,司徒怜樱更显无奈,只是摆了摆手,声音疲惫的说道;“不了,你吃吧,我要睡觉了。”

    “可是,现在还不到十点啊,我们平时可是十点多一点儿才睡的啊。”司徒珍聆奇怪的说道,回答她的是一道关门声,砰,顺便是房门被反锁的声音。

    司徒珍聆眨巴了下眼睛,嘀咕道;“不会吧,怎么把门也给锁了呢,那样我怎么进去啊。”

    说是这么说,可是司徒珍聆并没有起身动弹什么,或者是采取什么有效的措施,而是稳扎不动的坐在那里,继续投入到了进食的行列中,看样子,今天不把这满满一桌子的东西给吃完,是不会罢休的了。

    先不去讨论会不会撑死的问题,视线转移,中山公园的正中心,偏西一点儿的位置,一栋三层小楼坐落在这里,旁边还有不少这样的三层小楼建筑,外人只当这里是让人居住的地方,可是内部人员却知道,这里是公司的办工区域,是公司的高官,还有高层的工作地点,一般的底层员工都是在外面处理下紧急事态,或者是维护秩序,售卖门票什么的,只有核心的工作者才能在这片小楼区域里工作,越往中心,地位就越高。

    现在,这片区域也陷入了黑暗之中,在没有活动或者是节假日期间,九点是这里的准下班时间,而现在已经是九点零三分了,三三两两的都已经从后面的员工通道离开了这个白天很少热闹的公园。

    在没有人注意到的地方,一道身影快速的朝着小楼中心处移动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杜督的漂流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棋子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梦境醒来最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境醒来最后并收藏杜督的漂流记最新章节